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众怒

    在司徒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到了山下,那里也是山沟的另外一个出口。

    不得不说,山下那帮先生闹得确实厉害。

    隔着百来米远,我都能听见那帮先生犹如泼妇的叫骂声。

    “这帮丢人败兴的玩意儿!”老爷子跟在司徒身后,嘴里万分没好气的骂着:“有本事跟人动手啊!像个娘们一样骂街不嫌丢人啊?!”

    “先生又不是圣人。”司徒倒显得挺淡定,很理解的说:“像是你们这一辈的老先生,素质肯定的过硬的,但这些后生........”

    “一代不如一代。”老爷子叹道:“要是再这么发展下去,咱这一行,算是毁了。”

    说到这,司徒已经带着我们穿过了官兵组成的人墙,而那些如泼妇一般的先生,也一一映入了我们眼里。

    “哟,管事的来了?”

    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打扮得不像先生,更像是黑社会。

    脖子上有一大片纹身不说,还挂着一条小指粗的大金项链,嘴里的牙齿,更是有大半都是金的,在阳光下晃得不行,差点没把我眼睛闪瞎了。

    再一看他手指上戴满的金戒指,我咽了口唾沫,这牲口可真够有钱的!

    “周唤金,你是存心要找事啊?”司徒苦笑着走了过去,倒也不像是在威胁他,反而看着像在劝他:“咱能不能不闹腾了?”

    “我他娘的也不想闹啊,问题是你们不懂事啊!”周唤金一跺脚,痛心疾首的说:“五脏瓜可是邪物!你们处理不了!我们只是单纯的想帮帮你们!咋就不领情呢?!”

    “那我可得谢谢你们啊。”司徒也没反驳,冲着在场的先生们拱了拱手:“各位能来帮忙,我要是不领情那就太孙子了,但这事真不是我说了算,上面的人已经说死了,所以......不好办啊!”

    “所以不好办?”

    另外一个先生也开了口,满脸笑容的说:“就当给我们一个面子呗?我们都在山下耗这么久了,要是再这样下去那可就........”

    那人说到这里,似乎是看见了站在司徒后面的老爷子,顿时就没了声音。

    “那可就啥?”

    老爷子皱着眉头,带着我们从司徒身后走出来,看了看那人,问他:“洪定海,你本事没见长,胆气倒是长了不少,真不拿官家的话当回事了?”

    “阎......阎王爷.........您咋来了?”

    那个名叫洪定海的先生,此时说起话来有些哆嗦。

    倒不像是害怕老爷子,反而脸上满是矛盾,还不停的看着身边的人。

    “五脏瓜是邪物,官家点了名要除掉这东西,连根都不能留下来。”

    老爷子看着他,语气很是淡定:“所以啊,我这不是来了么,不光要除掉五脏瓜的瓜藤,还得把那个蛊师揪出来........”

    “您这是要给官家当出头鸟?”那个满身“金气”的先生开口问了,听司徒先前对他的称呼,这人应该是叫周唤金。

    老爷子没说话,瞥了他一眼,似乎都懒得搭理他。

    但在这时候,必须得有人搭腔,要么是司徒,要么就该是我。

    “大叔,出头鸟这三个字,是不是有点不客气了?”我笑呵呵的看着那人,强忍着心里的怒气,面不改色的说:“官是官,民是民,很多事我们都能分得清,用不着您搅和,上面的人看得起我爷爷,所以才请他过来平事。”

    “平事?”周唤金一皱眉。

    “国内的法派成千上万,正法可修,也可用之于民,甚至是造福百姓......”我耸了耸肩:“像是这样的局面,不光是官家想看见,我们也一样想看见,但那些修邪法坏人性命的......恐怕是官是民都不想留它啊。”

    “你什么意思?”周唤金眉头皱得更紧了。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来这里是想干什么,用不着解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我笑道:“何必要假惺惺的说空话呢?”

    “你妈........”

    “你妈!你奶奶!你全家!”七宝直接开腔骂了起来:“会说人话不??不论沈老爷在行里的辈分,就他的岁数,也轮得到你叫他出头鸟??”

