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黑弥勒

    那只蠕虫是怎么摆脱阵局控制的,这点我能想到,因为只有一个可能。

    阵局的力量,不足以困住它。

    三尸唤虫阵的效力不小,但也仅限于引虫,至于收拾蛊虫这类的事,它确实是办不到,只能在短时间内起到一个牵制的作用。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齐老三炼出来的蛊虫,并不能脱离降阵的束缚,而那只巨型蠕虫则是........

    “别喊!!”齐老三低吼道:“当心把官兵引来!!”

    “快!!快救我!!”洪定海已经瘫倒在了地上,满脸痛苦的捂着小腿,身子剧烈的抽搐着:“那玩意儿在啃我的骨头!!”

    就在洪定海等人手忙脚乱对付蠕虫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拍了拍我肩膀。

    “沈哥,你们咋还不回去啊?”

    听见这话,我先是吓了一哆嗦,回头看去,常龙象正蹲在我跟七宝的后面,憨笑着说:“沈爷爷都等急了,你们还不回去吗?”

    “你啥时候来的?”我跟七宝异口同声的问道,脸上尽是疑惑。

    常龙象挠了挠头,说,刚来啊,难道你们没发现吗?

    得到答案,我只觉得这胖子太可怕了,真心的。

    像是我这种体重正常的人,走在林子里多少都会带出点声音来,但是他.......他这体重少说二百斤朝上了啊!

    “你会轻功啊?”七宝试探着问道。

    “不会。”常龙象憨笑道:“咱们赶紧走吧,要是再不回去,沈爷爷就得来找咱们了。”

    “现在不能走啊!你没看见那帮人吗?”七宝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抬手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洪定海:“等咽了气,咱们再回去。”

    “为啥?”常龙象问。

    “他是坏人。”我说道:“他上山就是为了阴咱们的。”

    常龙象一愣:“坏人?”

    我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随后他就跟受了刺激似的,站了起来,直接冲着洪定海他们狂奔了过去。

    在那过程中,我都感觉像是地震了,土地都在随着常龙象的脚步发抖。

    “胖子!!你慢点!!”

    我当时也不敢犹豫,猛地一拽七宝,带着他就跟上了常龙象。

    “速战速决!!别碰到那个蛊........”

    常龙象根本不给我说完话的机会,扬起手来,一把拽住齐老三的衣领,像是没用半点力气那般,一甩手就给他砸进了灌木丛里。

    七宝动作也不慢,没等最后的那个先生逃跑,直接一记小擒拿,锁住了那人的手肘,侧着一脚就把那人踢跪了下去。

    “沈哥!我的身手不差吧?”

    “嘭!”

    一声闷响,打断了七宝邀功的话。

    我放下石块,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确定了那人已经晕死过去,这才跟七宝说:“这种人不能让他醒着,得打晕了才行。”

    这时候,我意外发现洪定海没了声音。

    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是疼得晕过去了,毕竟他在被蛊虫咬,不疼那是不可能的。

    但等我们转头看去,这才反应过来.......

    “他......他咋了?”七宝问我,声音有些哆嗦。

    “去叫我爷爷来。”我咬了咬牙:“快去!”

    听见这话,七宝没敢犹豫,掉头就往南边跑。

    而常龙象也在这时走了过来,看了看毫无声息的洪定海,问我:“他死了?”

    “都变成这模样了......他能不死吗?”我苦笑道。

    不过两分多钟,老爷子他们就在七宝的带领下,火急火燎的赶到了现场。

    在看见洪定海的瞬间,除了老爷子外,其余人都不约而同的干呕了起来。

    也不怪他们心理素质差,在发现洪定海开始有“变化”的时候,我也觉得恶心啊!

