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乞丐

    那个老乞丐走进村子后,第一时间就找上了村长,直言说,我看你们村子妖气冲天,应该是有人撞到了精怪!

    当时,村长正在自己家里头疼,一听这老乞丐这么说,激动得都快哭出来了。

    真是要什么来什么啊!

    没敢犹豫,村长手忙脚乱的就将老乞丐迎进屋子,如同看救星一般看着他,问:“您是先生?”

    “不是先生,只略懂一些方术。”老乞丐谦虚道。

    听见这个回答,村长更激动了,想都不带想的,直接将那些山民的事倒了出来。

    “是这样啊........”老乞丐皱了皱眉,表情倒显得有些苦恼:“几家人都完了?”

    村长眼睛一红,老脸上尽是悲色:“完了,一个不剩,全完了........”

    “带我去现场。”老乞丐说道。

    闻言,村长点点头,领着老乞丐就赶到了第一家。

    站在大门外,老乞丐先是往屋子里看了看,之后又举起那根木棍子,像是招魂挥舞招魂幡那般,连着摇晃了好几下,之后才说:“他们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他们吃了山中的邪瓜。”

    按照老乞丐的解释,这种邪瓜,是由山中精怪种下的。

    精怪与活人的体质不一样,它们吃了没事,并不代表活人吃了没事。

    “邪瓜本就算是一种特殊的妖物,自身包含着无数邪气。”老乞丐跟众人解释着:“普通人吃下瓜肉,自然就会被邪气所害,从而导致七窍中瓜藤尽出........”

    “这是不是没救了?”村长小心翼翼的问道。

    “人都没了生气,还怎么救?”老乞丐叹道:“说起来也别怪我多嘴,这些人的尸首最好尽早处理掉,他们肚子里已经长出邪瓜来了,再过几天恐怕就........”

    说到这里,老乞丐看了看在场众人,没再继续往下说。

    “恐怕就什么啊?!”村子火急火燎的问道,眼里满是害怕。

    “邪瓜本就是妖物,自由灵性,要是任由它们生长,恐怕.......”老乞丐唉声叹气的说道:“等到它们成了气候,就会破开尸首的肚子钻出来,你们村子里的这些大活人,十有**会被它摄走魂魄!”

    “哎呀老先生!!您可得救救我们啊!!”

    “咱村子就这点人!!您要是不出手搭救我们.......我们就真的没路走了!!”

    老乞丐摆摆手,笑道:“你们用不着求我,这一次的忙,我是一定会帮的。”

    说着,他指了指那些尸首。

    “趁着这些妖物还在休眠,我只需将尸首开膛破肚,把那些妖物取出来,之后拿走处理了就行。”

    一听这话,村长和村民们都松了口气,忙不迭的点头。

    很快,老乞丐就吩咐村民找来了一把铁打的大菜刀,说是要亲自操刀取妖物。

    “您用这把刀恐怕连肚子都破不开啊!”村长劝道:“锈成这样了,砍啥子都费劲,要不我给您换一把?”

    “金子打的菜刀,也不如这把铁刀好使。”老乞丐笑道。

    话音一落,老乞丐没再跟他们多解释,提着菜刀进了屋,几步便走到了尸首前。

    他动刀子不带犹豫,跟杀猪一样,扬手下去就是一刀,干脆到了极点。

    .............................

    “说起来也怪,听村长说,那把刀缺了不少口,刀刃上全是锈迹,但是那一刀下去,竟然很轻松的就把人肚子给开了。”陈老头说道:“不光是剖开了死人腹,还顺带着砍断了不少瓜藤,简直是锋利得有点........”

    “铁器不透阴阳。”老爷子点了支烟,叹道:“阻断了阴阳二气,又不入阴阳二气,砍人瓜的藤蔓能不轻松吗?”

