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瓜茧

    跟老爷子握手的这个人很年轻,最多就比我大几岁,长得斯文又白净,看上去很是讨喜。

    说来也怪。

    这人跟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听他说话的时候,我们却感觉不到半点陌生感。

    似乎......是在跟一个老友打招呼那般.......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

    “您就是沈老爷吧?久闻不如一见啊!”司徒双眼冒光的看着老爷子,紧握着他的手,语气万分真切:“我打小时候开始,就老听家里人念叨您,说您是个大能人,今天我有幸能见着真人,那绝对算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到底叫啥子嘛?”老爷子满脸迷茫的看着他,有些没反应过来:“我认识的人里只有几个姓司徒.......你是哪家的后生?”

    “沈老爷您可会意错了。”司徒笑道:“我姓司,名徒,家里人也没跟您打过交道,毕竟我们双方的身份都比较敏感,所以.......”

    “那你跟我亲热个什么劲儿啊。”老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倒也没打他的脸,反而还显得挺高兴的:“你这后生倒挺会说话的。”

    “沈公子,听说你也是近段时间刚入的行。”司徒这时也转过头来,看着我笑道:“要是以后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司哥......哎还是叫你司徒哥吧!”我讪讪一笑:“您说话这么客气,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不用和我见外。”司徒笑道,摆了摆手。

    之后,司徒又跟冯振国陈秋雁等人打了个招呼,连七宝也没落下,可以说是把礼数都做齐全了,给足了我们面子。

    他这种客客气气自来熟的交流方式,按理来说会让我们感觉到江湖气,甚至是感觉油滑到了有些市侩的地步。

    可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反而觉得这人是真心诚意在跟我们套交情。

    怎么说呢.......反正在场的人包括七宝在内,都感觉这人挺不错的。

    “小司徒,你的本事也不小啊。”老爷子咂了咂嘴:“年纪轻轻的就能当负责人,看样子你还挺有实力!”

    “运气好而已。”司徒摇了摇头:“我还年轻,有些事怕会处理不到位,要是我哪儿做得不好,还请沈老爷您点出来。”

    “听说你们处理了一些先生?”老爷子问。

    “确实有几个。”司徒说道:“他们不光是拘捕,还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袭警,直接让我叫人给毙了。”

    老爷子没说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后才点了点头。

    “后生可畏啊........”

    “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司徒说着,表情也难看了几分:“如果我不这么做,让他们继续得寸进尺,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们行里人。”

    “我懂。”老爷子点头:“所以说这事你办得漂亮,后生可畏啊。”

    司徒想了想,貌似也觉得老爷子没其他意思,这才松了口气。

    之后他也没跟我们多客套,直接带着我们就往村子那边赶。

    在这过程中,我也不免有些好奇,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司徒。

    别看司徒的年纪跟我差不多,他身上的那股子气质,还有说话时的谈吐细节,都透出了一种难以掩饰的稳重。

    说实话,那种稳重,不该出现在这么年轻的人身上。

    就我遇见的这些人来看,光论稳重,有大部分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都比不上他!

    “对他好奇吧?”陈秋雁冷不丁的开了口,问我。

    “有点。”我压着嗓子,试探着问了句:“你认识他?”

    “认识,也不算认识,反正我没跟他接触过,只是听说过他。”陈秋雁想了想,缓缓跟我说了起来:“他在四九城的名气不小,官家的人十个有九个知道他,在他们司家的年轻一辈里,他是最受家中长辈重视的,也是最受上面人喜欢的。”

    “他这么有名啊?”七宝有些惊讶:“他家是干啥的?”

    陈秋雁倒不像是跟我们开玩笑,很认真的点点头,语气中满是赞赏。

    “他不光是有名那么简单,司家的背景本来就硬,再加上司徒又有真才实学,办事得体又周到,别说是外人了,就是我爷爷那种眼高于顶的老顽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闻言,我点了点头,心说怪不得这次的事会派他负责,显然是上面对他极度放心啊!

    “今天你们拦住了几个?”老爷子忽然问司徒。

    “六个。”司徒笑道:“但没跟他们动粗,稍微劝两句他们也就回去了。”

    “可以啊。”老爷子忍不住感慨了起来:“你们这防卫工作搞得不错啊!”

    “还行吧。”司徒叹了口气:“其实我们这点人并不足以拦住那些先生,主要是他们不想跟官家撕破脸面.......”

    在这时候,他已经带着我们穿过层层岗哨,走进了那个出现人瓜的村落。

    这村子规模不小,看起来要比闹五福孽的那个村寨大点。

    从我的第一感觉来说,这村子看着倒是挺正常的,压根就不像是出现怪事的那种凶地。

    “啥味儿啊?”七宝皱了皱鼻子,双眼放光的说:“沈哥!这味儿够香的啊!”

    听他这么说,我下意识的闻了闻。

    确实,村子里有股很奇特的香味,似是花香,也像是果香,闻起来既清爽又香甜,说不出来的好闻。

    似乎.......闻着闻着都有种上瘾的感觉.......

    “人瓜??”我一愣,猛然醒悟过来:“这是人瓜的味道啊!”

    话音刚落,我肚子里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一种难以忍受的饥饿感,霎时向我袭来。

    “屁的人瓜.......这应该是瓜藤的气味儿........”老爷子满脸无奈的揉了揉肚子,似乎也有跟我一样的感觉:“小司徒,你直接带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好的!”

    又往里走了十来米,司徒这才停下脚步,示意让我们跟着进去。

    “沈老爷,可能这些尸首,跟你们想象中的有点出入,千万别觉得意外啊.........”

    在司徒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大厅里。

    那些尸首没看见,倒是看见了几个绿幽幽的蚕茧状物。

    “这就是尸首。”司徒一抬手,指了指那些“蚕茧”。

    老爷子稍微愣了愣,眼睛瞪得老大:“日他个瘟神.......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距离那些“蚕茧”不过两米远,完全能够观察清楚它们的细节。

    这些东西,全都是由瓜藤结成的!

    密密麻麻的瓜藤裹了一层又一层,硬是把里面的尸首给盖住了,连一丝缝隙都没露出来。

    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去,瓜茧上似乎还反光,看着绿油油的,有种莫名的诡异。

    老爷子的表情很不好看,沉默了一阵,之后才转过脸去问司徒:“这些瓜藤一开始没这么厚实吧?”

    “没有。”司徒点头:“刚开始只是薄薄的一层,跟包粽子一样,但是现在......”

    没等他说完,老爷子就从兜里掏出来一把小刀,走到瓜茧旁边,小心翼翼的切开了一条瓜藤。

    “活性很强啊。”

    老爷子咬了咬牙,冲我吩咐道:“幺儿!给我拿包朱砂来!”

    “好!”

    我没敢犹豫,忙不迭的就把朱砂找出来,给老爷子送了过去。

    他接过朱砂后,直接将朱砂撒在了瓜藤的横截面上。

    霎时间,一股极其难闻的酸臭味,就在空气里弥漫了开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