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毛虫

    比起常龙象而言,七宝要显得正常许多。

    起码他的动作没那么夸张,力气也没有常龙象那么大。

    但这牲口可不笨,硬是仗着自己的身材优势,跟纸人走起了“猴步”。

    虽说这纸人是个冤孽,可它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敏捷,动作比起七宝来说,要显得迟缓一些。

    就是因为这点差距,七宝是越打越顺手。

    左晃右晃之间,他还不时的伸出手来,找准机会扎纸人一下。

    五福棺材钉不同于普通的法器。

    哪怕有些冤孽不惧阴阳方术,对大多数的法器有极强的耐受性,但也抵不住这些棺材钉上带的五方五行气。

    怪不得老爷子当初说起这法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兴奋。

    搁在我身上,我也得兴奋啊!

    “嘶!!!!”

    七宝这一次扎得貌似有点深,棺材钉刚戳进纸人的胳膊里,它就扯着嗓子嘶嚎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它嘶嚎的声音并不是真正的嘶嚎声,而是冤孽恶鬼出现时,会自带的那种邪龇声。

    那纸人在发出这种声音的时候,嘴也大大的张开了,里面全是竹签构成的利齿,虽然看不见锋利的寒芒,但那种参差不齐的样子,却让人感觉格外的诡异。

    “成了!!!”

    常龙象猛地一声吼,其嗓门之大,似乎连地面都被震了两颤。

    七宝就站在常龙象的身边,那牲口猛地一吼,差点没把他吓趴在地上。

    “你吼个屁啊!!”

    七宝气急了骂道,脸都是白的,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嘿嘿,宝哥对不住啊。”常龙象尴尬的笑了笑,抬起粗如萝卜的手指,给七宝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往纸人的腰间看。

    到这时候,我们才意外发现,纸人的左腰处,稳稳当当的插着一根棺材钉.......

    他是什么时候插上去的??

    这问题别说是七宝了,连我们这些旁观者都没看清,常龙象的动作也太快了吧?!!

    “嘶!!!”

    又是一声邪龇,那种犹如指甲划过黑板并且还加大的声音,的确让我们有点受不了了。

    连常龙象都捂住了耳朵,手臂上起了整整一层的鸡皮疙瘩。

    纸人被插中腰间死关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但这也只是慢了半拍,直到这阵邪龇炸响,它才有了较为激烈的反应。

    如同活人那般,纸人紧捂着受伤的地方,勾着腰不停的颤抖着。

    “胖子,你可够厉害的.......”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常龙象,语气里满是佩服:“第一次找十关就能找得这么准!眼力可以啊!”

    “这就是蒙的。”常龙象讪讪笑着,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话音刚落,那纸人颤抖的动作停了下来。

    只见它嘴大大的长着,喉咙这一块有些膨胀的迹象。

    不,应该不是膨胀,而是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挤!

    “宝哥,别在这儿站着,你去沈哥那边.......”

    常龙象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很突兀的推了七宝一把,表情难看得不行。

    “咋?”七宝愣了愣:“过去干啥?咱俩配合的不是挺好吗?”

    就在七宝问出这话的瞬间,纸人毫无预兆的扬起了头,嘴扩张到了极限,脖子更是粗了少说四五圈。

    “有东西要出来了.......”常龙象喃喃道,身子细微的颤抖着,像是感觉到了恐惧,再也没有先前的那种轻松了。

    “有东西要出来?”七宝一愣:“啥玩意儿?”

    “虫......虫子!!!”

    常龙象没再犹豫,一把拽住七宝,往右边猛退了两步。

    一道赤红色的光芒,瞬间从纸人口中喷吐了出来,直冲着七宝而去。

    也正是因为常龙象拽着七宝退了两步,就这么一点距离,才勉强救了他一命。

    那道红光在碰触到地面的时候,光芒霎时就黯淡了下来。

    仔细一看,那道红光其实就是一滩赤红色的粘液,并且还是一滩带着红烧肉气味的粘液!

