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化禅

    前不久,老爷子才跟我说过,孙化禅的实力不弱,跟他算是同一辈混出来的老先生,手底下的功夫只比他弱几分罢了。

    但就是这么厉害的蛊师,也照样栽进了这片荒山野地里........

    “你让人阴了?”老爷子满脸紧张的问道。

    “要不然呢?”

    孙化禅瞥了老爷子一眼,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遇见那个蛊师了.......敌不过啊........”

    听见这话,老爷子脸上的表情又难看了几分。

    “蛊道最盛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湖南,四川,云南,贵州........”老爷子试探着问:“这几个地方你都待过,几十年来,你结识的蛊师也不在少数.......你认识那个蛊师吗?他修的是哪一脉?”

    “不认识,别说是见过,我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人!”孙化禅很肯定的说道:“那个蛊师的实力比我强得多,修的是哪个法脉我也说不准.......”

    孙化禅说着,侧了侧头,示意让我们往他手臂上看。

    “这几个红印子.......是让药蛊闹出来的........”

    孙化禅说起这些话来,脸上只有后怕,身子还在微微的颤抖着,似是因为疼痛,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这些伤口.......都是让蛊虫啃出来的.......”

    “难道那人既修活蛊又修药蛊?”老爷子一皱眉,很疑惑的看着孙化禅:“同修两种蛊术的先生不少,但能同时修行到高深处的人.......应该没有啊!”

    “可不是么。”孙化禅苦笑道:“不管是药蛊还是活蛊,那人都用得出神入化啊,把我弄成这样,他也只是受了点轻伤。”

    “那人长啥样?”冯振国忙不迭的问道,表情有些着急。

    “就是个普通的老头儿,年纪比我大一些,衣服破破烂烂的跟乞丐差不多,手里还杵着一根棍子........”孙化禅皱着眉头,一边回忆着,一边跟我们说:“对了!那人还长了一嘴的山羊胡!”

    听到这个熟悉的形象,我心里猛然一沉,紧张感又多了几分。

    看样子这事是真没跑了!

    收拾孙化禅的蛊师,就是那个种人瓜的老乞丐!

    连蛊道高人孙化禅都让他给收拾了.......如果老爷子遇见他.......胜算能有多少??

    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就更慌了。

    这时,司徒忽然上前一步,先是看了看孙化禅的伤势,后问他:“那个蛊师受伤了吗?”

    “后生........你这不是废话吗.......”孙化禅有些不悦的看着司徒,貌似觉得司徒的问题是在侮辱他:“把我弄成这样还想全身而退........可能吗?”

    “他的意思是,在跟你交手之前,那个蛊师的状态怎么样?”老爷子急忙问道,目不转睛的看着孙化禅,等着答案。

    孙化禅想了想,说,那人的状态不太对劲,好像受伤了。

    “受伤了是吧??”司徒兴奋的追问道:“很明显的受伤了??伤势怎么样??”

    “身上有血迹......但伤势不明显.......”孙化禅叹了口气:“他只是气色有点差......行动倒是没受到影响......”

    “跟你交手之后呢?”司徒又问。

    “疼呗。”孙化禅笑呵呵的说着,眼里满是快意:“短则十天,长则一个月,他肯定是舒坦不了了。”

    闻言,老爷子一拍额头,恍然大悟的笑了起来:“你个老狗日的把金蚕蛊打进他肉身里了?”

    孙化禅点点头,正准备说些什么,身子猛然一颤,接连不断的就咳嗽了起来。

    “你的蛊没解??”老爷子显得有些诧异。

    “解了一半,还差一些。”孙化禅苦笑道:“我需要一点时间。”

    “小司徒,你安排点人,送他回去。”

    老爷子当机立断,直接给司徒说:“要是再耽搁一段时间,恐怕他就得落下病根了。”

    话音刚落,孙化禅的两只手臂已经开始膨胀了,就跟水肿了一般,那变化极其的醒目。

    但不过四五秒,这种膨胀的迹象便消退了,皮肉也开始剧烈收缩,整只手臂看着犹如干柴。

    司徒先是想了想,问老爷子,你能帮他解不?要是能的话,咱就多了一个强援啊!

    还没等老爷子回答,孙化禅就摆摆手,直言这种蛊外人解不了,就算是他这种蛊道中人,也得耗费极大的精力来解。

    得到这答复,司徒很失望的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随手叫来了两个官兵,就让他们抬着孙化禅下山养伤。

    临走之前,司徒还跟孙化禅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欠他一次人情。”

    司徒冲孙化禅说着,指了指老爷子。

    “这人情你要卖给他?”孙化禅躺在简易的担架上,一咧嘴笑了起来:“够大气的,行啊,那我欠他一个.......”

    话音一落,孙化禅似是想起了什么,便跟老爷子说。

    “我说话有点直,你别见怪。”孙化禅似是提醒,似是嘱咐:“那人的实力在我之上,跟你相比,他不会比你弱,甚至会比你强,如果你要找他,你可得小心了。”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明白,我不会掉以轻心的。

    “最好......最好的选择只有一个........”孙化禅说着,不动声色的看了司徒一眼,声音越发的虚弱:“你们见到他千万别犹豫.......直接开枪.......否则........”

    “我懂。”司徒笑了笑:“看见那人,就地击毙,不会出差错的。”

    “哎!我差点忘了这茬!”老爷子猛然想起这事来,急忙问:“山里的碧子蚕是你放的?”

    听见这问题,孙化禅很坦然的摇摇头,说不是。

    “行,那我明白了。”老爷子笑道。

    ..........................

    见孙化禅被送走了,司徒也忍不住了,开始对我们大倒苦水,直说这次上山寻人是来救灾的,伤员是送走一个又一个。

    在这过程中,老爷子抽着烟,一句话也没说,更没有让司徒带队继续追凶。

    过了几分钟,他这才开口,满脸的疑惑:“我有点想不明白,这蛊师犯了大事为啥不跑呢?”

    “他应该有咱们不知道的目的。”冯振国分析着,也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虽然这四周的路都让官兵封住了,但他要是铁了心的想跑,那些官兵也拦不住他啊........”

    “不管怎么说,先找人吧。”

    司徒叹了口气:“常听说毒蛊之中最厉害的是金蚕蛊,没想到啊,连孙化禅也敌不过那个蛊师........”

    “金蚕蛊是狠招,但不是最狠的招。”老爷子耸了耸肩:“如果金蚕蛊是当之无愧的蛊王,蛊毒一门还不得让孙化禅一个人把持?”

    闻言,司徒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那倒是。

    “那蛊师究竟是谁啊........”

    老爷子满脸疑惑的嘀咕了一句,掐灭手中烟头,随手丢了出去。

    就在那时,不远处的灌木丛忽然动了两下。

    摇晃的幅度不大,但也不小,很容易被人看出来。

    “谁在哪儿?!!”

    “砰!!砰!!砰!!!”

    老爷子刚吼出那话,我们身边顿时就是一连串的枪响。

    不光是司徒拔出了手枪,连带着冯振国,还有仅剩下的那几个官兵,全都搂火开始扫射。

    “停停停!!是人都让你们打成筛子了!!”老爷子紧捂着耳朵,很无奈的喊了一嗓子:“打错人咋整啊?!”

    说来也巧,司徒他们刚听老爷子的话停下枪,灌木丛里的人便齐刷刷的冒了头,直奔我们而来。

    从某种角度来说,司徒他们确实是打错人了。

    当然。

    在此时此刻。

    那些人,也不算是人了。

    “汗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