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动人心

    听完老爷子的讲述,陈老头他们倒显得挺淡定,似乎早就听过了一般。

    我也是算是冷静,稍微愣了一会,就回过了神来。

    只有七宝跟陈秋雁,如同听天书一样听着,满脸都是迷茫。

    “沈老爷,你们是在说故事吗?”七宝小心翼翼的问道,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亲老舅:“真有人瓜这种东西?”

    还没等冯振国骂他,我先拽了他一把,低声说:“别插嘴,安静的听着,一会儿再跟你解释。”

    “敢吃五脏瓜的,都不是普通人。”老爷子唉声叹气的说道:“虽然古代的皇帝不敢吃,怕招报应,但王公贵族可........”

    “现在不是古代了。”陈老头冷不丁的说道,打断了老爷子后面的话,一字一句的说:“上头下了死命令,所有跟人瓜搭上边的先生,都得被处理掉,这种东西毒人不浅,留在世上绝对是个祸患。”

    老爷子嗯了一声,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老头,笑得有些欣慰:“可以啊,都出乎我意料了,你们现在的觉悟挺高啊!”

    “这一次的事,你这丫头可不能参与。”陈老头看着陈秋雁,一本正经的嘱咐道:“这不是能拿来搞科研的东西,明白吗?”

    “为什么啊?”陈秋雁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人瓜有这种效果,说不定我们加以研究就能......”

    “不管是搞科研,还是搞玄学,有些事,不能越过底线。”陈老头叹了口气:“你现在不明白,以后也会懂,反正你别参与,记住了吗?”

    “爷,这种瓜是啥模样啊?”我问。

    “我原来见过一次,跟书里记载的差不多.........”老爷子一皱眉,似是在回忆,缓缓跟我们说道:“这种瓜长得跟小西瓜很像,但没有那些花纹,通体是碧绿色的,长熟之后,皮会变黄.........”

    “听起来有点耳熟,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种瓜的记载........”我愣了愣。

    “废话,你看的那本书还是我给你收来的。”老爷子嘿嘿笑道,问我:“张傅乡这人,你还记得吗?”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想起来了!”

    “张傅乡?这人也是个先生吗?”陈秋雁好奇的问我。

    “说起张傅乡你可能不知道,但你应该知道孙思邈吧?”我看着陈秋雁,反问道。

    “当然知道了!唐朝著名的医学家孙思邈嘛!”陈秋雁笑了笑:“后人子弟还管他叫药王药神呢!”

    “张傅乡,就是孙思邈徒弟的后人。”我解释道:“他生于宋朝景德年间,也是当地的一个名医,外号小药王,《灵方集解》这本书就是他写的。”

    “这本书是中医药类的?”陈秋雁问我。

    “对,里面记载的正统药方不多,偏方占据了绝大部分。”我笑道:“人瓜在这本书里也叫五脏瓜,说是,五脏瓜形圆,色极青翠,经岁则变黄,其肉尤冷,有异香,食之,壮精血,活发肤.......”

    “你记得这么清楚?”陈秋雁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这本书你是什么时候看的?”

    “去年吧........”我想了想,如实说道:“记的不多,只记住了书里的八成内容,有的地方也记得比较模糊。”

    “你还是人吗?”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你才不是人呢!”我没好气的说道:“咱不带骂人的啊!”

    “老沈,你这孙子真是不一般啊。”陈老头啧啧有声的说着,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满是羡慕的跟老爷子说:“就这记忆力,干哪行都不会吃亏啊!”

    “那肯定啊。”老爷子得意的笑着,颇有种自豪的感觉:“我们沈家的子弟,哪个不是响当当的.......”

    没等老爷子把话说完,陈老头就摆摆手:“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跟你孙子比起来,你就是个渣。”

    “狗日的!这事我不管了!”老爷子急了眼,脾气顿时就上来了,跟老小孩似的:“姓陈的你赶紧走人!别在这儿惹我闹心!”

    “嗨,玩笑都开不起啊?”陈老头递了支烟给他,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这次的事比你们想象的都麻烦,要是真的闹大了,不光是四川要乱,紧邻四川的这几个省,全都得乱套!”

    “这么夸张啊?”我一愣:“人瓜有这么大的威力?”

    “有。”老爷子点点头,一副早就如我所料的样子,很淡定的解释着:“这年头的先生大多心术不正,要么被虚名乱了心神,要么被钱财坏了道心,人瓜这玩意儿对他们的吸引力可不小啊。”

    “你的意思是.......之所以这么多地方会乱,就是因为那些先生?”我一皱眉:“跟麻老三的事一样?”

    “对。”老爷子叹了口气:“事发地在哪儿,人瓜的线索就在哪儿,这帮心术不正的先生,自然会跟到哪儿........”

    话音一落,老爷子看了看陈老头,显得很是不耐烦。

    “你们之所以会找上我,无非是因为人瓜的出现地在四川,对吧?”

    “可不么!”陈老头说到这里,似乎是委屈得都快哭了:“我也是没办法啊!天知道今年的四川是咋了!麻老三的事刚过,现在又他娘的来个人瓜!”

    “人瓜的消息你们没封锁住?”老爷子问道,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在我们封锁之前,这消息就传出去了。”陈老头苦笑着,满脸的挫败:“传出去不过一天的时间,往四川这边赶的先生就不下百位,我们只截住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

    “没截住?”老爷子一皱眉。

    “不是没截住,是不好截。”陈老头唉声叹气的说:“柿子得挑软的捏,剩下的这些先生,哪个不是在行里扬名立万的主儿?从八十年代开始,我们官家跟这些先生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再这么火上浇油的弄一次........”

    “又得拿老子的脸说话了?”老爷子无奈的说着,抖了抖烟灰:“倚老卖老不是好事,得寸进尺逼人太甚,这更是容易引众怒啊........”

    “没事,这次不光是你出面,我们还请动了不少老一辈的先生镇场子。”陈老头说起这事来似乎还挺自豪的,笑呵呵的跟老爷子说:“要不是有他们出面,这次往四川赶的先生,恐怕还要多好几倍啊........”

    “老一辈的先生?”

    听见陈老头这话,我也不免有些好奇,便问他:“这些老一辈的先生在行里很有名望吗?都有谁啊?”

    “那必须啊。”陈老头笑道:“广东的傅海公,广西的乔子章,湖南的易大喜神,贵州的吴辛祥.........”

    “其他地方没人出面?”老爷子问。

    “有,还有好几个呢,光是闻人禅师就镇下了河南、陕西、甘肃这几个地方........”

    “这老东西还怪有面子的。”老爷子皱了皱眉,似乎是有些不开心。

    “谁叫他会做人呢?”陈老头安慰道:“你要是跟他一样,对谁都和和气气的,你肯定比他有面子!”

    “闻人禅师?”七宝憋了半天,这时也忍不住开了口,满脸好奇的问:“他是和尚还是道士啊?这是他的法号吧?”

    “算是法号吧,但他的俗家姓氏就是复姓,闻人。”

    陈老头解释着,重新点上支烟,满脸敬佩的说道:“这老和尚可不简单啊,没有入庙拜师,自己修佛悟禅,照样闯出了天大的名号,在国内修佛的弟子成千上万,最厉害的和尚就那么几个,他算是其中之一。”

    “复姓闻人?这姓氏可够少见的........”我挠了挠头,有些八卦的问:“他真名叫什么?”

    陈老头抖了抖烟灰,说。

    “闻人菩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