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分头行动

    一听七宝这么喊,我们也没敢多想,忙不迭的跑了过去。

    顺着他所指,往灌木丛里一看,只见地上有个碗口那么大的窟窿,里面黑漆漆的,一眼望不到底。

    在这个窟窿的边上,还有几个爪子印,看着有点像是耗子的脚印,但又要比普通的耗子脚印大许多。

    “这畜生跑了?”冯振国蹲在地上,举着手电,满脸疑惑的研究着:“看这脚印的走向......应该是进洞了啊.......”

    “啥土行孙?”司徒也兴致勃勃的凑了过来。

    “哎!我没骗你们啊!”七宝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矛盾,似乎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但听着又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亲眼看见那耗子打洞跑了!!”

    “打洞跑了?”老爷子一皱眉:“这应该是事先打的洞吧?”

    说着,老爷子还拿手电往洞穴里扫了一下:“还挺深的,至少有十来米吧.......”

    “不是啊!”七宝着急的解释道:“我亲眼看见它打的洞啊!四个小爪子一刨就下去了!”

    “土呢?”冯振国问:“既然是打洞下去的,总得有点土溅出来吧?”

    听见这问题,七宝也显得有些纳闷,挠了挠头,说不知道。

    “反正我没看见土溅出来。”七宝低声说道:“我看见那耗子的时候,它大半个身子都进土里了,还在往里........”

    “那耗子长啥样啊?”我忍不住问了句。

    “跟人一样能站着,挺肥的,尾巴特别长,有点像是松鼠。”七宝如实说道,想了想,又补充了几句:“它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大块黑乎乎的,我也没看清。”

    话音一落,七宝似是想起了什么,忙不迭的说:“那耗子是白色的!看着贼漂亮!”

    “这么稀奇?”我笑道:“那不会是什么珍惜物种吧?”

    “七宝,你说它挺肥的,会不会是因为它太肥,所以卡在洞口外面进不去,挤了半天才能下去........”老爷子皱着眉问道:“你看见这情况的时候就会意错了,这个洞应该是一开始就有的。”

    “可能吧。”七宝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也记不清细节了......也许真是我看错了吧......”

    “肯定是你看错了。”冯振国好笑的说:“啥耗子打洞能打得这么快啊?穿山甲也没这么狠啊!”

    就在这时,远处的深山老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

    那阵哀嚎声,一听就不是活人能发出来的,更像是野兽的声音。

    我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片黑蒙蒙的东西,像是雾。

    仔细一看,我顿时就打了个冷颤。

    “爷!!天上!!!”

    听见我这么喊,不光是老爷子,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抬起了头,向我指着的方向望了过去。

    由于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林中的光线并不充足,哪怕我们有手电照明,许多地方看着都还是那么的昏暗。

    如果不像是我那样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那片黑雾是什么东西。

    说白了,在最外面一层,看着确实是雾气,但那些雾气很薄,被它们通体裹住的,则是数也数不清的飞禽!

    “怎么回事??林子里的鸟怎么全飞走了??”司徒瞪大了眼睛,似乎也被这一幕如末日般的景象吓住了:“沈老爷!!这是.......”

    “你们带着人撤!”老爷子毫不犹豫的安排道:“这事你们别掺和!”

    “爷.......那些鸟到底是咋回事?”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些都是普通的鸟,但它们身外裹着的黑雾,应该是尸气。”老爷子咬着牙说:“我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尸气竟然会重到这份上........这他娘的到底是咋了.......”

    “这跟那个蛊师有关吗?”司徒皱着眉头问道。

    老爷子想了想,说,很可能。

    “怎么说?”司徒急忙追问。

    “第一,这些尸气出现的太过突然了,也太过于巧合了,我们刚开始追那个蛊师,山林里就出现了这种异变........”

    “第二,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那个蛊师在种完人瓜之后,依旧没逃,哪怕你们这些官兵都来封山了,上面的人也盯死他了,他还是不逃.......”

    “爷,这应该只有两种可能吧?”我低声说道,缓缓分析了起来:“他要么是不想逃,要么是不能逃,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前者的几率很大。”

    “沈哥,他为啥不想跑呢?”七宝好奇的问我。

    “肯定是有目的的,但具体是什么目的,我猜不到。”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许是想故意跟官家斗一斗,也许是有别的什么事要办.......”

    这时候,老爷子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了,拍了拍司徒的肩膀,语气很是坚定,听起来就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你带着他们回去,包括我孙子在内,谁也不能留下。”老爷子说着,眼神都变得严肃了起来:“这事你们别跟着掺和,容易闹出人命来,明白吗?”

    司徒嗯了一声,也没犹豫,很干脆听取了老爷子的意见。

    “要不咱们一块走?”司徒问了句,似乎还是有点不放心:“您一个人在这儿......真没问题吧?”

    “放心。”老爷子笑了笑:“且不说我能不能收拾掉那个蛊师,在与他交手的情况下,想要全身而退,这点我还是能做得到的。”

    听见这话,司徒的表情明显又凝重了几分。

    他不是傻子,人比谁都精。

    一听老爷子说这种话,直接就能猜出来那个蛊师在老爷子心里的分量。

    我估计吧,司徒最开始还认为老爷子能稳赢那个蛊师,但是现在一看.......恐怕有点险啊!

    “爷,我跟你一起走吧?”我试探着问道:“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有我给你搭把手那还不是.......”

    “别废话,赶紧滚。”老爷子很不客气的骂着,都有种催促的意思了:“人越多,咱们的破绽就越多,先生过招最怕的就是破绽.......算了解释再多你也不懂,赶紧跟着他们回去吧!”

    闻言,我也有些犹豫了。

    “走吧。”司徒拍了拍我肩膀:“相信你爷爷,他可以的。”

    我点点头,很认真的嘱咐了老爷子一句:“打不过就跑,这是你教我的,千万别忘了!”

    “你个瓜娃子!尽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老子就那么抬不起来啊?”

    老爷子气得直跺脚,似乎是觉得我拆他台了。

    “抬得起来,这么多人里面,你是最能起台子的人!”我笑着安慰了一句,抬头看了看,只见那片黑雾夹杂着无数飞鸟,已经远到了千米开外的空中,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这时候,老爷子也没再跟我们多说什么,自顾自的背着行李包,向着前方的树林就大步走了过去。

    “小司徒,回去就让人封山,千万不能再让人上来了。”

    老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语气很是凝重。

    “这林子里有古怪,尸气越来越重了,像是有孽要出世。”

    “有孽要出世??”司徒也紧张了起来,火急火燎的问老爷子:“什么孽??需要我去叫支援吗??”

    “别叫。”

    老爷子的声音越来越远,也越来越低。

    “好像.......来不及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