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阎罗

    听见陈秋雁的这一番话,说真的,我有点佩服官家的某些科研人员了。

    能将阴阳学中的东西融入到科学药学,并且还能拿出实质性的产品,这点确实是超乎我的意料。

    但是......这玩意儿真的安全吗?

    我看了看陈秋雁手中那管泛着紫光的针剂,有些心虚,便问她:“这一针打下去有什么副作用吗?”

    “没有。”陈秋雁很肯定的回答道,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这三管针剂都是做过人体实验的,可以说是成品,所以副作用这方面的问题你不用担心。”

    “成,那你打吧。”我点点头。

    陈秋雁深吸了口气,似乎也怕把这事办砸,将针头插进针剂瓶的时候,整条手臂都在不受控制的哆嗦。

    她当时也意识到这点了,死咬着牙,很吃力的控制着颤抖的幅度。

    “我忘记带消毒的工具了......先凑合着用一下吧.......”

    我嗯了一声,没敢多说什么,生怕给她压力。

    “我师父说过,这种药需要肌肉注射.......”陈秋雁低声说道,看了看我,似是有些害怕:“我很久没给人打过针了,可能.......”

    没等陈秋雁把话说完,我先安慰了一句:“这里就你一个会打针的,你看着来吧,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扎准了再往里推药液。”

    “好。”

    陈秋雁点点头,红着脸把七宝翻过去,将他的裤子往下拉了些许。

    看见七宝那雪白的屁股,别说是陈秋雁害羞,连我都为他感到脸红!

    身为一个大老爷们,咋细皮嫩肉的跟个娘们一样呢?!

    “我真打了啊.......”

    “打!”

    听见我的话,陈秋雁也不敢再迟疑,找准位置,一针就戳进了七宝的肉里。

    我估计陈秋雁有些过于紧张了,位置应该是没戳错,就是深度过了点,戳了一大截进去,最后还得往外抽一些才敢推药液。

    等她给七宝打完针,我这才敢开口问她:“多久能生效?”

    “马上。”陈秋雁说。

    话音刚落,七宝就跟诈尸似的坐了起来,瞪大了双眼吼道。

    “狗日的!!敢吐口水阴老子!!”

    这一声吼可把我吓得不轻,只以为七宝是让冤孽给冲了身,差点没咬舌尖拿血喷他。

    “你没事了??”陈秋雁瞪着眼睛,很意外的看着七宝,有些不敢相信:“这效果来得有这么快吗.......”

    “啥效果?”

    七宝似是刚缓过神来,左右看了看,有些迷茫。

    “我这是咋了?常龙象那胖子呢?”

    “你刚才晕过去了,是陈姐救了你一命。”我笑着,简短的把这事说了说。

    听完来龙去脉,七宝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跟舞台剧的演员一样,规规矩矩的冲陈秋雁抱了抱拳,深鞠一躬。

    “陈姐,大恩不言谢,这一次我算是记.......”

    “先不说这些!”陈秋雁忙不迭的问他:“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难受吗?”

    “还行吧。”七宝皱着眉头,表情也认真了起来,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说:“这一片倒是不觉得疼,感觉有点麻,像是被电打了。”

    “其他地方呢?”

    “反正我没觉得哪儿疼,就是有点恶心。”七宝咂了咂嘴:“你们是不是挺担心我的?”

    “你这不是废话么!”

    我没好气的说道,见七宝脸上的紫筋依旧没有消退,只能试探着问他:“脸上疼吗?”

    “脸上?”七宝说着,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了摸脸:“我感觉还行啊,没啥不对劲的,就是有点......哎我脸上这是啥子东西啊??”

    “筋。”我叹了口气:“算了,只要人没事就行,脸上的这些筋短时间恐怕消不了,只能等我爷爷来帮你看。”

    “现在呢?我需要干什么?”七宝问我,把袖子挽了挽:“那条臭虫子在哪儿?看宝爷我弄不死它!”

