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局势

    当那群先生们解散之后,司徒便带着我们重返村落。

    他按照老爷子的指示,用桃木枝点上了篝火,并且不断向火中抛洒朱砂,之后才将那些瓜茧一一搬进去火化。

    等到最后一个瓜茧被烧成灰烬,老爷子这才说自己累了,想找个地方歇会儿。

    司徒倒也懂事,似乎是知道老爷子有话要跟我说,便给我们找了一间空着的老屋,说是让我们好好歇歇,晚点再上山搜人。

    在屋子里,只有我跟老爷子两个人。

    “爷,我觉得现在的局势于你于我都不利啊。”

    既然没有外人在场,我谈起这个话题来,自然就没有顾忌。

    “怎么说?”老爷子叼着烟问我。

    “一次性得罪这么多先生,并且还是在帮助官家的情况下得罪他们........”我满脸担忧的看着老爷子:“虽然那些先生不算自己人,可是在外人看来,你这就是为了官家抛弃自己人不顾啊!”

    老爷子嗯了一声,也没说话,静静的看着我,似乎只想听我说。

    “照着这情况下去,咱们肯定会被行里人排挤,甚至是被群起而攻之。”

    我紧咬着牙,见老爷子还是一脸的淡定,忍不住着急了起来。

    “爷!洪定海那龟儿子最后的话没安好心啊!难道你没听出来吗?!”

    “听出来了。”老爷子点头:“你说该怎么办?”

    “我只想到两条路。”我一咬牙:“要么,让这事过去,借着这机会立威,我觉得那帮牲口也不敢上门来找麻烦,要么,服软,事后再想补救措施,但要是这么做的话.......”

    老爷子抽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了,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等着我后面的话。

    “要是这么做,沈家可能就没了。”

    “怎么说?”老爷子又一次问我。

    “沈家能延续到今天,一是因为你底子硬有实力,二则是因为你的名声。”我皱着眉,跟老爷子分析着:“沈家的活阎王不好惹,得罪了就是一个死,想对付你,就得像是对付疯狗一样,要么一棒子打死,要么......后患无穷!”

    “您活了这么些年,肯定有人壮着胆来对付过你,但无一例外,肯定都让你收拾了,可以说是成为了你的垫脚石........”

    “这年头谁都在为自己想,谁都想坐收渔翁之利,谁也不敢当出头鸟,所以沈家才能安稳延续至今。”

    听到这里,老爷子也笑了起来,满脸的欣慰。

    “可以啊,你小子想得挺深啊。”

    “爷,我说句实话,你别不爱听。”我叹了口气:“如果咱们老是这么办事,迟早会被那帮先生吃掉,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一群野狗。”

    “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老爷子问我。

    我摇摇头,直说麻老三那事就够了,这次实在是不应该。

    “算是我给你的嘱咐吧,幺儿,你记住.......”老爷子说着,指了指天花板:“跟人斗,有胜算,跟天斗,也有胜算,但要是跟国家斗呢?”

    我一愣神,没说话。

    “我是经历过那场革命的先生,我很清楚,那种对牛鬼蛇神毫无畏惧的世道,究竟有多么的可怕.......”老爷子苦笑不止:“这事处理不好,双方的矛盾还会继续激化,到那时候,官家要是再发动一次这样的.........”

    后面的话,老爷子并没有说出来,转而跟我说。

    “但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我不来处理这事,迟早也会有别的老先生出头,可要是这样,官家看我的眼神,恐怕就没那么友好了。”

    “官家的友好,同行的友好,你看重前者?”我有些诧异。

    “如果沈家只有我,我会看重后者。”老爷子笑得很是坦然:“但要是加上你的话,前者对咱们的作用最大。”

    “你想借助官方的能量给我铺路?”我摇摇头:“这不合适,说出去不好听。”

    “管用就行。”老爷子拍了拍我肩膀,说道:“江湖就是江湖,不论你的靠山是什么,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底子。”

    “您说。”我点头。

    “我老了,还能活多少年,这个我想都不敢想。”老爷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疲惫与不舍:“在我走了之后,如果你羽翼未满,你会摔得很惨。”

    “你别瞎说啊!你的命还长着呢!”

