第三十二章 耗子

    看见那只小爪子的时候,七宝喜形于色的摆了摆手,示意让我们别出声。

    “这就是你说的那只耗子?”我用眼神问他。

    七宝跟我的默契不一般,看见我这个眼神,直接点点头。

    常龙象似乎也来了兴趣,轻手轻脚的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那只小爪子,双眼直放光。

    那耗子也没冒头出来的意思,依旧是往外探着小爪子,不停的左右摸索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这耗子是啥物种啊.......”

    我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这世界太奇妙了。

    七宝叫它土行孙,这还真没叫错!

    除了神话传说中的土行孙,还有谁的遁地术能有这么厉害??

    但话又得说回来,遁地术这种“功夫”,其真实性应该是很低的。

    起码我是不信现实世界里有这种法术。

    这耗子能在地底下随意穿行.......靠的恐怕不是遁地术........应该是别的本事.......

    就在这时,那只小爪子忽然收了回去,很突兀的没了动静。

    虽说我们带着手电,但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拿灯直接往那边晃,都觉得灯光会吓跑那只耗子。

    等了半天,坑里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不会是跑了吧......”七宝有些失落的嘀咕着,看了看那个小坑,似乎是不死心:“我过去看看,你们在后面等着。”

    “别啊。”我急忙劝道:“我们还不知道那耗子的来路,要是它突然蹦出来咬你咋整??”

    “咬我?它要是有这胆!我一脚就跺死它!”七宝冷哼道。

    说着,七宝抬起头就往坑边走,正要拿手电往里照,只见一道白影忽的就从坑里窜了出来。

    那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倒不是因为这耗子猛地窜出来吓到我们,主要是......这耗子不像是耗子啊!

    如七宝最初的描述,这耗子很肥,足有小猫崽子那么大,长得确实很像是松鼠,尾巴特别的长,几乎等同于身长。

    它身上的毛发都为纯白色,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白,天知道它在土里是怎么钻的,身上竟然连一点泥迹都没有,白得出奇!

    与身上的大面积白毛不同,它的四个小爪子,尽是墨黑色。

    毫不夸张的说,那毛色比墨水还黑。

    在手电的灯光下,似是能够反光,看着都发亮。

    之所以我会说这耗子不像是耗子,则是因为它太像是人了。

    它与普通的耗子不一样,两只前爪要稍微短一些,压根就不趴着,仅靠后肢站立。

    我们看它的时候,它也在看我们。

    那种近乎于人的目光......颇有审视的味道........越看越不对劲!

    “这耗子成精了?”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不知道。”我摇摇头,与那只大耗子面面相觑了一阵,也有些纳闷:“这模样的耗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原来都没见过。”

    话音一落,我急忙转过头问陈秋雁:“陈姐,你可是见多识广的人,这.......”

    “我也不知道啊。”陈秋雁苦笑着打断了我的话,很无奈的摊了摊手:“跟它长得像的耗子也有,但没有体型这么大的,更何况这只大耗子还会遁地,明显就不是普通的动物啊。”

    “它背上还背着包呢!”常龙象惊呼道。

    也是这时我才注意到,那只大肥耗子的背上,背着一个双肩包。

    没错。

    双肩包。

    虽然不是现代的这种双肩包,但造型是差不多的,只是质地稍微有些特殊罢了。

    与其说那是包,还不如说是一个木箱子栓了两根铜锁链。

    顺着这两根铜锁链往前看,只见大肥耗子的胸前还戴着一个铃铛,应该也是铜制的,通体呈金黄色,正中间还刻着一个“子”字。

    “哎!还拴着铃铛呢!”七宝惊呼道:“这不会是别人养的吧?”

    “应该不会吧。”我皱紧了眉头,有些纳闷:“这耗子这么能窜.....谁敢养它?”

    “哥,我们东北那边也有这种成精的畜生,我还亲眼见过呢!”常龙象兴致勃勃的观察着这只耗子,嘴里跟我说:“按照那些先生的说法,成了精的耗子,应该叫做灰大仙,这只耗子应该就是灰大仙吧?”

    “灰大仙?我倒是听老爷子说过仙家的事。”我摇摇头:“但这里是南方,不过山海关就算不得仙家。”

    说到这里,那只耗子似乎也打量完我们了。

    看它的样子,倒也没害怕的意思,反而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死去的蛊虫边上,很认真的看了看蛊虫残尸。

    “咋?你认识啊?”七宝凑趣的问了句。

    也不知道肥耗子有没有听懂,转过头瞥了他一眼,又转回去,继续看着这具虫尸。

    过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这只大肥耗子不看了,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很意外的举动。

    只见它伸出前爪,像人手捧东西那般,把蛊虫的脑袋抬了起来,张嘴就啃了下去。

    “你别吃啊!”我急得直跳脚:“这虫子有毒!你吃下去不是找死吗?!”

    耗子没搭理我,继续疯狂的啃食着蛊虫残尸,任凭虫尸内的脓液流到自己身上,也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

    不得不说啊,也是在这时候我才发现它的一个特点。

    这只肥耗子的皮毛有古怪,似乎是不沾水的,那些脓液刚沾上它的毛,下一秒就顺着滑到了地上。

    “它不会是饿了吧?”七宝试探着问我:“要不咱整点东西给它吃?”

    “喂个屁,它吃完这只虫子也该饱了。”我叹了口气。

    也不怪它胖,这么大的一只毛毛虫,硬是在两分钟内啃完了,连一根毛都没剩下,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吃完蛊虫,这只大肥耗子抬起前爪,很人性话的拍了拍肚子。

    “饱了?”我问。

    它瞥了我一眼,没搭理我,摇摇晃晃的就走到纸人的残骸上,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原地起跳原地蹦,跳动的频率非常快,似乎都能带出残影来了!

    “我就说不能让它吃蛊虫!你看看!这不是失心疯了么!”

    “不一定。”七宝嘿嘿笑道:“搞不好是这冤孽得罪它了,所以又是被吃又是被踩,你看它蹦跶的样子,多像是小人得志般的报复啊.......”

    “吱!!”

    那耗子忽然叫了一声,不再蹦跶,围着纸人走了两圈,一爪子伸出去,硬是将纸人的脑袋给拽下来了。

    随后,它就跟老妈妈抽不孝子那样,举起右爪,左右开弓的抽着纸人大嘴巴子。

    “宝哥,我有点相信你的话了。”我点点头,小声说道:“好像还真是在报复。”

    “可不么!我一眼就看出........”

    没等七宝把话说完,我们左前方的林子里,很突兀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在这阵脚步声响起之后,过了大概四五秒,在我们的正后方,也随之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

    我心中一紧,语气也凝重了起来:“会不会是司徒带人来找咱们了?”

    “谁知道呢。”七宝叹道,侧着耳朵听了一会,说:“从脚步声来说,听着应该是两个人,他们都在往我们这边靠近,好像.........”

    “好像啥?”我急忙问。

    “有点熟。”七宝皱了皱眉:“咱们后面的这阵脚步声,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正当七宝带着我们陷入迷茫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从我们后方传了过来。

    “幺儿!!!快过来!!!那个蛊师在你们前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