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先生

    山上一共有几只重孽?

    这个问题,不光是我们搞不明白,就是易大喜神这种本地人,也照样的弄不明白。

    最开始我们都以为只有一只,可后来又冒出来两只。

    以后还会不会继续往外冒,这点谁也说不清。

    如果易大喜神的猜测无误,这些玩意儿都是从那个窟窿里冒出来的,那我们就很有必要去现场看看了。

    “胖子,你能找出那些重孽的踪迹不?”易大喜神问道。

    胖叔笑了笑,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玻璃瓶,里面全是黑乎乎的粉末,看着有点眼熟。

    “这是从重孽身上弄下来的?”我一愣。

    “没错,就是那只被老爷子除掉的重孽。”胖叔点点头:“重孽是个体,每一个的气息都有所差别,但大概的感觉是不会变的。”

    “小胖子是堪舆先生,虽然主业是看风水,但要是说到寻找冤孽的踪迹,他还是有一套的。”易大喜神笑道:“这一次就由他带着你们去。”

    “老爷子,有些事我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免得到时候让您失望”胖叔尴尬一笑,挠了挠头:“小沈要起阵,那就必须有人去拖住重孽,以此给他制造时间,我对付一只还行,多了就没办法了。”

    听见这话,易大喜神没觉得意外,很淡定的点点头,说,你有多少能耐,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对你抱有的信心不大。

    “拖住重孽的主力军不是你,是别人。”易大喜神道。

    “不是我?”胖叔愣了愣,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目光停留在七宝身上,很期待的问他:“小伙子,你应该也是行里人吧?”

    “半个半个,我也刚入行不久,是给老沈打下手的。”七宝尴尬道:“不是我胆小怕事,我是怕把你们的事搞砸了,让我玩命可以,让我去拖住那些冤孽我是真没这个本事啊!”

    “这么说的话,隐藏得最深的人,应该就是你了吧?”胖叔哈哈大笑道,然后拍了拍老嫖的肩膀,一脸的信心。

    我操。

    如果胖叔知道老嫖是干什么的,如果胖叔知道他外号是怎么来的,他肯定想把自己眼珠子给挖出来。

    这眼力劲也太差了啊!

    “我说的是别人,你没懂么?”易大喜神气得直哆嗦,颤颤巍巍的指着床边那小孩:“这不是人啊??”

    胖叔没吱声,看了看易林,又看了看易大喜神。

    “老爷子,你是不是伤得太重,有点迷糊啊?”

    “没有!”

    “那你还让他去?”胖叔很诧异的看着易林:“这小子有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你让他收拾普通的冤魂还行,上点档次的他能搞定吗?”

    听见这话,易大喜神也只是笑,他摸了摸易林的脑袋,说:“别忘了他的身份。”

    身份?

    他的身份不就是你孙子吗?往大了说,也就是一个湘西的五门先生,这有什么

    哎对了!!五门先生!!

    “易爷爷,你们五门先生最擅长的,应该就是赶尸吧?”我试探着问道:“小易也会?”

    在来湘西之前,老爷子就曾经跟我说过,不说别的本事,单说操纵尸首这一方面,国内无人能出其右

    既然易林是大喜神的孙子,那他肯定学过操控尸首的本事。

    拿尸首去拖重孽,这也未必不是个办法!

    “放心吧,我孙子别的本事没学,只学了五门的基础。”易大喜神笑道:“操控尸首,驱尸赶尸,这都是基本功。”

    “这个我倒是知道,但是”胖叔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易大喜神,低声说:“细伢子又不能操控重孽,你让他去也是白费功夫啊,如果让他操控普通的尸首去拖住重孽,下场就跟老四差不多,很有可能还不如老四厉害呢。”

    易大喜神似乎是累了,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不住的揉着眼睛。

    “北山后面有口井,上面让我用大石板压住了,你们自己搬开,下去之后,自然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啥东西?”胖叔问。

    易大喜神没有直说,嘿嘿笑了两声,卖了个关子。

    “胜算。”

    话音一落,易大喜神转过头看着我,表情有些惭愧:“小沈,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原本是打算给你先治病的,但是现在”

    “没关系。”我笑道:“您说过,想治我的病,那就必须找到源头,借着源头的气,才能把我体内的尸气给拔出去,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去收拾那些重孽。”

    “不说这些了。”易大喜神叹了口气,摇摇头:“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那些重孽还不敢下山害人,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山里做准备。”

    “行,那我们现在就走。”

    就在我们转身要出屋的时候,七宝忽然转了回来,冲易大喜神举起了手,像是学生给老师提问一样。

    “哎哎!易老爷!我有个问题!”七宝兴致勃勃的问道:“第一个重孽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据我所知,它应该没有去害过别人吧??”

    “确实没有害过,它是直奔着你们去的。”易大喜神皱了皱眉:“至于为什么会去找你们,这点我也没搞明白。”

    “这样啊”七宝喃喃道:“那它动静也够大的,屋子里的神像全倒了,佛家道家的都没留下”

    “那是吓唬你们呢。”易大喜神笑道,冲我们摆了摆手:“祝你们马到成功,要是你们搞不定,我就没办法了,跟着山里人一起等死吧。”

    听见这话,易林急得都快蹦起来了,忙不迭的说:“爷你放心!我们绝对能搞定那些冤孽!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我是怕你有危险。”易大喜神叹道:“细伢子,这次的冤孽跟以往的冤魂不一样,你万事小心了。”

    易林嗯了一声,冲易大喜神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行,我相信你。”易大喜神也笑了起来,回了个礼,颇有种老小孩的感觉:“去吧,小战士!”

    不得不说,易大喜神能把易林推出来办事,这已经算是在玩命了。

    且不说老头儿有多宠易林,这可是他家唯一的独苗啊,要是一不小心夭折了,五门易家也就算是绝后了

    一出门,七宝就揽住了老嫖的肩膀。

    “老嫖,你留下,算是帮弟兄一个忙。”

    “你说。”老嫖哆哆嗦嗦的看着他,似乎是害怕七宝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比如带着他一起去跟冤孽玩命啥的。

    “易老爷的伤势不轻,你留下照顾他,这样你也安全点。”

    听见七宝这么说,老嫖没有马上答应,表情有些矛盾。

    “你们去玩命,我来当后勤,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别废话啊,再废话老子带你跟冤孽玩命去!”

    “诶诶!别啊!”老嫖一缩脖子:“后勤就后勤呗,要不然我还得拖你们后腿呢。”

    打发走老嫖之后,胖叔就带着易林去收拾装备了。

    我跟七宝也没闲着,把那些捡回来的装备都打好包,几乎没怎么休息,收拾完立马就出发。

    说实话,对于易大喜神提到的那口井我确实是挺感兴趣的!

    “小易,你爷爷说的那口井,你见过没?”

    “见过,但没进去过,听我爷爷说,好像是一口枯井。”易林嘀咕道:“那里面的尸气很重,我能闻出来。”

    “老沈,你说易老爷会不会在下面藏了一个尸王?”七宝嬉皮笑脸的问我。

    “屁的尸王,你香港电影看多了吧?”我无奈道。

    不同于我的反驳,胖叔跟易林听见七宝的话,面面相觑了一阵,表情都有些微妙。

    “说不准。”

    胖叔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的说。

    “原来我听老爷子提过一嘴,他说自己存货挺多的,当时我以为他是耍流氓,现在看来应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