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迷路

    我们所处的位置,比最开始走的那条山道还要让人迷茫。

    四面八方除了树就是树,林子的茂密程度,比最开始要增加了好几倍。

    抬头一看,连月亮就见不着,全都让树冠给挡了个严实。

    “原路回去吧?”陈秋雁低声说着,拽紧了我的衣角,似乎也开始害怕了:“这地方怪吓人的,就算没脏东西,遇见毒蛇猛兽也吃不消啊.......”

    “原路回去?”

    我听见这话,也只有苦笑。

    在跑路的过程中,为了避开路中的荆棘丛,我们拐了少说七八个弯......

    原路返回说起来倒简单,可问题是原路在哪儿啊?

    “你们谁带指南针了?”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了一句。

    常龙象跟七宝都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什么装备也没带,完全就是空着手来的。

    至于陈秋雁,她倒是带了一箱子装备,但指南针这物件貌似没在她的计划中。

    “完了。”我无奈的说:“咱是真迷路了!”

    “没事,我们可以依据天上的星位寻找方向!”七宝信誓旦旦的说道,左右看了看,挑了一根比较好爬的树,嗖嗖几下就窜了上去。

    等他钻进了树冠,嘴里还在跟我们说着:“到危难时刻,还不是得靠你们宝哥,没了我你们是真不行啊,要我说.......”

    说到这里,七宝就没声音了。

    过了大概半分钟,他这才灰溜溜的爬下来,看了看我们,没吱声。

    “咋了?”我问他:“找到回去的方向了吗?”

    “四面八方全都是树,看不清路在哪儿。”七宝低声说道。

    “我问的是星星!”我好笑的说道:“你不是说能靠星位找路吗?咋样啊?”

    七宝听见这问题,表情霎时就变得更尴尬了,声音越来越低。

    “那啥......多云........”

    “瓜娃子!就知道你不靠谱!”我气得都骂了起来,心说你个宝货还真是宝货啊,卖了半天关子,给了我这么多希望,结果你来个多云!?

    七宝的脸皮倒是比我想象的厚,缓了一会儿也有心思顶嘴了,特不屑的看着我说:“要不然你上去看看?有本事你把云给赶走啊!到那时候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寻星定位!”

    “我要有那本事我还用得着你?”

    “要不然咱们到处溜达溜达吧?”常龙象这时也出了个主意,笑呵呵的样子,倒看不出半点紧张:“如果还是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们就等到天亮,之后再慢慢想法子。”

    “也只能这样了。”我叹了口气,把行李包放地上,头也不抬的说道:“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保存体力才是最要紧的。”

    一听到吃,常龙象眼睛都亮了。

    “有啥吃的?”

    “只有压缩饼干。”我无奈的说道:“虽然不怎么好吃,但顶饿啊!”

    “多不?”常龙象小心翼翼的问我:“如果数量少的话,那我就少吃点,免得你们不够吃啊。”

    “还有七八块吧。”我笑了笑:“这还是上次接活儿留下的,我吃一块就能饱,你想吃几块啊?”

    “那就三块吧。”常龙象擦了一把口水:“我吃得越饱,力气就越大,到时候......哎对了!咱可以烤野猪吃啊!”

    “好主意!”七宝也开始咽口水了,双眼放光的说:“我这有刀!咱烤猪腿吃!”

    没等我说什么,这俩狼狈为奸的货就提着刀过去了。

    看他们那样就跟饿死鬼投胎差不多,要多着急就有多着急。

    “得,他们杀猪,咱俩弄堆篝火吧。”

    陈秋雁嗯了一声,放下行李箱就陪着我去捡柴火。

    等我们把火堆凑起来,七宝跟常龙象也完成了任务。

    貌似他们也不嫌脏,一人扛着一条野猪腿就走了过来。

    “沈哥,你手艺比我好,你来烤呗?”

    “行。”

    虽然我们没带什么调料,但那时候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三下五除二的把猪毛给烧了,拿树枝驾着烤上去,没一会就泛出了一股子肉香。

    等猪腿烤熟,谁也没客气,盘腿坐在草地上就吃了起来。

    常龙象的饭量有多大,这个问题,我算是在啃猪腿的时候找到答案了。

    这胖子是真能吃啊.......我都怀疑他是猪八戒转的世!那饭量大得离谱!

    一条猪腿,我,七宝,陈秋雁,三个人分。

    另外一条猪腿,全都进了常龙象的肚子,并且他还没吃饱,又去割了两块大排回来,让我给他烤着吃。

    “太舒坦了......”

    常龙象啃完最后一块猪排,往地上一甩,仰头就倒在了地上,舒舒服服的躺着。

    那表情,简直是无比的满足。

    “你吃这么多......会不会消化不良啊?”我试探着问他,有些担心。

    “不会。”常龙象很肯定的说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的自信:“铁打的胃坏不了!”

    陈秋雁忽然皱了皱鼻子,似乎是在闻什么。

    “怎么了?”我问。

    “有股香味,你们闻见没?”陈秋雁若有其事的说着,脸上满是疑惑:“闻着怎么像是红烧肉的味道呢.......”

    “红烧肉?!”

    常龙象一个挺身,犹如诈尸那般坐了起来,皱着鼻子猛地一吸。

    “哎!还真有!”常龙象兴奋得不行,似乎是觉得红烧肉就在眼前了,急忙问我:“哥,要不咱们去看看?”

    在这时,我也闻到了陈秋雁所说的那股味道。

    确实。

    如她所说的一般,那股香味很像是红烧肉的味道,而且比一般的红烧肉味重,还有股油腻腻的感觉。

    “不对啊......”我皱起了眉头,有些纳闷:“大山里哪儿来的红烧肉啊?”

    “会不会是有人啊?”七宝问我。

    “说不准。”我低声说:“如果不是咱们的人,那就很可能是山下的那些先生,搞不好还会是那个蛊师!”

    一听我这么说,七宝他们也有些紧张了。

    “要不......咱们去看看?”

    七宝问着,还跟我分析了起来:“反正遇见谁的几率都差不多,那咱们还不如赌一把,要是遇见自己人,回去的事就好办了!”

    “这倒也是。”我点点头:“那个蛊师不在这片,应该是在山的那头,跟咱们相隔还是挺远的。”

    “如果遇见的不是自己人呢?”陈秋雁有些担心,紧张的问我:“山下的那些先生,跟你家老爷子可不对付,要是.......”

    “陈姐,没事的。”我拍了拍陈秋雁的肩膀,笑道:“那帮先生确实讨厌我爷爷,但他们也害怕我爷爷,只要老爷子不死,谁也不敢对付我。”

    “你傻啊?”七宝白了我一眼,说:“现在又没外人,要是他们趁黑做了你泄愤呢?”

    “他们不敢。”我很自信的耸了耸肩:“我爷爷在行里都是恶名,要是他们敢做了我,老爷子能把山下所有的先生都给记恨上,到时候还得挨个儿跟他们算账........”

    话音一落,我把行李包提起来,重新背在背上。

    “胖子,七宝,一会你们俩注意点,情况不对就跑,千万不要发生正面冲突。”我很认真的看着他们,嘱咐道:“活人比冤孽难对付,这是我爷爷说的,咱可得记好了。”

    “明白。”

    七宝点点头,把匕首抽出来,说:“我跟胖子打头阵,你在后面殿后,陈姐走中间,没问题吧?”

    “我殿后吧。”常龙象笑了笑:“如果有人从后面偷袭,我保准拍得他脑袋开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