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偶遇

    听见司徒的这个问题,老爷子想了又想,摇摇头。

    “你们带回去吧,随便教育教育,放他们一条路走。”

    闻言,司徒倒显得有些诧异,问老爷子:“您想好了?就算现在放他们回去,这帮人也不一定承你情啊!”

    “我做人还是有原则的。”老爷子耸了耸肩:“这帮后生之所以跟上咱们,就是想顺着我们这条线去找那个蛊师,想阴咱们?他们还没那个胆子!”

    司徒嗯了一声,说,行啊,都依照您的吩咐办,放他们一马那就放了吧。

    说实话,在听见老爷子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我心里莫名的有种慌乱感,只觉得这事不该这么办。

    既然都在山下打那么多人的脸了,此行一善,也未必是好事。

    想要借着心狠手辣的名号混下去.......想要让那些先生因为畏惧而不敢上门寻仇.......这很不明智啊!

    放了两个先生,其他人就能服气了吗?

    人心可不是这么算的。

    除非被放的人是自己,否则的话,那帮人依旧会记恨老爷子,这都不用想!

    现在最应该做的选择不是放人,应该是........

    “想啥呢?”

    忽然间,老爷子拍了我一把,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没啥。”我皱了皱眉,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

    如果这里只有我跟老爷子在,那么有些话肯定是该说就得说,但是现在.......有司徒他们这一大帮子人在,我能咋说?

    “觉得这样做不好?”老爷子冷不丁的问我。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四儿!你带几个人把那俩先生送回去!”司徒大声吩咐道:“洪定海的尸首也别留着!直接让人送殡仪馆去!等他家人来领!”

    “他没家人。”

    听见这话,我们都不由得愣了一下,只见先前被我用石块砸晕的先生醒了,刚从地上爬起来坐着,正用手揉脑袋呢。

    “没家人?”司徒皱了皱眉,问他:“老婆孩子都没?”

    “所以我说他做人挺失败的。”那先生笑了笑,瞥了洪定海一眼,说:“要我说,直接拉去火化了吧,齐老三跟他关系不错,让姓齐的出钱买块地葬他,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司徒一听他这么说,表情顿时就疑惑了起来:“你们不是队友吗?听你这话.......怎么感觉有点微妙啊?”

    那先生也没多做解释,摆了摆手,就让司徒帮个忙送他回去。

    “我早八辈子就跟他们说了,这座山不好上,还非得上来找死.......”那先生说着,很恭敬的冲老爷子拱了拱手:“您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得谢你一个,原来咱们没矛盾,以后也不可能有。”

    话音一落,那先生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满脸的忌惮。

    “都说虎父无犬子,像是您这样的阎王爷,有个阎王孙也实属正常,看样子沈家的大旗还真得交在他手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那先生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如果说他看老爷子的眼神是尊敬,那他看我的眼神,就有种.......

    那是畏惧还是警惕?我说不清。

    等官兵们带着这几个先生走了,司徒便带着队,继续往山里进发。

    老爷子似乎是累了,不动声色的放缓了脚步,与我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你觉得他们该死吗?”老爷子问我。

    “我们双方没有直接的矛盾,也不到你死我活的份上,怎么会该死?”我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既然咱们都处在这种局势下了,不该留活口。”

    “给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老爷子看了看我,眼神说不上是无奈还是失望,语气有些复杂:“人命不是这么算的。”

    “爷,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皱了皱眉:“这帮先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给他们一个机会,照样会顺势踩上来,那还不如就地.......”

    老爷子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我后面的话。

    “你越来越像我了。”

    我一愣,没说话。

    “曾经我也跟你一样,眼里只有六个字。”老爷子说着,拿出烟来,递了一支给我:“生死,胜败,荣辱。”

    我接过烟没有点上,放进了上衣口袋里,默不作声的听着。

    “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记我的话,不能只记后半句。”老爷子笑了笑:“放他们一马,难道我们就输了吗?”

    我摇摇头,说,不一定。

    “那不就得了?”老爷子笑得更灿烂了:“佛家讲究慈悲,道家讲究重(zhong)生,人命就是人命,不是咱们能够随意搬弄的筹码。”

    话音一落,他抽着烟,把笑容收了回去。

    “不到你死我活的份上,咱们就不能把事做绝,如果按照你的想法来办事,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

    “会被人群起而攻之?”我问。

    老爷子摇头,说:“不会被人针对排挤,但我们会变得跟他们一样,就像王生海。”

    说完,老爷子问我,记不记得刚才那个先生是怎么看你的?

    我回忆了一下,说,警惕。

    “不,是害怕。”

    老爷子叹道。

    “他眼力见不错,能看出来,你对他起了杀心。”

    “我说过,修道先修心,你还是注意点比较好,千万不要误入歧途。”

    闻言,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不知为什么,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恐惧。

    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心态开始有点变化了?已经不像是最开始的自己了?还是因为.......那个人看出来我的想法了?

    在这时候,走在最前面的司徒忽然停下脚,冲老爷子喊了一声。

    “沈老爷!到了!”

    我听见这话,便抬起头,向着四周看了看。

    此时我们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树林正中间的那片小草地,四面八方,尽是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司徒带着老爷子走到前方的花丛中,指了指地上的那滩血迹:“这应该就是那个蛊师留下的。”

    老爷子嗯了一声,看了看那滩泛黑的血迹,没说什么。

    “不对啊.......我听他们说这里应该有些脚印.......怎么不见了.......”司徒嘀咕了两句,冲仅剩的那几个官兵招了招手,叫他们带警犬去找人。

    蛊师遗留下的那块布片,就是最重要的线索。

    等那些警犬闻过了布片的味道后,无一例外,拽着官兵就往北边跑,像是找到了那蛊师的踪迹一般,兴奋的直叫。

    “小司徒,上面下的命令,是活的还是死的?”老爷子冷不丁的问道。

    “死的。”司徒像是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便直接回答道:“上面的命令就八个字,不留活口,就地击毙。”

    老爷子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只听前方的林子里,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叫喊声。

    当然,也能算作求救声。

    “老沈......赶紧过来搭把手.......”

    听见这话,所有人都看着老爷子,而老爷子则是满脸迷茫的看着我们。

    “谁啊?”

    老爷子挠了挠头:“这声音咋听着有点耳熟........”

    “爷!那不是孙化禅的声音吗?!”我猛然反应过来,急忙说道。

    得到我这个提醒,老爷子算是恍然大悟了,抬脚就往林子那边跑,我们也不敢犹豫,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很快,我们就在树林里找到了孙化禅。

    那老头儿受的伤不轻,血流了一地,手臂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伤口,似是被利器割开的,有几道口子都能见骨了。

    “没想到啊.......”

    孙化禅气若游丝的看着我们,脸上露出了一种很难看的笑容,身子微微的抽搐着。

    “没想到.......老子竟然会在阴沟里翻船......这可丢大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