    我没搭理七宝,深吸了一口气,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声。

    “胖子!!搞定了!!把纸人带回来!!”

    喊完这话,我直接站了起来,用右脚踩住了盂阴伞的顶。

    先是拿出一支红笔来,又让七宝从我包里翻出来十个黑纸人。

    “画符啊?”七宝问我。

    “这是阵眼。”我说着,小心翼翼的在纸人身上画了起来。

    这十个纸人上的符咒全部相同,除开正中间写着的神号不一样,其余的地方都如出一辙。

    “小沈,这不像是道家的符咒,也不像是佛家的.......”陈秋雁往纸人身上扫了一眼,好奇的问我:“这应该是降门特有的东西吧?”

    “不是降门特有的,是我们沈家特有的。”我笑道。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这十张用作阵眼的符咒,应该叫做拜阎符。

    每一张纸人状的符咒上,都很清楚的写着阎罗名号。

    十张符咒,正好对应着十殿阎罗。

    “你是不是准备起阵了?”陈秋雁问我。

    “快了。”我说着,把这十张画好的符咒放在盂阴伞前,整整齐齐的排列开来,之后又将盂阴伞上拴着的红绳抽起,连接到了我插在地里的十根棺材钉上。

    十个画了符的黑纸人,对应十方阎罗。

    十根穿着铜钱的红绳,就对应着十方鬼路。

    连上盂阴伞,直入三尺黄土,与阴脉搭边........

    “行了。”我松了口气,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只等胖子把那玩意儿引过来,我找个机会起阵就成。”

    闻言,七宝跟陈秋雁都转过头,往林子里看了看。

    “咋还没回来呢?”七宝一皱眉:“不会出事了吧?”

    一听这话,我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常龙象引走纸人的风险有多大。

    说白了,就是让我去引走纸人,能安然无恙回来的几率恐怕不过三成。

    但好在常龙象的身体素质比我好,不仅是力气大,反应速度跟敏捷性,也是我难以企及的。

    让他引走纸人,能回来的几率肯定比我高得多,至少有六成才对。

    “应该没事吧.......”我皱了皱眉,语气也有些发虚了:“要不......要不咱去看看?”

    “我跟七宝去吧。”陈秋雁说:“你在这儿等着,这阵局好不容易才布好,千万不能.......”

    陈秋雁的话都没说完,只听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闷响。

    听着像是有人拿工地锤砸地,但仔细一听......那不是常龙象的跑步声吗?!

    “沈哥!!宝哥没事了吧?!”

    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林中跑出,七宝兴奋的都蹦了起来,直冲着常龙象招手。

    “我没事!!你赶紧过来!!”

    这时,陈秋雁举起手电,往常龙象身后晃了两下。

    果不其然,纸人依旧跟疯狗一样,锲而不舍的在后面追着他。

    “天惶惶,地惶惶,秦广司生死,因果了还真,楚江主活狱,赐法闭鬼门........”

    我不敢有半点迟疑,火急火燎的念起了咒词,将右脚抬起,踩在了盂阴伞的顶端。

    “殿中来香客,众尊妙法身,弟子三拜请,阎罗见凡人。”

    当我念到这里,常龙象已经跑到了我们身边,而那个被活蛊操控的纸人,则在距离我五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见此情景,我急忙将后面的咒词跟上,只想着趁热打铁镇了这畜生。

    “请的是那秦广楚江宋帝王。”

    “求的是那五官阎罗卞城王。”

    “拜的是那泰山都市平等王。”

    “焚香至顶弟子岂敢忘那轮转王.......”

    话音一落,我猛地一跺右脚,将盂阴伞踩矮了半尺。

    “九天之上无祥云,亿万阴兵鬼将亲接引,牛头马面来开道,黑白无常化真灵.......”

    “吾奉酆都北阴大帝法旨!急急如律令!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