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纸人

    我们顺着红烧肉的香味,一路前进。

    越往前走,油腻味就越是浓厚。

    到了最后,那种香味已经腻到了让人干呕的地步,连常龙象这种大吃货也受不住了,一脸的恶心。

    “咋回事啊?”七宝紧皱着眉头,打着手电照路,时不时的还干呕两下:“这味儿还带随便加重的?”

    我捂着鼻子,满脸恶心的跟在七宝身后。

    “这味儿不太对劲,应该不是咱们自己人发出来的.......有可能都不是活人发出来的!”我咬着牙说:“哪有这么腻味的红烧肉啊.......”

    “不是活人发出来的,难道是死人?”常龙象好奇的问了句。

    听见这话,别说是陈秋雁这种柔弱女子了,连我跟七宝都吓了一哆嗦。

    按理来说我跟七宝的胆子也不算小,但在这种情况下,闻见这么恶心的味道,再被常龙象这么一点.......不怕那才有鬼了!

    这种荒山野地可不像是城里,别说是鬼怪这类的东西了,就是出现几只食肉的猛兽我们也吃不消。

    有常龙象在这儿,我们的安全性确实是挺高。

    但要是敌方目标太多,这点安全性也好不到哪去。

    再厉害的常龙象,也是**凡胎。

    人力有穷时,这句话对他也是一样的。

    “什么声音?”

    忽然,走在前面的七宝停下脚,满脸疑惑的看了看左右两侧的灌木丛。

    “我好像也听见了。”我低声说着,举起手电往灌木丛里晃了几下,只感觉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先前从两侧林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有点像是脚步声,而且很像是人类在林子里行进的声音。

    脚踩枯叶,步伐缓慢,就跟我们一样。

    “避开!”我猛地一拽七宝,给他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他别走了,有人从右边靠过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七宝还是其他人,反应力就极其的灵敏。

    听见我这话,谁也没犹豫,跟着我就钻进了左侧的灌木丛里,把手电都给关了,一个挨着一个的蹲着。

    “小沈.....那些人是谁啊?”陈秋雁这时也是怕极了,紧紧抱着我的胳膊,身子细微的颤抖个不停:“是活人吗?”

    “不知道。”我压低了声音,说道:“那股红烧肉的味儿好像就是他们带过来的,你们没发现那味道离咱们越来越近了吗?”

    这时,那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已经越过我们对面的灌木丛,缓缓移动到了距离我们不过四五米远的位置。

    毫不夸张的说,隐藏在灌木丛里的时候,我们连呼吸都不敢有,生怕发出半点声音引起对方的注意。

    常龙象的胆子应该比我们大,说白了他就是个傻大胆。

    但在这种危急关头,他似乎也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跟着我们一起屏住了呼吸,肥胖的手掌搭在我左肩上,不停的抖着。

    “嘻。”

    听见这一声怪笑,我下意识的哆嗦了起来,只感觉牙根子都在打颤。

    从声音腔调来说那应该是人声。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声音绝对不是活人能够发出来的。

    那人发笑,只笑一声。

    不注意听的话,还以为他是在吸气。

    要是你注意听的话.......你能很明显的感觉到那人笑声里的讥讽.......

    那种讥讽,就像是一头野兽发现了猎物,而猎物则以为野兽没有发现自己,依旧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藏着。

    看见这一幕,野兽自然会发笑,就如我们所听见的这样。

    “嘻。”

    听见这第二声怪笑,别说是陈秋雁他们了,就是我这个行里人,也哆嗦得不行,额头上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听着不像是活人啊!!

    就在我们紧绷着神经的同时,一点幽幽红光,忽然在我们前方亮了起来。

    当然,也能说是在灌木丛外亮了起来。

    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不过一米远,甚至还要更近。

    那点红光,最开始看着很是朦胧。

    但过了还不到两秒,我们便看清楚了那玩意儿的真身。

    那是一盏红彤彤写着喜字的灯笼。

    顺着灯笼往上看,则是一根发黑的细竹竿,红灯笼就拴在这根竹竿的头上。

    因为有灌木丛的遮掩,从我们这个角度,并不能直接看见提着红灯笼的人。

    但还是能勉强看见他的手。

    不对,应该是它的。

    那是一只纸人的手。

    “果然.......果然是脏东西........”我心里不住的嘀咕了起来,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流着,身子颤抖得越发明显了:“这又是什么玩意儿??荒山野地里哪儿来的纸人啊?!!”

    纸人并没有动静,提着灯笼,站在灌木丛前,压根就没有别的动作。

    我们也不敢打草惊蛇,纷纷压低了呼吸,生怕会把这个纸人引过来。

    虽然它现在就站在距离我们不过一米左右的地方.......但这也不代表它发现我们了......

    在这种情况下......毕竟不知道对方的来路.......肯定是能避战就避战......

    “嘻。”

    又是一声怪笑,那纸人提着灯笼,忽然转了一个面。

    见此情景,陈秋雁吓得差点没叫出来,得亏我眼疾手快把她嘴给捂住了,要不然........

    说起来也不能怪她心理素质差。

    那个纸人最开始是面朝我们左前方的,这忽的一转身,直接就面朝着我们了。

    难道是发现我们了??这他娘的.......

    伴随着一声悉悉索索的声响,我们头顶上方的灌木叶子,毫无预兆的颤动了起来,似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穿行那般,颤动的幅度非常大。

    当这阵声音停下的时候,一张纸扎的人脸,已经从灌木丛外硬挤了进来。

    由于我是最靠外的人,有些事真是躲都没办法躲。

    那张人脸刚挤进来,几乎就快贴到我脸上了,差点没把我吓叫出来。

    “狗日的!!老子憋不住了!!”

    七宝一个挺身站了起来,抬起腿就准备往那“人”脸上踹,但最后还是没能踹出来,硬生生的被我拖着跑了。

    “别乱来!!这里就我一个人先生!!顾不全你们三个人!!”

    我拽着七宝又拽着陈秋雁,咬着牙就往林子里面跑,连头都不敢回。

    “小沈!那纸人是什么来路啊??”陈秋雁着急的问我,一脸的后怕,手心里全是冷汗。

    听见这问题,我也不免有些无奈,心说我上哪儿知道去?

    就书里记载的那些,呈纸人状的冤孽,少说也有七八十种。

    没观察到细节,我根本就没办法确定它的来路啊。

    这时,七宝打开手电,猛地一回头,看了不到两秒,当即就催促了起来。

    “沈哥!追来了!!跑快点!!”

    “你狗日的催个屁!!”我没好气的说道,随后便找常龙象求救了:“胖子!拽我们一把!直接跑别回头!那玩意儿不好对付!”

    常龙象点点头,大步跑到我们身边,正要伸出手来拽七宝,只听噗地一声,手掌霎时就让一根竹竿给打穿了。

    没错,是打穿。

    那根竹竿,跟纸人用来挑灯笼的竹竿很像,头那边磨得很锋利,几乎没受到任何阻碍,就贯穿了常龙象那只如蒲扇大小的手掌。

    “胖子!!你的手没事吧??”

    “没.......应该没事.......”

    常龙象咧了咧嘴,像是不觉得疼那般,笑得依旧是那样的轻松。

    “他娘的,不跑了。”

    说着,常龙象一咬牙,猛地拔出了竹竿,看了看血流不止的掌心,他脸上的表情渐渐愤怒了起来。

    “来吧!!狗犊子!!让我来会会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