    被骂了这么一顿,周唤金都愣住了,估计他是没被人这么骂过。

    “没必要骂他,脏嘴。”我拍了拍七宝的肩膀,说道。

    “脏嘴就脏嘴吧,你也想骂他吧?”七宝笑道。

    不得不说啊,七宝不愧是我兄弟,硬是戳中了我心里想骂街的那股**。

    难道我不想骂那牲口吗?

    想,但有的话骂出来,确实不好听。

    就在这时,一个瘦弱如骷髅的老人,缓步从人堆里走了出来,扬手给了周唤金一巴掌。

    “啪!!”

    这巴掌打得很用力,直接抽掉了周唤金两颗金牙。

    “滚回去。”那老头子骂道。

    周唤金没敢多说,捂着脸就退到了人堆里,不再冒头。

    “我就说这帮后生的胆子咋这么大........原来是有你个老东西掺和啊?”老爷子看着那老头,表情很明显的凝重了起来,试探着问:“你来也是为了人瓜?”

    “不是。”那瘦老头耸了耸肩:“我是为了人。”

    “人?”老爷子点上烟抽了两口,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你是来找那个蛊师的?”

    “众法派兴盛,唯蛊道败落,既然那人会炼五脏瓜,那他所修的蛊术,应该跟我们的有所不同才对........”那瘦老头笑了笑:“我对五脏瓜没兴趣,我只是想找那个人,卖我个面子,行吗?”

    “你是他们这堆人里主事的?”老爷子问。

    “是啊。”瘦老头叹了口气:“他们想要五脏瓜,我也只能由着他们,但现在有你插手,恐怕五脏瓜.......真的留不得了。”

    “孙老仙翁!您不是说过五脏瓜给我们吗?!!”

    “是啊!瓜藤不是要给我们分吗?!”

    瘦老头咳嗽了两下,摆摆手,将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你们不愿意听我的,那我也没办法。”瘦老头苦笑道:“老沈啊,你也看见了,我只能管住我,其他人你来办,成吗?”

    老爷子没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沉默了足足两三分钟。

    最后才开了口。

    “成。”

    “那我就先走了,要是有人不长眼来山里追我,那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瘦老头笑了笑,不动声色的看了司徒一眼。

    在那过程中,司徒没说话,似乎是将一切都交给了老爷子处理。

    等他走后,我忍不住问了一句:“爷,那人谁啊?”

    “回去再说。”

    老爷子摇摇头,看了看那帮气势汹汹的先生,没再多说什么,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来五个纸人,将其一一撕成了碎片。

    这纸人通体发黑,不过巴掌大小,看起来也要比一般的纸人厚上几分。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给我面子,那老头子我也只能自己争了.......”老爷子面无表情的说着,扬手一撒,便将那些纸人碎片撒在了半空中。

    也不知道是风的原因,还是这些碎片活了过来。

    当山风再一次刮起的时候,这些碎片直冲着人堆就飞了过去,一个接着一个,粘在了最前面那几排的先生身上。

    粗略一数,被纸人碎片粘住的先生,约莫有二三十号。

    那帮先生也不傻,见老爷子搞这么一手,齐刷刷的都急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就开始拍打这些碎片。

    但奇怪的是,任凭那些先生用拍用撕,纸人碎片都依旧粘附在他们身上.......

    “阎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洪定海瞪大了眼睛,脸上尽是愤怒,但眼底却透出了难掩的恐惧。

    “玩玩而已。”老爷子耸了耸肩:“十天之内,只要你们不跟我闹腾,这些东西自然会从你们身上脱落下来。”

    “您有必要这么霸道吗?”洪定海又问。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各有各的活法。”老爷子说着,瞥了司徒一眼,表情有些复杂。

    “行。”洪定海一咬牙:“那我们先告辞了!”

    “你们走你们的,其他的.......”老爷子叹道:“降门的子弟,自己走吧,算是给我个面子,其余法派的后生我管不着,但要是想跟我斗,我也奉陪到底.......”

    “走不走?”有人问洪定海,似乎是在等他拿主意。

    洪定海想了想,脸上露出了一种极其奸诈的笑容。

    “走啊,怎么不走?沈老爷都拿五鬼提灯来送咱们了,不走还等着死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