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汗尸

    灌木丛里跑出来的那三个“人”,满身都沾满了灰黑色的粘液,似乎还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腥味,闻着让人感觉很恶心。

    它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烂得差不多了,从头到脚都是窟窿眼,估计都是让司徒他们拿枪扫射出来的。

    但奇怪的是,在衣服下,这三个“人”的皮肤并没有破开,而是呈现一种很完整的状态,与普通人的皮肤没什么两样,最多就是显白一些。

    “子弹打不进去?!”七宝瞪大了眼睛,如同在做梦一般,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幕:“这些是什么玩意儿?!”

    “开火!!”

    随着司徒一声令下,那些训练有素的官兵们,也没害怕的意思,个顶个的冷静,举起突击步枪就搂起了火,似乎对于这种东西已经司空见惯了。

    虽然这些子弹打不进怪物的体内,也对它们构不成半点威胁,但不得不说,凭着这道由枪火构成的防线阻拦,那三个怪物的步伐确实是变慢了。

    老爷子当机立断,从兜里掏出一枚五福棺材钉,问常龙象:“你怕吗?”

    “不怕。”常龙象憨笑道。

    “那就跟我上!”老爷子咬了咬牙,又拿出一枚棺材钉丢给常龙象,一字一句的说:“我捅哪儿,你就跟着我捅哪儿,一人对付一个,没问题吧?”

    话音一落,老爷子似乎又想起了冯振国这个人,忙不迭的掏出一枚棺材钉给他:“你也一样!照着我说的地方捅!捅出口子马上就抽回来!”

    “明白!”冯振国点点头,略微的紧张过后,他倒是挺冷静的,接过棺材钉也没犹豫,跟着老爷子就冲了上去。

    不得不说,像是他这样即是公安,又是身居高位的实干派,心理素质确实不是普通警察能比的。

    老爷子这时也冲我喊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吩咐着:“把捆尸索准备好!用七根棺材钉拴住绳眼!记得栓紧点!”

    “知道了爷!”

    在老爷子他们刚往外冲的时候,司徒就让那些官兵停火了,他们也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远远的看着,像是在观望。

    说实话,司徒没有让这些官兵上去搅和,的确是最明智的选择。

    人多不一定是好事,特别是在对付蛊尸的时候,人越多中招的几率越大,老爷子根本就顾不住那么多人.......

    “需要帮忙吗?”陈秋雁走到我身边,轻声问了一句。

    “不用,你往后面站。”我一边往捆尸索上绑着棺材钉,一边跟七宝说:“宝哥,一会你跟我上,给他们搭把手!”

    “狗日的现在知道喊哥了?”七宝嘿嘿笑着,也没有最开始那么害怕了:“你说咋办,咱就咋办!”

    话音一落,七宝便问我,那几个刀枪不入的怪物究竟是啥?

    “刚才听沈老爷喊.......它们是叫汗尸吧?”

    “对,是叫汗尸,但正规的名字,应该叫做驼尸。”我解释道,跟七宝念了一段我在书里见过的记载:“蛊师施术,使驼叶化蛊,种于人身,魂散而魄聚,阴衍弗散,煞透灵台,谓之驼尸。”

    七宝一愣一愣的看着我,应该是没听懂。

    “蛊师施法,将驼子叶入药化蛊,之后再将药蛊种入活人肉身.......”

    “被种入驼子蛊的活人,三魂会在短时间内散掉,但七魄却会聚集起来......”

    “到了最后,死者体内的阴气也不会散去,煞气则会直冲灵台,在这种状态下,它就已经算是驼尸了........”

    听到这里,司徒忽然插了一句嘴,问我:“它算是蛊尸中的一种吧?”

    “算。”我答道。

    “蛊尸?”七宝挠了挠头:“这又是另外一种妖精?”

    “不是。”我紧了紧绳子,跟七宝说:“甭管修活蛊还是修药蛊,蛊师大多都有炼制尸首的手段,被他们炼制出的尸首状冤孽,统称为蛊尸。”

    “那它为啥又叫汗尸呢?”七宝有些想不明白。

    “你看它们那样,像不像是刚运动完浑身出热汗的样子?”我问。

    七宝非常认真的往战局里扫了一眼,又非常认真的看了看我,说。

    像个屁。

    “反正就那么一个意思,你意会一下就行了。”

    我说着,在捆尸索上拴紧了最后一根棺材钉。

    抬起头来,往战局里看了看,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此时的战况一片大好。

    且不说老爷子那边是怎样的应付自如,就冯振国这个战斗力最低的老公安,那也是指哪儿打哪儿绝不掉链子。

    在他们手中,棺材钉就如刀刃。

    一刀过去,绝对是白刀子进黑刀子出,一戳一个窟窿眼,连戳得汗尸黑水直流。

    当时连司徒都看愣了,估计他也想不明白,那些官兵手里的突击步枪,怎么还没那几根棺材钉管用呢?

    “我还是头回看见有人拿棺材钉降妖伏魔的!”司徒惊讶道:“这些棺材钉应该不是普通货色吧?”

    我点点头,说,确实不普通。

    他们手中的棺材钉,跟我拴在捆尸索上的棺材钉一模一样,全是从五福尸孽的棺材里撬出来的。

    这些五福棺材钉都由雷劈桃木制成,中心处还埋藏了一根金线,专用来吸收阵局里的五方五行气。

    棺材钉的两头,皆被白玉堵死,上下刻着的尽是召引五行气的五福咒。

    如果这些棺材钉是现代仿品,或是说,有人拿同样的材料用同样的手艺,制作出了这么一批棺材钉,那么用来降妖伏魔肯定是不好使的。

    没有千百年岁月的沉淀,五福棺材钉就只是一个空壳,那些夜以继日积攒下来的五行气,才是它们的灵魂所在。

    “幺儿!拿捆尸索来!!”

    “来了!!”

    此时,那几具汗尸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就跟泼妇似的,抡着王八拳就冲老爷子他们砸。

    光用看的,我只觉得这些汗尸的状态有点奇怪,它们的拳头似是带不上力气,砸出去都软绵绵的,也就是嘴里吼两声能吓唬吓唬人。

    但奇怪的是,不论是老爷子,还是冯振国跟常龙象。

    每一个跟汗尸交手的人,都在尽全力的躲避这些拳头,像是生怕挨砸那样,一个个的躲得比谁都快!

    直到某个汗尸的拳头砸歪了,一拳砸断了碗口那么粗的树干,我这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躲。

    “小冯!小胖子!你们俩把汗尸带走!我们挨个儿收拾!”

    老爷子一声令下,冯振国跟常龙象也随之有了动作,二话不说就带着跟自己缠斗的汗尸,开始往两侧的空地中移动。

    七宝算是极有眼力见的主儿,见我把捆尸索的另一头甩给他,当下就明白了自己的任务。

    与我一人拽着一头,直冲着面前那只汗尸就跑了过去。

    当捆尸索碰触到汗尸的时候,七宝怪叫了一声,听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

    也不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壮胆,还是在不住的犯傻,一边怪叫着,一边就围着汗尸绕着跑了起来。

    “行了行了!别跑了!!”老爷子大喊着,叫住了七宝。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一步上前,抬起了右手,直接将手中握着的棺材钉插进了汗尸的右眼里。

    而那些拴在捆尸索上的棺材钉,也在这时化为了老爷子的武器。

    从脖子到丹田,汗尸连着让老爷子插了七下,疼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仰头栽在地上就开始抽搐,七窍里的黑水像是止不住的往外流着.......

    “小冯!把汗尸引过来!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