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入山

    直到收拾完行李出发的时候,我都在纳闷,满头的雾水。

    那箱子里装的到底是啥啊?竟然能让老爷子回心转意?

    这可有点.......

    “想什么呢?”陈秋雁坐在我身边,打断了我的思路。

    “陈姐,你那箱子里装的是啥啊?”我忍不住好奇的问。

    七宝也在一旁点着头,满脸的好奇:“对啊对啊,那里面装的啥啊?”

    “到该用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陈秋雁笑着耸了耸肩:“但我希望你们一辈子也用不上。”

    听见她这么说,我跟七宝就更好奇了。

    但见她不愿多解释,我们就没再追问。

    该知道的事,我们迟早都会知道,不该知道的,问也问不出来。

    “他娘的.......”老爷子坐在副驾驶席上,紧皱着眉头,很不乐意的嘀咕着:“要是你们不跟来......我再怎么也能混个轿车坐坐.......这面包车坐着可真够受罪的.......”

    “您别见怪。”冯振国一边开着车,一边赔着笑给老爷子解释:“咱们这一去得低调,不能太招摇,这是上面打了招呼的。”

    “你们都找我出面了,还觉得不招摇?”老爷子叹了口气。

    说完,老爷子点上支烟,慢吞吞的抽着,再也没说话。

    盘蛇沟距离成都可不是一般的远。

    我们开车过了雅安后,一路往西,等到达“中转站”康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在康定找了个地方,我们随便吃了些东西填肚子,又给车加满油,这才继续向目的地行驶。

    越往西边,路越不好走,基本上可以说是翻山越岭,绕山道都能绕的我们头晕。

    连着吐了两次,老爷子算是忍不住脾气了,坐在车上直骂陈老头不是个东西,这一趟跑下来骨头都快颠散架了!

    最雪上加霜的是,到了前半夜,天上竟然下起了雨。

    本身就不好走的山路,一下子变得更加难走了,冯振国都不敢大意,只能将速度放慢,小心翼翼的开着。

    当然,下雨也并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车走的慢,路上也就没那么颠簸了。

    直到后半夜,我们都还在山上绕着。

    陈老头似乎早就料到如此,特意安排了两个司机轮流替换开车。

    一个是冯振国,另外一个则不认识,应该也是他们局子里的人。

    到达盘蛇沟这个目的地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们所坐的这辆面包车,并没有直接开进村子里,而是在距离村落较远的山沟口停了下来。

    一转眼,便能透过车窗,看见外面蜿蜒曲折的山脉。

    不得不说,这些山脉不仅曲折,还有种层层叠叠的意思,就如成千上万的巨蛇盘卧着大地上那般,颇为壮观。

    “不上去?”冯振国问司机。

    “不急。”司机左右看了看,很认真的说:“如果随便往山里闯,那是要吃枪子的。”

    “吃枪子?”老爷子一皱眉,显得有些纳闷:“啥意思?”

    司机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将左手伸出窗外,稍微挥动了两下,又连着做了几个手势,像是在打暗号。

    “牛批啊.......”七宝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讶的说:“要说咱们国家也是够厉害的,拿划拳的手势来打暗号,这也太有想象力了.......谁他妈能猜到啊!”

    “瓜娃子!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冯振国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喝道:“再多说一句话,直接腿打折!”

    闻言,七宝顿时就不吱声了,想了想,又忍不住问了句:“舅,我能抽烟吗?”

    “抽你妈个大头烟!”冯振国气得差点没掐死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如果你不是我外甥,我早他妈一耳屎把你天灵盖旋落了!”

    就在这时,左前方的小树林里钻出来了三个穿着迷彩服的人。

    我先是看了看他们颇有代表性的着装,又看了看他们背着的突击步枪,心顿时就提了起来。

    貌似这事的严重性比我想象的要大..........连这些全副武装的官兵都来守山了?

    “刚子!上面要的人我带来了!你给山上的弟兄们打个招呼!”司机冲领头的那个官兵喊了一声:“先让山上的弟兄撤回去!别封路!”

    “明白!”

    很快,面包车就再次启动,顺着山沟直往深山老林里行去。

    “你们也是够厉害的啊.......”老爷子侧着头,往车窗外看着,一脸的感慨:“封山的阵仗不小,能吓住人。”

    “能吓住人就行。”司机笑道。

    “这条路可比前面的山路好走多了。”冯振国叹了口气:“前面那一截路,颠得我都想吐!”

    “要说也是咱们运气好,这条道可不简单,它是方圆十里内进山最好走的道,能走人不说还能过车。”司机耸了耸肩:“如果这条路再窄点,恐怕我们就得徒步进山了。”

    我当时也没插嘴,安安静静的听他们聊着,目光则是停留在车窗外,好奇的扫视着那些穿着迷彩服的陌生人。

    粗略一算,每过二十米左右,林子边就站着三个全副武装的官兵,这一路走过来,少说都遇见七八十号了。

    “你们派了多少人过来?”老爷子冷不丁的问。

    “我也不知道具体的人数,但肯定不少。”司机说道:“光是我知道的弟兄,就有一百多号。”

    “有必要这么夸张吗.......”老爷子皱了皱眉:“一堆瓜藤而已.......真他娘够兴师动众的.......”

    “不是我们夸张,是你们行里的那些术士夸张。”司机说起这话来,也显得颇为无奈,语气之中还有种抱怨的意思:“一听说这里出现了那玩意儿,成群结队的就要过来扫荡了,光是被我们截住的先生就有九十来号。”

    “没人跟你们翻脸?”老爷子好奇的问。

    司机嗯了一声,说,有啊。

    “人呢?”老爷子又问,似乎是更好奇了。

    “埋山里了。”司机很无所谓的说道,表情淡定到了极点:“虽然我们不愿意跟那些先生翻脸,但该打就得打,要不然啊........”

    司机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半眯着眼睛,慢悠悠的开着车,就这么沉默了下去。

    “这帮牲口也是够有胆气的。”老爷子叹道,说不上同情,倒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眼神复杂得不行:“跟国家斗?这能有好果子吃吗?”

    “其实矛盾的发生点不在人瓜,在想法。”司机忽然说了一句,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上面想看见的是平衡,是和谐,但那些先生想看见的,一是钱,二是那些我们不愿意让他们沾手的东西。”

    说到这里时,司机一踩刹车,将车靠边停下了。

    “到了。”

    司机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走下车,帮老爷子拉开了车门,笑呵呵的说:“前面的路有些窄,开车不方便,咱走几步就能看见村口,也不远!”

    “成,那就走几步,当活动筋骨了。”

    老爷子下了车,我们也没敢继续墨迹,紧随其后。

    这刚落脚,转头一看,刚好看见迎我们走来的那帮官兵。

    领头的那个人没穿军装,穿着一身便服,看着倒也年轻,不过二十来岁。

    这人的脸上满堆着笑容,见我们都下了车,他走路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三步并作两步就迎了过来。

    “沈老爷!沈公子!你们可算是来了!”

    一听这话,我跟老爷子都有些诧异,面面相觑的看了看对方.......他认识我们?

    “他谁啊?”七宝有些纳闷,问我:“你认识?”

    “不认识。”我摇摇头。

    “我还以为你认识他呢,看他那亲热劲儿.......”七宝咧了咧嘴:“够自来熟的!”

    “不认识不要紧,现在就认识了。”

    那人笑了笑,倒也不在意七宝的话,笑容万分的真切,冲老爷子伸出了手。

    “沈老爷好啊,我叫司徒,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