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常龙象

    当时我还以为这个名叫“常龙象”的人,是老爷子的旧识,起码老爷子应该认识他。

    但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老爷子听见那名字,也是满脸的迷茫。

    “找错人了吧?”老爷子一脸疑惑的嘀咕着:“常龙象?我咋不记得有这号人呢.......”

    “您先出来看看就知道了!是陈宗堂老爷子派人送来的!”

    司徒也没再跟我们解释,急匆匆的带着我们就出了屋,直奔村口那边走去。

    隔着老远,我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来找老爷子的人。

    说出来各位可能不信。

    既然老爷子都不认识常龙象,我又是凭什么确定下来的?

    答案很简单。

    那人的打扮跟司徒他们的人不一样,明显不是山里的“本地人”,而我们这些外来的人又没见过他,更何况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特殊.......

    我就这么说吧。

    他站在村口,就跟在那儿竖了一个大水桶一样。

    身高至少有一米九,体重就更吓人了,光是用看的就能评估出来,至少二三百斤啊!

    我都怀疑这人是吃激素长大的.......咋能这么壮呢??

    他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外加那双鞋子,我估计都是专门定制的,普通的服装店肯定没卖!

    走近之后,我这才切身体会到,那大胖子带来的压迫力有多吓人。

    这胖子不是真胖,从他挽起袖子露出的手臂来说,肌肉很壮实,唯一赘肉明显的地方,就是他的胸跟腹部。

    站在我们面前,就跟一座大山耸立在这儿似的,压得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你是沈枯荣爷爷?”他猛地开了口,满脸疑惑的看着老爷子。

    “是我。”老爷子点点头,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似乎也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了。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这大胖子忽然弯下腰,冷不丁的一个九十度大鞠躬,差点没把我撞着。

    “沈爷爷好!”

    “啊......你也好你也好........”老爷子顿时就更迷茫了,一看胖子这么懂礼貌,也有些不好意思,便将他扶起来:“孩子,你找我有事吗?”

    “我爷爷死之前让我去找陈宗堂爷爷。”常龙象挠了挠头:“他又让我来找你,昨天我刚到四川,结果你没在........”

    闻言,老爷子愣了愣:“你爷爷是谁?”

    常龙象嘿嘿笑着:“常青海。”

    “这名字有点熟悉啊......但是好像很久没听过了.......我记得是.......”老爷子如梦初醒一般看着他,声音有些颤抖:“你爷爷是老龙王常青海?!”

    常龙象嗯了一声,似乎是因为在场的人都看着他,不免有些害羞,胖乎乎的脸通红,像个傻小子似的笑着。

    “他死了?!!”

    老爷子这一句话,几乎是吼着出来的,吓得众人都愣了一下。

    “嗯......死了.......”常龙象瘪了瘪嘴,眼睛一红,不停的揉着眼睛:“他还让我给你跟陈宗堂爷爷带一封信,陈爷爷已经看过了,现在应该给你看。”

    说着,常龙象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纸,直接递给了老爷子。

    我当时也有些好奇,便凑上去看了一眼。

    上面写的内容挺多的,像是一首长诗,而且全都是用毛笔写的正楷字,看起来比字帖都标准,漂亮得我都有点羡慕了。

    “业报还身亦非灾,遥想当年赴高台,此行不似归旧路,四十九载化尘埃,一朝匪来一朝官........”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老爷子貌似已经将全部内容看完了,猛地折上信纸,问常龙象:“你爷爷是怎么死的?”

    “好像是被人害死的。”

    得到这个答案,老爷子压根就不满意,正要开口追问,司徒却接过了话茬。

    “他家的事我清楚,陈宗堂老爷子跟我打过招呼.......”

    司徒说着,压低了声音:“老龙王是让仇家拿枪打死的。”

    “凶手呢?!”

    “让陈老爷子派人逮去毙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他为什么不早说?”老爷子咬了咬牙:“怪不得啊.......我就说那老东西怎么会忽然来四川.......还以为他是特意带孙女来的.......没想到还藏了这么一手!”