    “长不长,你说了不算,老天爷说的才算。”老爷子笑道:“相信我,在你羽翼未满的时候,官方的力量,能帮上你许多忙。”

    老爷子抽着烟,似闲聊一般,跟我说着。

    现在的江湖人心叵测,靠着做善事,靠着人"qing ren"脉,这些都可以服众,但要是对付那些给脸不要脸的先生呢?

    他们不服这些,只服一个字。

    死。

    老爷子说得很明白,跟他斗到最后,不外乎一个死字。

    就因为如此,那帮先生才不敢跟老爷子玩真的。

    洪定海的挑拨,对我们来说也有好的一面,立威立腕儿,就需要这些垫脚石。

    “他们可以不服我做的事,不服我的态度,不服我给官家办事,但他们必须得服我。”

    说到这里,老爷子的眼神也无奈了起来:“要我说啊,这些年来,所有的先生都在装,包括我在内,都在往狠了装,出手不狠就没人怕你.......”

    “你这些都是装出来的?”我问了句。

    “起初是,后来就不是了。”老爷子耸了耸肩:“面具戴得太久,总有摘不下来的时候。”

    “你想让我怎么做?”我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老爷子抽着烟,默默想了一会,这才跟我说:“明着告诉你,我在外面的仇家少说有几百号,其中有不少都是狠角儿,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恐怕我头七都没过,你就得来陪我.........”

    “我.日.......”

    虽说我不爱骂脏话,但在这时候,确实是忍不住了。

    几百号仇家??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在我死之前,你最差都要到你父亲的程度,如果没到,你肯定斗不过那帮子人。”老爷子很直接的说道:“有压力就有动力,希望你别辜负我的一番苦心。”

    “这还叫苦心啊?”我委屈得都快哭了。

    “嘿,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仇家越多,你活得越长,越说明你有实力啊!”老爷子笑得非常阴险:“走到我这一步,已经没办法回头了,稍微态度软一点,那就是毁家灭门的大事,希望有一天你能跟我一样........”

    “跟你一样狠?”我问。

    老爷子摇了摇头,说,不是。

    “我希望你跟我一样,记住沈家的祖训,骨头给老子硬起来,哪怕咱们的仇家再多,那也不能怂!”老爷子冷笑道:“那帮子心存邪念的先生,该教育就得教育,如果没有我们这样的人出面,谁能管得住他们?”

    说着,老爷子掐灭烟头,眼神中满是无奈。

    “如今我们这一行已经够烂了,要是再被他们腐坏一部分,那就真的完了。”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爷,其实官家不来找你,你也一样会来插手吧?”

    “你咋知道?”老爷子愣了愣,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能活精血生发肤,能在短时间内返老还童,哪怕有那么一些后遗症,这也足以引动许多先生的心了。”我笑道:“人无法抗拒的有很多,自然衰老就是其中之一,所以.......”

    “所以姓陈的让老子诈了十万!”老爷子大笑了起来:“这东西害不死行里人,但能害死许多普通人,我不管不行啊!”

    这时候,气氛也渐渐轻松了起来,起码我认为是这样。

    “那个瘦干巴老头儿是谁?”我好奇的问道。

    先前跟老爷子谈判的“瘦骷髅”,很明显不是普通的先生,起码他的身份跟实力,与老爷子相差不远。

    如果不是这样,他肯定不敢跟老爷子谈判,其他那些先生就是例子。

    “那老东西姓孙,是贵州那片的蛊师,全名孙化禅。”老爷子说起那人来,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他跟我算是同一代的先生,实力不弱,只比我差了几分,二十年前,他跟我斗过一次,我险胜他半招......”

    “孙化禅?”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些先生为啥叫他老仙翁呢?”

    “他最厉害的蛊,就是他炼的金蚕蛊,所以他外号又叫孙化蚕。”老爷子冷笑道:“在年轻一辈的后生里,有不少人都管他叫化蚕仙翁,听起来跟他娘的西游记似的!”

    就在这时,房门毫无预兆的让人推开了,司徒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

    “沈老爷!外面有人找你!”

    “谁啊?”

    “常龙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