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林中兽群

    老爷子从我们视线中消失之后,司徒也没再继续停留,带着我们就往回走,表情也有些说不出的难看。

    “说真的,我没想到这事会演变成这样。”司徒叹了口气:“要是知道那蛊师会麻烦到这种地步,早八辈子我就叫支援了,这点人不够用啊!”

    冯振国似乎是觉得这话有点不好听,便偷偷拽了他一把,让他住嘴别瞎说了。

    司徒看了看冯振国,又看了看我,很坦然的说:“哥们,我没小看沈老爷的意思,你也应该清楚,我只是觉得.......”

    “我明白。”我笑道:“司徒哥,你说的这个是实话,如果早知道那蛊师这么厉害,我都得让你去叫支援!”

    话音一落,我皱了皱眉头,只感觉心里有种莫名的慌乱。

    老爷子给我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天下无敌老子最吊”之中。

    无论是遇见了什么样的冤孽或是局势,他都表现得很淡定。

    再凝重,也凝重不到此时的这种地步。

    在他看来,这个蛊师的威胁性,已经远超于自己的预料了。

    如果他不是这么想的.......他又怎么会给司徒说自己打不过也能跑.......

    “没事的。”

    忽然,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掌,轻轻搭在了我肩上,似是在安慰我。

    “你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人,不光是本事厉害,脑子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陈秋雁笑眯眯的看着我,拍了拍我脑袋,就跟大姐姐安慰小弟弟一样:“放心啦,沈老爷肯定能收拾掉那个蛊师,哪怕是收拾不了,他也必然有全身而退的法子。”

    “我知道。”我点点头:“我爷爷不是那种爱逞强的人,该跑的时候自然会跑.......”

    “那你还担心什么?”七宝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苦笑着耸了耸肩:“可能是我多虑了吧,总感觉这事不简单,怕是要出大变故。”

    “放心吧,就算是遇见了危险,沈爷爷也会拼了命活下来的。”

    这时候,走在我们身边一直都没出声的常龙象,忽然开了口。

    我看了看他,没说话。

    “沈爷爷看你的眼神,跟我爷爷看我的眼神一样。”常龙象憨笑道:“他们都不放心咱们,所以肯定会努力活下来的,哪怕是遇见天大的困难,也一定.......”

    常龙象说到这里,眼睛忽然红了起来,没再继续往下说,抬起手不停的揉着眼睛。

    “别伤心了,都过去了。”

    我走过去,猛地拍了他肩膀一把,发自内心的对他说:“小胖子,谢谢你安慰我。”

    “没啥,不用谢。”常龙象擦了擦眼睛,也笑了起来。

    “叽!!叽!!”

    就在这时候,一阵猴叫,毫无预兆的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顺着这声音看过去,所见的景象,让我们都不由得愣了一会。

    树枝上,树干上。

    只要是能够攀爬的地方,全都爬满了猴子,而地上也没留出空来,尽被那些狂奔的野兽给占据了。

    梅花鹿占了大多数,剩下的全都是野猪,其中最大的那只,至少有四五百斤重!

    它一路横冲直撞的狂奔过来,所造成的效果堪称是开路机,碗口大小的树干都能让它一头撞断,不少梅花鹿更是被它撞翻在地,筋断骨折的躺在一边爬也爬不起来。

    “闪开!!!”

    司徒大吼了一声,拽住了距离他最近的冯振国,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左前方林子里。

    那几个官兵的反应也不慢,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连犹豫的举动都没。

    我跟陈秋雁他们的位置靠后,等到他们跑没影了,这才反应过来要追上去。

    但无奈的是,兽群距离我们已经越来越近了。

    要是横插着路线穿过去,很有可能会被那群领头的野猪撞个半死。

    “往右边跑!!”我低吼道,不敢再犹豫,拽着陈秋雁跟七宝就跑了出去:“胖子快跟上!!别让野猪撵住!!”

    “知道了哥!”

    不得不说啊,别看常龙象是个胖子,这牲口玩命跑起来比谁都快,嗖嗖的两下就跑到了我们前面。

    当时把七宝都看愣住了,直说这胖子不简单,搞不好就练过轻功!

    “沈哥!那帮畜生是咋回事?!”七宝一边跑一边问我:“咋突然下山了呢?!是不是山里要地震了?!”

    “地震个屁!”我没好气的回道,跑得越来越急:“但看它们那样,确实像在逃难,搞不好这事就跟山里要出的那个冤孽有关!”

    也许是七宝发现我越跑越慢了,反拽着我的手,直接开始领跑。

    “姓沈的!老子早就告诉过你!让你多锻炼你不听!”

    七宝的身体素质很硬,但连着拽人跑了几分钟,也有点闹不住了,一个劲的数落着我:“你看看你那病恹恹的......”

    “别他妈废话了!!快跑!!”我急得都快哭了,忽然反应过来常龙象还跑在前面,便大喊了一声:“胖子兄弟!!快回来拽我们一把!!跑不动了!!”

    常龙象倒也听话,见我开始求救了,二话不说就掉头跑了回来。

    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常龙象跑到我们身前的时候,并没有伸手拽我们跑的动作,而是横冲直撞的越过了我们,跑到了我们身后去。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猛烈对撞了那般。

    等我们回头看去,霎时间,谁都没了继续逃命的想法。

    “行了,咱不用跑了。”常龙象憨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那群畜生没追来,只有这头野猪跟着咱们!”

    我们谁也没搭腔,看了看那头倒地不起的大野猪,又看了看常龙象,只觉得这胖子不是正常人类,搞不好就是被冤孽上身常年不退的那种........

    “你咋搞定它的?”我忍不住问了句。

    这头昏迷不醒的野猪,至少有两三百斤重,看它倒在三米外那个灌木丛中的样子,压根就想不到常龙象是怎么解决它的.......总不能是对着撞吧!?

    “甩出去的。”常龙象笑道:“借力使力,没啥难的。”

    “牛批啊!”七宝惊呼了起来,差点没跪下去拜师,直冲着常龙象拱手:“以后干脆叫你大象哥吧!这劲儿也忒大了!”

    “龙象,你........”

    “哥,你还是叫我胖子吧,听着顺耳。”常龙象嘿嘿笑道:“我家人也这么叫我!”

    “行。”我点点头,看着傻乎乎的常龙象,一脸的感慨:“你家人给你取常龙象这名字真没取错,水行中龙力大,陆行中象力大,龙象就是水陆之中最有力者.......怪不得司徒说你天生神力.......我算是服气了!”

    在前不久,常龙象当着我们的面,表演了一次巴掌抽石磨。

    看完那次表演,我们全都觉得惊为天人。

    但比起现在这事,那已经不算什么了。

    搞不好这头野猪都比石磨重,再加上它是冲撞过来的,那一瞬间带上的力度,可不是千八百斤能够计算的........

    借力使力,这四个字说着简单,想要做起来,一个字,难!

    “哎?”七宝满脸疑惑的拿着手电,四处晃了晃:“咱这是跑哪儿了?沈哥,这不像是下山的路吧?”

    闻言,我也不免愣了一下。

    刚才我们跑路只顾着跑,谁也没去看路。

    现在......这是迷路了?!

    “拐求!(完了)”我一跺脚,苦着脸说:“跑岔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