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反噬

    怀揣一万块巨款,我们仨在春熙路逛了快一整天。

    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我买的那台彩色电视机。

    虽然我对金钱这块没什么概念,平常也挺舍得花钱的,但在看见这台电视机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了一会。

    这玩意儿是真的不便宜啊,三千三百多.......

    各位可得知道,在90年代那会,省城里的月平均工资才一两百块钱。

    普通人想要买这台电视机,不吃不喝都得攒上一年多才买得起。

    想起家里那台又小又破的黑白电视机,再看看眼前这台“菲利普”牌进口彩色电视机,我犹豫了足足十来分钟,最后才咬着牙给买了。

    老爷子说的对,有钱就得改善生活嘛。

    钱不用是啥?

    不用就是纸!

    留在家里也不能钱生钱,那还不如用个痛快呢........

    买完电视机,我还打算给七宝陈秋雁他们买点东西,就当是发横财之后给的福利了。

    结果陈秋雁死活不愿意要,说是自己啥也不缺,请她吃顿火锅就行。

    七宝也不甘示弱,似乎是觉得当着美女的面要注意形象,干脆啥都不要,让我请他吃顿好的得了。

    说起来也怪我们性子急。

    那家卖电视机的商铺,其实是负责送货上门的,但无奈的是,我们只能排到第二天上门,当天送货的名额已经满了。

    陈秋雁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我跟七宝却耐不住性子啊,花出去的钱今天享受不了还得等第二天?

    这不是我们的性格!

    稍微商量了一下,我们也没犹豫,俩人齐上手,硬是搬着电视机去吃火锅了。

    等我们吃完晚饭,搬着电视机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毫不夸张的说,老爷子看见这台彩色电视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待电视机安装好,他看了一会电视,高兴的直点头,笑得跟个孩子一样,说这钱花的值!

    “爷,你们先看着,我上楼去歇会儿。”

    我坐在沙发上,脑袋不住的左右晃着。

    感觉太阳穴里像是有两只虫子在蹦跶,只差没从我皮肉里跳出来了,疼得不行。

    听见这话,老爷子没说什么,似乎是一点都不担心我,摆摆手就让我上楼睡觉去了。

    “那我也回去了。”七宝站起身来,看了我两眼,满脸担忧的说:“你脸色差过劲儿了,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来看你。”

    “好。”我点头。

    七宝没让我送他,自顾自的就走了。

    陈秋雁似乎不放心我,非要扶着我回了房间,等我躺下休息,她这才离开。

    说实话,我这人也有点大男子主义,要不是腿脚使不上劲儿,我是打死都不愿意让陈秋雁扶着我上楼。

    也不知道老爷子是咋想的,我都快变成瘫痪儿了,这老头儿还是兴致勃勃的看着电视,压根就不担心我。

    难道我还没那电视好看?

    “嘶..........”

    半梦半醒之间,我意外听见了一阵嘶嘶的声音。

    那种声音我听见过很多次了。

    按照行里的说法,这应该叫做“邪龇”。(注释:龇,zi第一声)

    与象征着施法成功的靐鸣不同,邪龇大多象征着负面的东西。

    要么是代表冤孽恶鬼现身了,要么是代表降术阵局起作用了。

    有的人见了鬼,或是被鬼压床了,耳朵里大多都会耳鸣,还像是听见电流声。

    其实那种所谓的电流声滋滋声,就是小规模的邪龇。

    在听见这阵邪龇声的瞬间,我大脑猛地清醒了过来。

    借着窗外月光,我睁开眼一看,能很清楚的看见屋子里有许多人影。

    与见鬼不同。

    看见这些人影的时候,我心里莫名的有种安全感,就像是......看见了亲人那般.......

    粗略一数,不多不少,这些人影共有十七个。

    这不就是老爷子在我肉身里埋下的那些落恶子吗?

    老爷子说过的话,我一直都没敢忘记。

    落恶子都是由沈家一代代先人的魂魄炼成,从某个角度来说,它们就相当于我们沈家先人的魂魄。

    它们之所以会在这时候出现,无非是因为我体内的降气开始反噬肉身。

    见自家子弟受苦受难,这些老祖宗们肯定看不过去啊........

    “您们有意识吗?”

    我半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说完这句话,我意外的发现,这些人影的五官虽然模糊不清,但我却能很直观的感觉到,它们都在望着我。

    我看不见它们的眼神,可那种感觉,却跟老爷子满脸担忧看着我的时候是一样的。

    “不用担心,没啥子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些落恶子不傻,根本不像是老爷子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法器。

    听见我的话,它们像是松了口气那般,身影渐渐变淡,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消失。

    等到最后一个落恶子消失,我也没力气再睁开眼了,跟晕过去差不多,一闭眼就没了意识。

    老爷子来叫我起床,已是第二天中午时分。

    “爷.......这反噬是不是有点过劲了?”我躺在床上,犹如死尸一般动弹不得,只感觉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唯一还算是正常的部位,就只有脑袋。

    “凑合吧。”老爷子啧啧有声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么?越是强行拖反噬的时间,等到反噬来的时候就会越激烈,”

    说着,老爷子拍了拍我脑袋:“知道这叫啥吗?”

    “啥?”

    “这就叫利息!”老爷子哈哈大笑道:“你安生歇着吧,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去帮你熬点药汤,喝点药应该能恢复得快点。”

    “我有点饿啊........”我满脸期待的看着老爷子,问他:“能帮我弄点吃的吗?”

    “想吃啥子?”老爷子问。

    “火锅。”我如实说道。

    老爷子沉默了两秒,又问我:“你是存心找死对吧?”

    还没等我说话,老爷子一边骂着,一边就走了出去。

    “都伤成这样了,还想吃辛辣的东西,真他娘的不上道.......”

    虽然老爷子是这么骂,但在一个小时后,我还是如愿吃上了火锅,只不过是清汤底的那种。

    这一锅菜都是事先煮好的,端来就能吃了,听老爷子说,这还是从街口那家火锅店里打包来的。

    “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造哪一门的孽了.........”老爷子坐在床边,一筷子菜一筷子饭的喂我,满脸的不耐烦:“都这岁数还不让老子省心.......”

    我嘿嘿笑着,也不说话,特安逸的享受着老爷子喂饭。

    原本陈秋雁是打算喂我吃饭的,但让老爷子给劝下了,说是男女有别,这种事还是让老爷子来比较好。

    “你爷爷对你真好。”陈秋雁坐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幕,眼里隐约透出了一种羡慕。

    “大头对你不好?”老爷子问她。

    “好啊,只不过我爷爷平常太忙了,照顾我的时间有点少........”陈秋雁说着,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没再多说什么。

    也许是因为话题有点沉重了,气氛在霎时就凝重了起来,谁也没说话,安静得诡异。

    就在这时,七宝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咋来了?”老爷子一愣。

    “大门没关,我直接进来的。”七宝笑道:“沈哥咋样了?是不是还难受呢?我看........”

    说到这里,七宝就没声音了。

    犹如见鬼了一般,看见我的时候,满脸的惊慌失措。

    “沈哥你咋个了?!你不会是要死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