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爪子

    当我念完最后一句咒词,盂阴伞正上方的空中,猛然炸响了一声靐鸣。

    听见这个代表施法成功的信号,说不兴奋那肯定是假的。

    自打我从老爷子那儿学来这一招,就从未实践过。

    老爷子说过,沈家的降阵不同于其他家的术法。

    不光是阵局的布置要繁琐一些,连念诵咒词都得用特定的腔调念出来。

    没有多次实践,想要一次性起阵成功,其成功率是非常低的。

    连老爷子自己都说,当初他学降阵的时候,是连着起了三次才成功。

    像是我这种一次搞定的情况,根本没有出现过。

    看着被我踩住伞骨的盂阴伞,我只感觉有些失落,要是老爷子在这儿看见这一幕.......那他得多高兴........

    “沈哥!牛啊!”常龙象瞪着眼睛,满脸佩服看着我说:“这玩意儿都能让你镇住!你可太牛了!”

    “镇住?”我有些没回过神来,傻愣愣的问他:“镇住啥了?”

    “纸人跟那虫子啊!”常龙象说道。

    这时候我稍微缓过来点神,抬头一看,纸人已经瘫倒在地上了,身体上出现了许多凹陷下去的坑洞,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砸烂了那般。

    它口中的那条毛毛虫也有了动作,不再继续待在纸人的嘴里,而是顺着嘴角,蠕动着往外爬了出来。

    刚离开纸人的时候,这条毛毛虫的活性还挺强。

    高高的支着身子,左右看了看,似乎是感觉到阵局的阵眼在我这边,冲着我就爬了过来。

    常龙象看见这一幕,下意识的就准备去拦截它。

    但没想到那条虫子的速度更快,他还还没抬起脚来,虫子就冲到了距离我不过一米来远的位置。

    说真的,这虫子是怎么冲过来的,没人能看清,感觉只是黑影一晃,这虫子打着滚就到了我们身前。

    七宝站在我侧后方,常龙象也是如此,与我并排站着的人只有陈秋雁。

    “闪开!!让我来!!”

    七宝大吼着,两步上前,抬起腿就要将毛毛虫给踩死。

    看见他这一套动作,我吓得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

    大多数活蛊都带着剧毒,特别是虫类的活蛊,体表跟体内所包含的毒素,那是连行里人都不敢随意触碰的。

    像是七宝这样一脚踩下去,就算他把活蛊给踩死了,他自己也落不了好。

    这条毛毛虫浑身内外都是毒,从嘴里吐出的粘液都能搞人半死。

    要是被七宝一脚踩爆了身子,那可就.........

    “砰!”

    随着一声闷响,七宝刚抬起的脚,又慢慢放了回去。

    他看了看那条毛毛虫,又回过头来,看了看陈秋雁,脸上满是惊讶。

    “陈姐,你这飞刀甩得可以啊!”

    “我不会甩飞刀.......我是下意识的往它身上丢........”陈秋雁也显得有些尴尬,但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此时,那只毛毛虫已经没了动静,脑袋上插着一把军用匕首,直透过头颅入了地,就如铁钉子那般,将它死死固定在了地上。

    “搞定了?”常龙象也凑了过来,满脸好奇的问我。

    “应该吧。”我皱了皱眉,觉得心里有些没底:“但这也有点不对啊......阵局都没弄死的玩意儿.......竟然让陈姐一匕首插死了??”

    “啪!”

    随着这一声脆响,那只蛊虫很突兀的翻了个身子。

    哪怕有匕首固定死了它的头部,也依旧阻挡不了它的动作。

    它似乎是不怕疼。

    任凭有匕首插着,也照样翻了个儿。

    头部被撕裂成两半,一样活得无比滋润。

    起码我看着是这样。

    这条毛毛虫很像是蛇类动物,翻过身之后,便将上半身高高的支了起来,看了看我们,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并没有直接对我们展开攻击。

    “这虫子弃恶从善了?”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脸上满是疑惑:“咋不出招呢?”

    我没说话,低下头,往地上看了看。

    “降气在牵制它。”我说道,眼神渐渐激动了起来:“成了!!”

