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耗子

    冯振国的身手不错,但他的体力却吃不消了,这点任谁都能看出来。

    将汗尸往我们这边引的时候,冯振国跑起步来都有些哆嗦,满头都是热汗,用七宝的话来说就是虚得不行。

    “拆!”老爷子低吼道。

    七宝还没明白他的意思,我先一步就冲到了倒地的汗尸身旁,紧拽住捆尸索的一头,跟踢球似的往汗尸身上踹了一脚。

    猛地一使劲,整条捆尸索就被我拽了下来,连那些插进了汗尸体内的棺材钉都没落下。

    等冯振国将汗尸引到我们身边,七宝也做好了准备,握住捆尸索那头就开始跑,一连绕着汗尸跑了七八圈,确定捆结实了,这才停下脚。

    “我去帮那个小胖子。”冯振国擦着额头上的汗,说着这话,正准备去支援常龙象,结果往那边一看.......

    不光是冯振国愣了,连我们这些围观群众,也都表示现实有点出乎意料。

    常龙象似乎是被汗尸给追急眼了,不再有躲闪的动作,站在原地就跟汗尸玩起了肉搏。

    汗尸连着用王八拳砸了常龙象三下,这胖子硬是一点都不觉得疼,连眉头都不皱,实打实的一巴掌抽了过去,直接将汗尸给抽在了地上。

    没等汗尸爬起来,常龙象便乘胜追击,紧握住汗尸的右小腿,嘭嘭嘭的往地上砸了起来。

    那动作搞的,就跟砸塑料袋一样轻松随意,直砸得汗尸连声音都不出了,身子哆嗦得跟过电差不多,看得我都有点心疼。

    此时,老爷子已经将第二只汗尸给收拾了,转头就冲常龙象喊:“胖子!扔过来!”

    “好嘞!”

    常龙象也没犹豫,刚答应下来,随手一甩,便将汗尸砸到了我们身边。

    “狗日的.......单手都能甩七八米远.......这胖子真的了不得.......”七宝看着常龙象喃喃道,一脸的震惊。

    “别发愣了!过来帮忙!”冯振国低吼道。

    转头一看,我这才发现冯振国在抽捆尸索,但抽了半天也没抽下来,估计是七宝这一次捆得太结实了。

    不过那只汗尸倒也挺给面子,被常龙象砸过来后,连爬起来的动作都没,软瘫瘫的倒在地上,身子抽搐个不停,看着跟活人简直是一样一样的。

    等到我们把捆尸索解下来,那只汗尸才稍微缓过来点劲儿,颤颤巍巍的刚要爬起身来,常龙象一脚又给它踹了回去。

    “你这胖子也是艺高人胆大啊........”老爷子一边往汗尸身上捅棺材钉,一边感慨着:“这些汗尸身上的粘液都是煞气透体的产物.......寻常人碰一下都得中招.......要不是你有闻人老王八的法咒护体........恐怕........”

    老爷子正说着,忽然就没了声音,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这具汗尸,表情有些错愕。

    “咋了?”我问。

    “这人我看着有点眼熟啊.......”老爷子皱紧了眉头,没跟我多说,头也不回的冲司徒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见老爷子招手了,司徒他们倒也松了口气,急匆匆就跑了过来。

    “小秋雁,你不是想搞研究吗?”老爷子说着,指了指那些汗尸身上的黑色粘液:“这些玩意儿你刮点走,想怎么研究怎么研究,刮的时候注意点,别碰到自己的皮肤就行。”

    “谢谢沈爷爷!”

    陈秋雁兴奋的跟个孩子差不多,又蹦又跳的跑到一旁翻起包来,就地开始了她的采集工作。

    七宝也是个好奇心特别旺盛的主儿,凑到她边上,兴致勃勃的看着,那表情就跟看大戏差不多,脸上只写了两句话。

    这是啥?看着挺高端啊!

    这他妈又是啥?看着更高端啊!

    “小司徒,你仔细看看这几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老爷子问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拿出一块毛巾,擦了擦某只汗尸的脸,似乎是想让司徒看得更加清楚。

    “这.......这不是陈华吗??!”

    司徒看清楚那人样貌的瞬间,眼睛忽然就瞪大了,满脸不解的喃喃道:“这个人怎么会在山上......我记得他跟那帮先生在一起啊......”

    “陈华?”

    我见司徒是这副反应,也不免有些好奇,便往那具汗尸的脸上扫了一眼。

    说实话,我没认出那人是谁,只是单纯的觉得有点眼熟。

    “爷,你认识他?”我忍不住问了句。

    “不认识,但我记得他。”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你记忆力不是挺强的吗?怎么把他给忘了?”

    “他......他是谁啊?”我更迷茫了。

    “洪定海他们在山口闹腾的时候,这几个先生都在场.......”老爷子说着,指着那个名叫陈华的人说:“他就站在周唤金的后面,我记得很清楚。”

    “不对啊!沈老爷!他们要是上山了,我肯定能收到线报啊!”

    “收到个屁!”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洪定海他们上山的事,怎么没让你知道呢?这帮先生要是铁了心的想上山,你们谁能拦得住?谁能知道?”

    司徒愣了一下,没说话,像是在想什么。

    “洪定海他们栽了,孙化禅栽了,这三个先生也栽了.......”老爷子咧了咧嘴:“看样子那个蛊师的本事不差啊,一连干死了这么多人,底子够硬的!”

    “您的意思是......他们都是因为那个蛊师才变成这样的?”司徒问。

    “要不然呢?”老爷子叹了口气:“你以为他们能自己变成这样?还不是那个蛊师下的药蛊给闹的!”

    话音一落,老爷子愁容满面的点了支烟。

    “那蛊师究竟是什么来历.......国内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狠人啊........”老爷子喃喃道:“既然他这么厉害.......也不该没人知道........”

    “搞不好知道他的人都死了。”七宝冷不丁的说道:“就像这些先生一样。”

    “现在咋办?”冯振国问道,抬起头看了看泛黑的天空,语气有些担忧:“咱们要是继续追下去,恐怕风险不小啊。”

    “你们回去,我一个人追。”老爷子一咬牙:“我还就不信了,当了这么多年的菜贩子,还捏不住他这一把小韭菜?”

    “爷,不是小韭菜。”我提醒道:“是老韭菜,搞不好还是带刺扎手的那种。”

    “他娘的!你个兔崽子不跟我顶嘴会死啊?”老爷子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正要继续骂几句撒撒气,只听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传出了两声吱吱的尖鸣。

    那声音很清脆,一听就感觉是老鼠发出来的,但要比普通的鼠叫沉闷一些,跟我听过的家鼠叫有点不一样.......

    “啥声音?”七宝一转头,拿出手电就晃了过去:“有耗子?”

    灯光刚晃到灌木丛那儿,一对绿油油的眼睛,霎时就映入了我们眼里。

    看着像是猫,反正不像是鼠。

    眼睛反光不说,还带着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越看越不舒服。

    由于那只耗子是藏在灌木丛里的,我们也只能模糊看见它的眼睛,所以这耗子具体是个什么品种,在场的人谁也说不上来。

    “走!过去看看!”

    七宝兴冲冲的跟我说着,抬脚就跑了过去。

    我没搭理他,蹲在地上研究着汗尸,满脑子都在琢磨一个问题。

    是继续追那个蛊师呢?还是直接掉头回去?

    “我操!牛逼啊!”

    忽然,七宝惊呼了一声。

    顺着他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这个宝货都把上半身探进灌木丛里了,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满脸的震惊。

    “土行孙显灵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