    我们之前闻到的那股香味,搞不好就是这种粘液散发出来的........

    说实话,那纸人的构造绝非我所料。

    这玩意儿不是一般那种修了真身的冤孽,而是实实在在的“空架子”。

    最厉害的地方不在躯壳,而是在里面。

    “嘻!!!”

    又一次。

    那纸人又一次笑了起来,嘴角高高咧着,直把耳根子都撕裂了。

    口中那些由竹签构成的牙齿,也在霎时间分崩离析,硬是被肉身里挤出来的那玩意儿,撞的支离破碎。

    在手电强光的照射下,从纸人口中挤出....不,钻出来的那东西!

    对于外界的我们并没有半点惧怕,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在纸人嘴边耀武扬威的扭动着身子。

    那是一只粗如小孩手臂的毛毛虫。

    没错,是毛毛虫不是一般的那种蠕虫。

    从头到尾,它身上遍布了一层极其厚实的黑毛,唯有头那一块,是红彤彤的颜色。

    这条虫子的眼睛最是显眼,大小如黄豆,通红透亮,看着有点像是宝石。

    不知道是反光的缘故,还是它自己能跟发光。

    在那时,这条虫子的双眼里,尽是幽幽的红光,跟纸人手里提着的灯笼一模一样。

    “这是那个蛊师炼出来的冤孽.......”我咬紧了牙,按住伞骨的右手,不停的颤抖着,彻底显露出了我心里究竟有多害怕。

    连老爷子都对那蛊师抱有戒心,都不敢说能够稳赢他,只能保证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从这一点来说,那个蛊师的实力,就不是我们能够想象到的。

    “你确定?”陈秋雁此时也紧张了起来,脸色发白的问我:“这个纸人不会是那蛊师派来杀我们的吧?”

    “不知道.......”我咬了咬牙:“我就说这事不对劲.......荒山野地里竟然有能成精的纸人......这他娘的........”

    “那条虫子是怎么回事?”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我。

    “那是活蛊之中的蛊虫。”我说着,脸色也更加难看了,语气里满是紧张:“我对蛊虫的了解不深,这种模样的蛊虫我压根就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

    “老沈!!!”

    忽然,七宝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听见他的声音,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的嗓音哑得很奇怪,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发出来的一样。

    “咋了!?”我忙不迭的回了句,借着陈秋雁举着的手电,往那边看了几眼。

    此时此刻,七宝并没有像是刚才那样站在一边,而是瘫软无力的倒在地上,被常龙象小心翼翼的扶着。

    “这虫子喷出来的粘液有毒.......”七宝咬着牙说道,右手紧捂着左胳膊,像是受了伤,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看着都吓人。

    我没敢多想,火急火燎的问他:“你没事吧?!你的手咋了??”

    七宝最开始没说话,掀起手掌,往里看了看,笑得很是苦涩。

    “狗日的......烂了........”

    话音一落,七宝撒开手,把胳膊上的伤口露了出来。

    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七宝身上那一道筷子长短的伤口,看着极为醒目。

    像是被利器割开的那般,皮肉分离得很是整齐。

    许多赤红色的液体顺着伤口往外流着,不知那些是血,还是虫子喷吐出的粘液,闻着有股红烧肉的气味儿。

    “他是中蛊了?”陈秋雁试探着问我。

    我看着瘫软在地的七宝,咬紧了牙,点点头没说话。

    “没事,我试试能不能帮他。”陈秋雁低声说:“但你得先让他回来。”

    “你能帮他?”我苦笑道:“那个蛊师种下的蛊不是一般货色,我都不敢说能.......”

    没等我把话说完,陈秋雁就轻轻拍了拍我肩膀,似是在安慰我。

    “试试吧。”

    陈秋雁说道,看着七宝的时候,目光中满是担忧。

    “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