    天知道洪定海是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整个人的身子都扭曲了起来,面部肌肉收缩到了极致,面容五官挤作一团,完全看不出半点人样。

    眼球像是被人挤爆了似的,莫名其妙的瘪了下去。

    不光是从眼眶里掉了出来,还藕断丝连的连着一根肉筋,悬挂在眼眶的下面。

    数不尽的绿色脓液,此时正从他眼眶里往外涌。

    闻着倒是不臭,有点像是薄荷。

    “他咋了?”老爷子问我。

    我没敢多想,忙不迭的给老爷子复述了一遍这里发生的事。

    听完我的讲述,老爷子显得更迷茫了。

    “被虫子弄的?”老爷子紧皱着眉,看着洪定海的尸身,问我:“虫子呢?还没让人取出来?”

    “没。”我低声说道:“也没跑出来。”

    “怪了.......”

    老爷子嘀咕着,从兜里掏出来一枚五福棺材钉,在洪定海的尸首边上绕了两圈,似乎是在寻找那只蠕虫的踪迹。

    找了几分钟,老爷子依旧没有什么发现,最后像是来了脾气那般,一脚踹在了洪定海的尸首上。

    这一踹,恰巧就把那只大虫子踹出来了。

    那只大蠕虫,是硬生生从洪定海的嘴里钻出来的,老爷子这一踹,刚好就把那只蠕虫的头给踹出来,下半截身子还在洪定海的嘴里。

    当然,仔细算起来的话,应该有一截虫身都戳进食道里了。

    “来得好!”

    老爷子脸色一喜,倒也没觉得紧张,直接一弯腰,很轻松的就将棺材钉按在了虫头上,没怎么使劲就按穿了下去。

    这一钉,直接给那只虫钉死了。

    “爷,你搞定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看了看虫尸,生怕它又诈尸活过来。

    “可不么。”老爷子皱着眉说:“这种虫子叫碧子蚕,算是金蚕一科的活蛊,在外面它没那么厉害,拿普通的法器都足以镇住它,但要是让它钻进了活人肉身,那基本上就没救了。”

    “连三尸唤虫都困不住它。”我苦笑道:“这还不够厉害?”

    老爷子摇摇头,没再这话题上多说,转而问我:“你确定齐老三说这不是他炼的?”

    “确定啊!七宝都听见了!”

    “行,那我明白了。”老爷子咧了咧嘴:“山里还有别的蛊师在,放出这条虫子的人,不是我们追捕的那个犯罪分子,就应该是.......”

    “您是说孙化禅?”司徒忍不住打断了老爷子的话,满脸的诧异:“这不应该啊!孙化禅不是都跟你谈好了吗?怎么还带偷袭的?”

    “我也不确定,只是说有可能。”老爷子说着,冲常龙象招了招手:“小胖子,你没事吧?”

    常龙象傻笑着走过来,点点头,说,自己没事,好着呢。

    “跟蛊师玩肉搏还能没事?”老爷子一脸的疑惑:“有哪儿不舒服吗?”

    “我很舒服啊。”

    常龙象憨笑了两声,表情似是带着回忆,缓缓跟我们说着。

    “我爷爷说过,那些脏东西近不了我的身,因为我身上有闻人禅师的法咒庇佑。”

    “闻人老贼秃?”老爷子一皱眉:“怎么哪儿都有他呢.......是啥子法咒?”

    常龙象没解释,拉开外套的拉链,一把将上衣给掀了起来。

    只见他胸前到腹部有个巨大的黑色文身,边上一圈是我看不懂的符咒图腾,最中间坐着的那个人像,应该是佛家弥勒的坐像。

    “这是那个老贼秃亲手给你纹的?”老爷子眼睛微微眯着,不停的打量着这个文身。

    常龙象嗯了一声,把衣服放了下来,拍了拍肚子:“听我爷爷说,这个法咒,是那禅师花了一个多月才纹完的,老费工夫了!”

    “他没事给你纹这个干嘛?”老爷子有些纳闷。

    “好像是因为我小时候撞邪吧,我爷爷说........”

    司徒摆了摆手,打断了常龙象后面的话,表情有些着急。

    “先不说这个了,沈老爷,现在洪定海死了,剩下的两个先生咋处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