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报酬

    别看老爷子说话直接,他说的这些,确实是大实话。

    官是官,民是民,有些事还是分清楚比较好。

    说白了,跟官家打交道是正常的事,在官家手里接活也是正常的事。

    可要是一直帮着官家跟行里人“闹腾”,老是拿自己的脸帮官家干活儿........

    长此以往,我们能落个好吗?

    被行里人看轻都不算什么,如果被行里人看成官家走狗,被排挤被针对,那都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

    不说别的,就麻老三那件事,整个四川省除了他之外,没人能办,也没人敢办。

    原因很简单。

    在那种情况下,敢出头给官家办事,完全就是在打那些降师的脸。

    普通先生要是去办这事,那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老沈,你也别多想,以后........”

    陈老头还刚想张口说话,老爷子却打断了他。

    “老陈,这一回的事儿可不小,你们打算给多少钱啊?”

    老爷子问这话的时候,一改先前的无奈与严肃,笑眯眯的看着陈老头。

    那表情,简直就如一个奸商。

    “你想要多少?”陈老头试探着问道。

    “这个数呗。”老爷子抬手比划了一下,竖起了食指,其意思不言而喻。

    “行啊!”陈老头一拍大腿:“还是老沈你够意思!我还以为你是要........”

    “是十,不是一。”老爷子冷哼道。

    陈老头不说话了,抬手擦了下额头。

    酝酿了半天,他才小心翼翼的问:“咱能商量一下吗?”

    “没得商量,你当老子的脸就值这么点钱吗?”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扭过身看电视。

    “不是我说啊老沈,我们再商量一下嘛!”陈老头见状,有些哭笑不得。

    老爷子没理他,摆了摆手说:“幺儿,送客!”

    听见这话,陈老头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终还是一咬牙,痛心疾首的说:“好!十万就十万!”

    说真的,在那个年代,一万块对我来说就算是一笔巨款了,更何况是十万元......这他娘的就是天文数字啊!

    90年代的十万块,完全相当于现在的六十万到八十万左右,甚至还要更高!

    “爷,真十万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可不么。”老爷子咧了咧嘴,瞥了陈老头一眼,笑容无比的得意:“姓陈的,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好了十万,那就十万。”

    “十万就十万吧.......”陈老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老沈,你这是铁了心要给自己攒棺材本啊,至于这么财迷么,干啥都往钱上谈........”

    “我不缺钱,但我孙子缺钱。”老爷子耸了耸肩:“趁着我这把老骨头还有点油水,能帮我孙子挣多少,我就得帮他挣多少。”

    陈老头嗯了一声,说,我懂。

    “没办法啊,我孙子就我这个靠山,没爹又没妈,我不管他谁管他?”

    闻言,陈老头也叹了口气,表示理解。

    这时候,七宝走过来用胳膊肘捅了捅我,低声问:“你家钱都是这么来的?”

    我点点头说是啊,拿钱办事,天经地义嘛。

    “我就说你个狗日的只是卖药,怎么比我还有钱......”

    七宝咂了咂嘴,一脸期待的问我:“你爷爷还收徒弟吗?”

    “不收,我们家的本事从不外传。”我说道。

    七宝没死心,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那般,很没节操的问我:“要不我认你家老爷子当爹?”

    “你个龟儿子!”我压着嗓子,抬腿一脚踹了过去:“你认老爷子当爹,那我是你啥?你个畜生........”

    我跟七宝在这边闹着,老爷子那边也跟陈老头达成了协议。

    先钱后办事,这是规矩不能乱。

    “我一会就让人给你送钱过来,其余的事,我回去会安排的。”陈老头站了起来,雷厉风行的说:“你们好好准备一下,下午就出发!”

    “不跟陈大头喝酒了?”老爷子问。

    “不喝了!”

    老爷子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又看了看冯振国:“这次去的人不多,除了我跟世安之外,再加上你,咱们三个就够.......”

    没等老爷子把话说完,七宝跟陈秋雁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默契到了极点。

    “沈爷爷!我也要去!”

    “你个瓜娃子!信不信老子给你一耳屎(耳光)!你跟着去干什么?胡闹!”冯振国怒气冲冲的瞪着七宝,威胁道:“你要是敢在这事上添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七宝压根就不搭理他,一脸委屈的冲着老爷子哀求道:“沈爷爷,你就让我去嘛!”

    老爷子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

    “这次的事太危险,牵扯的人也太复杂,要是那些先生翻了脸,恐怕我们都不能全身而退,更何况是你们这些行外的人。”

    七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认真的说:“我可以当你们的保镖啊!谁不服干谁!”

    “就你?”我一皱眉,从上到下的打量着他:“就你这小身板,瘦的跟猴似的,你能干得过谁啊?。”

    “哎你们别看我瘦!但我灵活啊!我敏捷啊!”七宝说着,似乎是怕我们不相信,不甘示弱又补了一句:“我可以一个打十个!”

    霎时间,老爷子不吱声了,只有冯振国问了他一句。

    “吹牛逼呢?”

    七宝也不气馁,眼珠子转了转,把主意打到了我这里。

    “沈哥!你带我去嘛!”

    我没搭理他,把脸转开,只将他当空气。

    老爷子没放话,我就算想答应也不好答应,更何况这事确实不简单啊!

    “沈哥!我求你了!你就带我去呗!我也想见见世面啊!大不了我给你当马仔嘛!”

    七宝死皮赖脸的抱着我大腿,一边说一边晃:“看在我们这么多年兄弟的份上!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听他这么说,连老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冯振国更是一脸的家门不幸,把脸转了过去,不忍再看。

    我好笑的看着七宝,问他:“你真给我当马仔?”

    七宝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一脸真诚:“真的,给你端茶递水,捏肩捶腿!”

    “你能保证不乱跑,不添乱?”老爷子冷不丁的问道。

    “绝对听话!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打狗绝不捉鸡!”七宝一脸的严肃,举起三根指头就对天发誓。

    “行,那你跟着吧。”老爷子一点头,算是松了口。

    见状,陈秋雁也有些着急了,忙向老爷子求情:“沈老爷!我也可以去啊!”

    老爷子想都不想,直接摆摆手:“这事太危险,你个女娃娃家的,还是别去了。”

    “沈老爷,虽然行里的事我帮不上忙,可那些苗疆蛊术什么的,我肯定能帮到你们!”

    陈秋雁说完,没等老爷子开口,一溜小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过了半分钟左右,她才提着一个小型旅行箱跑出来。

    这箱子应该是金属制的,体积非常的小,外面还挂着两把密码锁,看起来神秘得不行。

    陈秋雁没多做解释,小心翼翼的将箱子放在桌上,当着老爷子的面把密码锁打开,将箱盖抬起一条缝,示意让老爷子往里看。

    老爷子见她这样,也有些忍不住好奇,往里瞅了瞅。

    也不知道他是看见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疑惑起来:“这是啥?”

    陈秋雁凑到老爷子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

    “狗日的这么厉害.......”

    老爷子听完,将信将疑的看着陈秋雁,语气又是诧异又是震惊:“怪不得都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种东西你们都研究出来了??”

    陈秋雁笑了笑。

    “这只是一小部分,那些更厉害的,还在四九城藏着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