    顺着我所指,七宝等人也纷纷低下头,往地上看了几眼。

    在蛊虫旁边的泥地上,不知从何时开始,出现了十个排列整齐的小窟窿。

    每一个窟窿都只有硬币大,口呈圆形,非常的规整。

    许多淡黑色的雾气,正缓缓从这些窟窿里冒出来,有几缕黑雾更像是活了那般,并没有随风散去,而是循序渐进缠绕在了蛊虫的身上......

    “这些雾气就是降气?”陈秋雁问我。

    “对。”我点点头,表情也兴奋了起来:“这些降气是从阴气化来的,盂阴伞就是起招引化阴的作用。”

    “这是什么阵?”常龙象好奇的问了一句。

    “阎摩阵,又叫阎王镇孽,是我们沈家的散门降阵。”我笑了笑:“在我学的那些阵局之中,这是最狠的一个,也是对付活蛊最有把握的一个!”

    “阎王镇孽?”陈秋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怪不得你要在纸人身上写十殿阎罗的名号,你这算是在借用它们的力量吗?”

    “我没有借它们的力量。”我很坦然的看着陈秋雁,耸了耸肩:“就算是想借,那也没办法借啊。”

    “为啥?”七宝问。

    “我爷爷跟我说过,神明只是信仰,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东西。”我说着,表情也认真了起来:“在这世上真实存在的,并且能被我们术士借而用之的,只有气。”

    “气?”

    “对,阴气阳气,煞气尸气.......”我简单的解释道:“所有的方术阵局,都需要气来构建,如果没有气的存在,你请什么神来都不管用!”

    这时候,先前被我放置在地上的十个黑色纸人,齐刷刷的燃烧了起来。

    它们全是从头部开始燃烧,无火而自燃。

    其燃烧的速度很慢,足以让我看见它们的每一分变化。

    此时,那只被降气镇住的蛊虫,也彻底瘫软在了地上,再也支不起身子来了。

    它头部那个巨大的裂口,开始往外冒出了带着恶臭的脓液,呈深红色,闻着就是那种油腻腻似红烧肉的气味。

    “那纸人瘪了!”七宝惊呼道。

    说着,他还抬起手,指了指先前被蛊虫寄居的那个纸人。

    “正常。”我笑道:“那东西就是这只蛊虫的躯壳,蛊虫就是它的灵魂,现在灵魂都钻出来了,躯壳还能有多大的能耐?”

    话音一落,我见那纸人彻底瘪了下去,不禁松了口气。

    令蛊虫操控纸人,从而达到害人的目的。

    像是这种蛊术.......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我想着这些,低下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蛊虫,等它的身体有了收缩枯萎的迹象,这才敢放下心来。

    “搞定了。”

    我说着这话,确定那十个黑纸人已经燃烧殆尽了,脸上也不由露出了笑容。

    “成了!!!”

    七宝凑过来,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那只蛊虫,问我:“它不会再活过来吧?”

    “应该不会。”

    闻言,七宝也没说什么,默不作声的捡了块石头,轻轻砸在了蛊虫身上。

    见那虫子半天没反应,七宝这才敢走近去看,

    “嘿!可以啊!”

    七宝笑着,冲我竖起了大拇指:“沈哥!你降妖伏魔的手艺不错啊!”

    “那可不!”

    我哈哈大笑着,身子却止不住颤抖了起来,心里满是后怕。

    没错。

    到了这时候,我才敢真的害怕。

    如果这个阵局我没能弄起来,把它弄毁了办砸了,在这只蛊虫的追杀下......我们之中能有几个人活下来?

    “小沈!!你太厉害了!!”

    陈秋雁忍不住激动,直接扑进我怀里,搂着我肩膀大笑不止,眼睛早已通红。

    “不是我厉害。”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很认真的说:“这是因为有你们在,如果只有我自己,肯定处理不了这条蛊虫。”

    “哎你就别谦虚了!你看看这.......”

    七宝笑着,指了指那条蛊虫,似乎是准备再夸夸我。

    但他后面的话,却怎么都没说出来。

    顺着他看的方向,我们也低下头,好奇的看了两眼。

    在蛊虫尸首的左前方,地上无声无息的陷下去了一个凹坑,不过短短数秒,那凹坑就深到了看不见底的程度。

    等它止住了塌陷扩张的动作,一只兽类的爪子,直接就从坑洞里探了出来。

    看那造型......

    有点像是鼠类的爪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