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山中食

    听见这名字,我不免有些诧异:“闻人菩萨......这名字挺独特啊.......”

    “岂止是独特,简直是他娘的狂妄!”老爷子冷哼了一声,看他表情,似乎对这个修佛的先生很不感冒。

    陈老头苦笑着摆了摆手,说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你个老东西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去?

    “你说去就去,那我不成你们的保姆了?专门干给你们擦屁股的活。”老爷子靠在太师椅上,悠哉悠哉的看着陈老头:“你先给我说说大概的情况,这玩意儿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陈老头嗯了一声,抽了会烟,似是在组织语言。

    “人瓜的出现地也在四川境内,距离成都有点远,在西部的大山里。”陈老头说着,表情也变得越来越认真了,像是在给人打报告:“那地方叫做盘蛇沟,人口基数不大,方圆百里之内,最多就只住着几十号人.......”

    “原始山区啊?”老爷子一皱眉。

    “可不么。”陈老头苦笑不止:“按理来说,在那种地方出了再大的事,也不可能这么快传到省城来,但也算是咱们运气好啊。”

    “怎么说?”

    “我们局里有两个后生,他们老家就在盘蛇沟,出事的那几天,这俩后生恰好回家探亲。”

    冯振国冷不丁的开了口:“发现这情况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回省城来打报告了。”

    “这么巧?”老爷子似乎是觉得有蹊跷,很诧异的看着冯振国。

    “我也觉得巧。”冯振国叹了口气:“但事实就是这样。”

    这时,陈老头咳嗽了两声,把烟头掐灭,继续跟我们讲了起来。

    最初发现人瓜的,是四个上山割猪草的山民。

    “割猪草的地方是固定的,也就是那么一片。”陈老头说着,还跟我们比划了起来:“但那天的情况,跟以往有点不太一样,他们上了山还没来得及打猪草,就闻见林子里传出来了一股异香。”

    “啥异香啊?”七宝好奇的问道。

    “果香吧。”陈老头不确定的说道:“听他们说,闻起来特别甜,而且也特别的清爽,好像还挺开胃的。”

    开胃?

    听见这两个字,不光七宝迷茫了,我跟陈秋雁也听迷糊了。

    “这是啥子说法?”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咋开胃啊?”

    “我也不知道啊。”陈老头无奈的看着我:“那些山民的原话是,一闻那味儿就感觉肚子饿了。”

    “成熟之后的人瓜,本就带有异香。”老爷子解释道:“不管是人还是别的活物,完全都抵抗不了那种香味,饥饿感会在霎时间被勾出来.........”

    “听起来不错啊。”七宝咽了口唾沫,满脸兴奋的说:“这种瓜好吃吗?”

    “虽然我没吃过,但从古时的记载来看,应该挺好吃的。”老爷子如实说道:“五脏瓜的瓜肉发冷,跟冰镇的西瓜差不多,吃起来会上瘾,所以很多食用五脏瓜的人,都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活人种瓜。”

    “爷,他们吃五脏瓜的时候,是不是都不能吃籽?”我好奇的问了句:“吃下去瓜籽也得死吧?”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对。

    陈老头重新点了支烟,一边抽着,一边继续说了起来。

    “他娘的,也怪这帮山民嘴馋,闻见那股香味,二话不说就找过去了........”

    顺着异香找过去,这些山民就有了意外发现。

    在林中的荆棘丛里,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层厚厚的瓜藤。

    瓜藤顶上,就长着四个类似于西瓜的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山民们都以为这些是西瓜,但凑近一看才发现,这些“西瓜”小巧玲珑不说,上面还不带花纹,通体呈碧绿色,看着都有些反光!

    闻着那股异香,这些村民们心里也痒痒,恨不得马上就砸开吃了.......

    “说起这事倒也挺悲剧的。”陈老头狠狠的抽了口烟,表情都变得无奈了起来:“那些山民都穷怕了,日子过得也清苦,遇见这么奇特的瓜,他们根本想不到别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吃,但最后竟然都忍住了,全都决定带回家跟家人分享。”

    “全吃了?”老爷子一愣。

    “嗯,一点不剩。”陈老头苦笑不止:“我都不知道这些瓜被他们切成了多薄的片,整整二十口人啊,全都吃了,没有一个人舍得吐籽!”

    据陈老头说,这些吃过五脏瓜的人,第一天都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但到了第二天,所有人都出现了浑身无力的症状,

    “他们刚开始还以为是中毒了,全都找村里的土大夫看过,还开了一些草药吃了,也没啥子大用。”陈老头说着,语气渐渐凝重了起来:“到第三天,这帮人就起不来床了,而且不想吃饭也不想喝水,连动都不想动,就想躺在床上睡觉。”

    用那些村民的话来说,这帮人都像是丢了魂那样,整个人都没了生气,眼神看着就跟死人差不多,能半睁着眼发一宿的呆。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直到那些山民食用人瓜后的第七天,村子里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异香。

    那种奇特的香味,如山民们带回家的人瓜一样,香得让人难以抵抗。

    等好事的村民顺着香味找过去,找上那几家人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都被吓了个半死。

    “所有吃过人瓜的山民,一个不落,全都死光了。”

    陈老头说到这里,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显得有些紧张。

    “这些山民的死状很奇特,都像是变成了瓜架子,浑身上下都缠绕着筷子粗细的瓜藤,”

    “那些人的七窍,全部塞满了筷子粗的瓜藤,看着就像是刚从土里冒出来一样,肚子全都鼓了起来,像是有腹积水似的......”

    陈老头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的惊恐根本掩饰不住。

    那些山民的邻居看见这个惨状,全都吓退了出来,连滚带爬的就跑去找村长。

    虽然村长已经八十出头了,这辈子见过的怪事也不算少,但他活了这一辈子,也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况。

    活人变成了瓜架子,七窍之中尽是瓜藤........这与噩梦中那些恐怖的场景又有什么两样?

    说来也巧,就在村民们惶惶不安的时候,村寨之中,忽然来了一个外人。

    那人是从村口慢慢走进来的,年纪约莫在七十岁上下,长了一撮山羊胡,脸上脏兮兮的,衣服也显得有些破烂,看着跟乞丐差不多,

    他像是走不动路了,手里杵着一根凹凸不平的破木棍,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会摔倒那般。

    那根黑漆漆的破木棍子,跟他身高差不多,在棍子的顶部,还拴着一根黑色麻绳,麻绳下面系着一口黑色的袋子........

    “听村里人说,那口袋子看起来像是皮质的,在太阳底下看着都有点反光。”陈老头说这话的时候,看了老爷子一眼,问道:“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你知道?”老爷子显得有些诧异。

    “我当然不知道啊!这不是想问你么!”陈老头苦笑不止:“那人肯定不是善茬,很可能就是种人瓜的蛊师。”

    “我认识的蛊师不少,听说过的也不少,但还真不知道有谁是这打扮.........”老爷子紧皱着眉头,似乎也是在回忆:“那人自我介绍了吗?”

    “自我介绍?你真以为他是好人啊?”

    陈老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那老东西,明摆着就是为人瓜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