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后来者

    七宝估计也是气急了眼,没好气的问我,都这时候了还跟他开玩笑,割脉是能随便割的吗?

    我想了想,很客观的跟他说,这不是随便割,这是有一定目的性的。

    闻言,七宝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行,你的目的,就是想看我死,是这样吧?”

    “你不割就闪开。”我无奈的看着他:“跟你说了这是正事,又不是闹着玩,你不割我割!”

    “行了行了,谁叫你是哥呢........”

    七宝深深的叹了口气,颇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问我,刀呢?

    “在左手脉门下刀子就行,不用割太深,稍微流点血出来就行。”我说着,将随身携带的小匕首递给他。

    七宝瞥了我一眼,说,你真够不客气的,随后就抬起了刀口,咬着牙在脉门上划出了一条口子。

    在我的指导下,七宝小心翼翼的将脉门血滴进了红绳圈内,那三张被我画出的人脸,或多或少都沾了些血。

    “行了,这就够了。”我笑道。

    七宝用嘴吸了两下伤口,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沈哥,这种法术必须要用到别人的血?”

    “没啊,只要是活人的血,那都能用!”我如实说道。

    “那你为毛要我割脉啊??”七宝一瞪眼。

    我耸了耸肩,拽着七宝退了几步,躲到了荆棘丛后,低声说:“我不是怕疼么。”

    “难道我就不怕疼?!!你狗日的......”

    没等七宝把话说完,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往红绳那边看。

    最开始,七宝还以为我是在强行转移话题,等他往那边扫了一眼,这才没了声音。

    不知从何时起,那个红绳圈中就钻出了三条食指粗细的蠕虫。

    两绿一红,看着极为显眼。

    “就只有这三条吗.......不应该啊........”我嘀咕着,左右看了看,感觉有些纳闷。

    这些蛊虫身上的气味,与我刚才闻见的不太一样,腥味要重一些。

    “你这是啥招数啊?”七宝压着嗓子,好奇的问我。

    “这叫三尸唤虫,是老爷子研究出来的降阵,专用来对付那些蛊术中的蛊虫.......”

    苗疆蛊术法派众多,但整体划分下来,不过两个大派别。

    一是药蛊,又称之为毒蛊,多以草药或是一些极其特殊的“东西”炼蛊,能害人能杀人更能救人。

    别看这种蛊术跟冤孽没多大关系,跟那些传说中的蛊虫也不沾边。

    就老爷子说的,药蛊是最难解的蛊术,没有之一。

    “害人的药蛊就如毒药,每一种毒药,都只有一种解药,或是符咒化灰,或是草木灵丹,又或是活人精血等等........”老爷子跟我说这些的时候,颇有种提醒我的意思:“这世上的药蛊方子成千上万,解药的种类自然也就成千上万,简单的药蛊你可以不怕,但那些厉害的呢?”

    “越是厉害的药蛊,解决办法就越是复杂,当然,也能说越是匪夷所思。”

    “上至尸油盖气还魂,下至养鲶换血排内毒.......”

    听到这里,七宝也有些好奇,便问我:“你说的这两种解决办法是啥意思?”

    “前者说的是取死尸炼出油水,从头到脚给你敷一层,之后再用秘法召回你的魂魄........”我解释道:“后者说的就是用蛊来养鲶鱼,再将鲶鱼的血灌入你的肉身,帮你排除体内所有的蛊毒........”

    七宝听完我的解释,也不追问了,看他那表情,似乎是觉得有点恶心。

    “除开药蛊之外,另外一个蛊术大派,修的则是活蛊。”我低声说着,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四周动静:“蛊虫,蛊兽,蛊禽,蛊鱼.......一切活着的东西,都能称之为活蛊。”

    “照你这么说,那个红绳圈里的虫子,应该就算是活蛊吧?”七宝问我。

    我点点头:“这个三尸唤虫阵,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活蛊之中的蛊虫,只要对方不是太过于棘手,大多都能被其吸引过来。”

    “然后呢?咱们要咋办?”七宝问:“踩死它们?”

    “用这个。”

    说着,我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喷壶,这还是找陈秋雁要来的,里面装满了被老爷子加工过的雄黄酒。

    “一会你在后面放风,我上去.......”

    后面的话我并没有说出来,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只刚从土里钻出来的蠕虫身上。

    那只蠕虫通体发黑,头上有两点很明显的绿色印记,不像是它的眼珠,但看起来还是一样的恶心。

    我先前闻到的那股“薄荷味”,就是从它身上散出来的!

    “狗日的.......这虫子咋这么恶心........”七宝皱紧了眉头,满脸的厌恶:“都快有擀面杖粗了........”

    与其说那是一条蠕虫,还不如说是一条长得像虫的蛇。

    那虫子差不多有擀面杖粗,半米来长,爬行蠕动的姿势跟毛毛虫一样,越看越恶心。

    “你去叫老爷子过来。”我低声说:“那虫子看着不一般,咱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七宝刚点头答应,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从前方右侧的树林里传了出来。

    听着......像是有人在林子里走动........

    几乎是在瞬间,我跟七宝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老爷子他们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在我们正南方,但现在出现异动的位置,却在我们东北方。

    难道老爷子他们绕上来了?还是说......有其他人在树林里??

    就在我跟七宝提心吊胆的时候,三个穿着休闲服的中年男人,很突兀的从林子里钻了出来。

    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洪定海。

    “他娘的!我就知道那老东西不傻!”洪定海咬着牙骂道,看了看旁边的光头:“齐老三,你炼出来的虫子都没脑子啊?竟然能让这种降阵骗.......”

    “你以为老子愿意这样?”那个名叫齐老三的蛊师,也皱起了眉,显得有些不快:“要不然你想办法跟上他们?”

    “别吵了行吗?”

    最后一个先生,也在这时开了口,满脸无奈的劝着他们:“咱们现在是走还是跟?你们俩拿个主意吧,别在这儿墨迹了。”

    “当然是跟了!”洪定海说道。

    “都行,由着你们来,只是这........”

    此时,齐老三也注意到了那只肥过头的大蠕虫,声音顿时就止住了。

    “难道还有别的蛊师跟来了?”齐老三面沉如水的问道,不停的左右扫视着,语气里满是疑惑:“这只虫子不是我炼的.......是谁在那儿!!”

    也许是因为齐老三的嗅觉灵敏,也许是因为我们露出了自己都不知道的破绽。

    在他大吼出那句话的时候,洪定海等人,也齐刷刷的看了过来,明显就是发现了我们。

    “沈哥!现在咋办??”七宝压着嗓子问我,声音有些哆嗦:“如果他们是普通人的话,我现在就出去大嘴巴子抽他们,但我听沈老爷说.......蛊师的身子不能近啊!”

    “别着急,该害怕的人,应该是他们。”我拍了拍七宝的肩膀,带着他往后退了两步,语气有些紧张,但勉强还算是冷静:“我说跑,你就别回头,咱们一起撤!”

    “啊啊啊!!!”

    忽然间,洪定海的惨嚎声,毫无预兆的传进了我们耳朵里。

    我跟七宝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看,先前还被困在阵中的大蠕虫,此时已经钻进了洪定海的小腿里,只留了小半截身子在外面.......

    “救我!!!齐老三!!!快救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