    “听陈老爷说,他是准备在晚上的饭局跟你说这事来着,结果你没吃饭就走了。”司徒耸了耸肩:“想着这边可能有麻烦,他就让常龙象直接过来了。”

    “这不是胡闹吗!”老爷子一跺脚:“陈大头你等着老子的!迟早有弄死你的时候!”

    话音一落,老爷子指了指常龙象:“从现在开始,你就在村子里待着,不许乱跑,听见没?”

    常龙象忙不迭的点头,说,听见了。

    “沈哥,这人谁啊?”七宝这时也凑了过来,语气有些纳闷,指了指脑袋:“他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咋看起来跟个小孩似的?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

    我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乱说话。

    “你过来,我有些事要问你.......”

    老爷子冲着常龙象一招手,领着他就走到了边上,嘀嘀咕咕的跟那人聊了起来。

    在这时,司徒拍了我一把,笑呵呵的看着我:“没听说过他?”

    “是啊。”我忍不住问道:“他跟老爷子是咋认识的?”

    “他不认识你爷爷,但他爷爷认识啊。”司徒笑道:“常龙象他爷爷,是东三省最出名的几个黑.社会头子之一,外号老龙王,也是近几年才开始洗白的.......”

    “我爷爷咋会认识这种人呢?”我顿时就更纳闷了。

    “几十年前,你爷爷跟陈宗堂老爷子去过东北,遇见了点麻烦事,差点把命丢了。”司徒叹了口气:“得亏有常龙象他爷爷出马,拼着命救下了你爷爷跟陈老爷.......”

    “这么说来,我爷爷还欠那个老龙王一条命?”

    “算是吧。”司徒苦笑道:“在那之后,老龙王觉得自己身份特殊,跟你爷爷他们打交道不合适,有种给他们抹黑的意思,所以平常都很少有来往.......”

    “司徒哥,你说那小子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七宝忍不住问道。

    “天生的。”司徒也没隐瞒我们,很直接的说道:“智力好像有点问题,脑子一根筋,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是.......”

    司徒说到这里,表情也神秘了起来,低声跟我们说。

    “这小子天生神力啊!”司徒特别八卦的跟我们聊着:“七岁之前他叫常大龙,七岁之后他家人就给改名叫常龙象了,常家人信佛,总觉得这小子像阿罗汉那样,有龙象之力.......”

    “天生神力?!”七宝眼睛都亮了:“力气有多大啊??”

    “他七岁的时候,就能双手抱起四百斤重的石墩,你说呢?”司徒咂了咂嘴,满脸的羡慕。

    我听见这话的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他在吹牛逼,但仔细一想,司徒也不是喜欢吹牛逼的那种人啊,更何况吹常龙象.......对他也没啥好处啊!

    在这时,老爷子已经带着常龙象走了回来。

    “他留在村子里,你照顾他。”老爷子对司徒说:“我们要去办正事,带他不方便。”

    “不行啊!”常龙象忽然喊了起来,跟小孩子似的红了眼睛:“陈爷爷说了,我得随时跟着你,有忙就得我来帮!”

    “你能帮我们干啥啊?”七宝冷不丁的问他。

    常龙象想了想,说,我可以帮你们搬东西,还能帮你们打人。

    “搬东西?”七宝眼睛一亮:“你的力气很大吧?露一手给我们瞧瞧?”

    常龙象也没犹豫,点点头,左右看了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很快,他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旁边的石磨上。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常龙象就抬起了手臂,横着一挥,将那只如蒲扇大小的手掌砸了上去。

    没错,是砸,不是扇。

    那个石磨少说有两三百斤重,硬是被他一巴掌砸飞出去三米远。

    落地之后,我们还看见上面留了个掌印。

    不深,很浅,但很清楚。

    “狗日的.......”七宝一愣一愣的看着石磨,又看了看常龙象:“你是吃激素长大的吧.......”

    常龙象憨笑着,挠了挠头,也没说话。

    在那时我才发现,常龙象的双手掌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老茧,像是被练出来的。

    “沈爷爷说了,以后我得拿你当大哥看。”

    常龙象笑着,冲我伸出手来,笑容如孩子一般纯粹。

    “我叫常龙象。”

    我稍微愣了一下,随后也笑着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

    “我叫沈世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