    “陈爷爷,死者的肚子里有什么啊?”陈秋雁忽然问了一句。

    “瓜藤。”陈老头说着,打了个冷颤,显得有些害怕:“死者的内脏已经全部消失了,体内的血液也早就不翼而飞,肚子里,胸腔里,全是密密麻麻的细瓜藤。”

    据陈老头说,在死者胸腔部位的那片瓜藤之中,凹下去了一个坑。

    这个坑中藏着的,就是人瓜!

    那老乞丐似乎没有费半点力气,伸出手去,很轻松的就将瓜藤拽断,将那个人瓜取了出来。

    随后,他又照葫芦画瓢,剖开了所有死者的肚子,一个不落的把人瓜全给收走了。

    “我现在就带着人瓜下山,得找个僻静的地方处理它们。”

    老乞丐笑呵呵的说着,将最后一个人瓜丢进了袋子里,又看了看那些尸首,低声说:“至于这些尸体.......你们火化了也行,土葬埋了也可以,这个没什么忌讳。”

    见大难已去,站在周围的村民们也松了口气,无一不对老乞丐感恩戴德,连声道谢。

    等他拖着袋子走远了,村长这才招呼着村民,准备把死了的这些人落土下葬。

    也是在这时候,众人才猛然发现,那些死了的村民,身上的皮肉已经变黑了,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下去。

    不一会,他们就变成了皮包骨头的模样,看得人心里直发毛!

    “这种变化只是个开始。”陈老头咬了咬牙,抽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了:“等身上的皮肉萎缩完了,那些尸首的七窍里又开始往外冒瓜藤了,而且还长得飞快,跟有意识的活物一样,全都在往死者的身上缠绕!”

    “正常。”老爷子点点头:“那人只是取走了瓜,没弄死瓜藤,它们必然能自行生长啊。”

    “反正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等我们的人赶过去,那些尸首已经让瓜藤给裹了个严实,就跟粽子似的。”陈老头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我们也不敢乱来,都等着你过去看看呢,现场保护得还算不错。”

    “那个老乞丐呢?”老爷子问道,掐灭了烟头。

    “早八辈子就跑没影了。”陈老头叹了口气:“我估计吧,他肯定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种人瓜可不是小事啊,被上面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他也应该清楚。”

    “这也不对啊,蛊师都跑了,那帮先生还激动啥?”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人瓜都没了,他们至于赶到四川来凑热闹吗?”

    “瓜藤也能炼人瓜,只是很困难罢了。”老爷子解释道。

    “沈老爷,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我也不懂,既然你是行里的高人,那还请你帮我们这一次忙.......”冯振国一本正经的说道,随手拿出一叠打印好的资料,抬手递给老爷子:“这是那些死者的照片,还有那片山的地形图,要不您先看看?”

    老爷子嗯了一声,接过资料,默不作声的翻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足足看了十来分钟。

    “这些瓜藤确实还活着,对于炼人瓜来说,能起不小的作用。”老爷子总算是开了金口,跟我们说道:“要我说这个蛊师也是大手笔,一口气炼了这么多人瓜,真不怕补过头啊......”

    “管他会不会补过头呢!”陈老头有些着急了:“老沈!这次的忙你一定得帮!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帮你们镇住那些先生?”老爷子问。

    “这是其一,其二........”

    没等陈老头把话说完,老爷子又问:“还得帮你们逮住那个蛊师?”

    “这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陈老头小心翼翼的问道,见老爷子的表情不好看,便摆了摆手说:“当然了,找不到也没事,主要是其一啊!”

    “姓陈的,我有个疑问啊.......”老爷子皱了皱眉,眯着眼睛看着他,语气有些复杂:“如果我老是帮官府做事,行里人得怎么看我啊?”

    陈老头一愣,没说话。

    “要是有人骂我是官家的走狗,那我可受不了。”老爷子笑着,耸了耸肩:“就这一回,下不为例。”

    陈老头沉默了一阵,点点头,说,行。

    “有给钱的活儿,那我肯定会接,但要是让我拿脸去办事........”

    老爷子摇了摇头,语气很是无奈。

    “不合适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