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尸窟

    尸窟?

    从字面上理解这应该就是藏尸的洞窟。

    门框上的这两个字,很明显是近代刻上去的,都是简体字。

    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易大喜神的手笔,貌似是拿利器刻上去的,看起来还挺清楚,没有模糊的感觉

    难道这还真是他藏私货的地方?

    “这两个石雕应该不是我爷爷弄的。”易林嘀咕道。

    “肯定啊,这两个石雕像一看就是古物,不可能是近代的。”我笑道。

    说着,我走上前,轻轻在石门上敲了敲。

    也不知道是碰触到机关了,还是这本来就是开门需要的手续,刚敲了不到三下,只感觉石门忽然颤了起来,两扇门都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慢慢往里打开了

    毫不夸张的说,我是既惊讶又兴奋,这石门才是真的高科技啊!

    多少年前的东西了还能这么灵敏??有人敲门竟然能自己打开?!

    “哎小易,你说这门是靠什么原理运作的?”我蹲在门槛边上,手里拿着电筒,很认真的观察着石门的夹缝,心说这玩意儿看着就是最普通的石门,根本就不像是自动门,古代人究竟是怎么搞出来的?

    听见我的问题,易林没搭腔,轻轻用手拍了我一下。

    “怎么了?”

    “大哥哥现在可不是研究石门的时候啊”易林说着,声音渐渐颤抖了起来:“咱们还有别的事要办”

    “哦对,我们得去找尸首是吧?”

    我尴尬一笑,站起身就要带着易林往里走,但还没来得及抬脚,我就让门里的东西惊住了。

    怎么会这么多?!

    门里就是一个大型石室,约莫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装修风格倒是挺朴素的,跟公共厕所差不多,都带着隔间。

    每过一米的样子,就有一堵墙隔在那儿,从入门这地方往里数,光是我看见的就有四五十号隔间。

    要知道,这些隔间可不是空着的,里面全都站着人!

    “你爷爷是从哪儿找来这些尸首的?”我忍不住问道。

    如果这些尸首身上穿着的不是麻衣,而是偏现代化一点的服装,那我肯定会以为易大喜神走上邪路了,开始拿活人或者现代人的尸首炼尸了。

    易林没回答我的问题,又是害怕又是好奇的看着那些尸首,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这些都是古尸绝对是”

    “你咋知道?”我问。

    “靠着尸气就能判断出来,跟我闻到过的那些尸气不太一样,这些明显要厚重很多。”易林低声道:“而且它们的血肉也更加饱满,没有缩水发干的现象,摆明就是成了精的东西。”

    “我觉得也是”

    站在石门边,我拿着手电往里扫了两圈,确定谁都没有诈尸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

    “小易,你觉得这些尸首能打吗?”我好奇的问道。

    “能。”易林点点头:“尸气厚重成这样,本事肯定不差,肉身强度应该远超于普通的尸首,但是”

    说到这里,易林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回想什么,摇了摇头。

    “它们的气没有那个怪物的气强,可能打不过它。”

    “靠着人海战术取胜呗。”我安慰道,轻轻揉了揉易林的头发:“再说了,你只负责拖住它们,是我来负责干掉它们,咱们得分工合作。”

    “我操控不了太多尸首,我不是我爷爷啊。”易林细声说道,情绪很是低落,似乎对于尸窟里的这些尸首很失望。

    我想了想,又说,你爷爷比任何人都了解你,既然他让你来帮我们,说不定早就想到了这点

    “咱们先去看看吧。”易林揉了揉眼睛,转而一笑:“我对这些古尸还挺好奇的!”

    见他情绪恢复了一些,我笑着点点头,牵着他就进去了。

    这些古尸的装扮都是一个规格的,没有任何区别,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它们身上佩戴的奇怪饰物,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能够亲眼看见古时候的人,真的,这种经历不是恐怖那么浅显,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慨。

    这些人基本都在一米八左右高,全是男人,没有女人。

    他们的长相比起现代人而言没什么区别,如果给他们换上现代的衣服,照样没人能分辨出来。

    让我最好奇的,还是这些尸首脑门上钉着的那根金钉。

    所有的尸首,一个不落,脑门正中间都钉着这根钉子。

    遍体金黄,拿手电照着都反光,看着跟真金差不多,但具体是不是金子,这个我也说不准。

    “这是什么祭祀的手段吗?”我凑近了看,只觉得这金钉越看越熟悉,似乎是在哪儿见过。

    易林忽然说了句:“大哥哥,这钉子很像是你用的棺材钉啊,只是细了很多,也短了很多”

    “对!!这造型是有点像棺材钉!!”我恍然大悟道:“我就说怎么看着眼熟呢”

    说着,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觉得有点迷茫。

    “在尸首脑门上钉钉子这应该是想镇住尸首吧”我喃喃道:“但要是想镇住尸首的话应该还有很多比这个便捷有效的法子啊何必拿钉子弄呢”

    “是啊。”易林点点头,对于我的话还是很赞同的。

    我没吱声,拿着电筒,凑上去又研究了一会,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小易,你应该知道金子的作用吧?”我冷不丁的问了句。

    “金子的作用?”易林愣了愣,似乎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啥作用啊?”

    “在咱们这一行里,每一种金属,都有各自的作用,也有各自的特点”我笑了笑:“像是铁这种金属,就有不走阴阳二气的特点,它对于阴阳二气是彻底绝缘的。”

    易林点点头,说这个我知道,很小的时候老爷子就跟我说过了。

    “金子呢?”我低声说:“金子的作用很多,但它最大的特点就只有一个。”

    易林深思熟虑了两秒,问我,特点是值钱吗?

    “这这也算是一个。”我无奈的点点头:“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对于阴阳二气的传导性,金这种贵重金属,对于阴阳二气的传导性很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于能比过铜器。”

    “这样啊”易林傻乎乎的看着我,挠了挠头:“这跟咱们有啥关系吗?”

    “你不觉得这些尸首脑门上的金钉很奇怪?”我笑道:“听你爷爷说,你们湘西的先生想要赶尸,那就必须让尸首的体内存有魄”

    魂主心智,魄主骨肉。

    如果尸首体内没有魄的存在,那么它是无法被先生驱赶的

    “这些钉子上面都刻着符,虽然具体的内容我摸不准,但多少还能看出来一点。”我笑了笑:“这是用来招魂引魄的。”

    一边说着,我一边往右侧迈了一步,从侧面观察着金钉上的图案。

    “小易,你试试吧,看看驱赶这些尸首费不费劲。”

    我头也不回的说道,语气里满是信心。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这些金钉应该就是大喜神留给易林的机会。

    要是大喜神没有一定的把握,那就肯定不会让易林来白费功夫。

    他是跟重孽交过手的人,自然知道重孽有几斤几两,所以

    “现在就赶尸?是不是有点太急了?”易林似乎对于自己很没信心,有些心虚的问我:“赶几个?”

    我想了想,反问他。

    “好几个,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