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鼻血

    “七宝?”我一愣:“你咋来了?”

    “咱们不是说好今天出去玩的么!你........”

    忽然间,七宝停住了声音,目不转睛的看着陈秋雁,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这位是?”

    “这是陈姐,是老爷子朋友的孙女。”我介绍道。

    七宝拖着长音哦了一声,看我的表情都不正常了,挤眉溜眼个不停。

    “嫂子呀?”

    “你个瓜娃子不要瞎说啊!”我赶忙解释道,生怕陈秋雁尴尬:“这是陈姐!叫姐就行!”

    说实话,七宝这人啥都好,就是那张嘴特别的油。

    而且是该油的时候一定油,不该油的时候也得油。

    整个人就是一根炸的半熟的小油条,从头到脚都能透出一股子油光来!

    听见我这么解释,七宝也不显尴尬,嬉皮笑脸的说:“陈姐,我就是跟老沈开个玩笑,您可别介意啊!”

    陈秋雁倒显得挺淡定的,也没有像是普通小姑娘那样脸红,笑着耸了耸肩:“没事,我没那么小气。”

    七宝看着陈秋雁,眼珠子转了几圈,冲她一伸手。

    “美女姐姐,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姚军宝,在家里排行老七,你叫我七宝就行!”

    陈秋雁握手回礼,大大方方的说:“你好,我叫陈秋雁。”

    “陈姐你是来四川玩的嘛?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的。”

    听见这问题,我立马看了陈秋雁一眼,给她使了个眼神。

    要是放在原来,我肯定有啥事都能跟七宝说,但是现在不一样啊。

    我刚入行还没几天,自己都没搞清楚是个什么状况,咋跟七宝说?

    就算是要说,也得跟老爷子打个招呼才行。

    陈秋雁不傻,见我使了个眼神,瞬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只见她很自然的笑着,跟七宝说:“我是来四川玩的,因为家里人跟沈老爷认识,所以就让我借住在这里。”

    听见陈秋雁的回答,再一看七宝似乎也信了,我不禁松了口气。

    之后,我们又在大厅里聊了一会天,七宝趁着陈秋雁不注意,压低了声音悄悄问我,这个到底是不是我婆娘?

    我想都不敢想,连忙否认,说她就是老爷子朋友的孙女,跟我最多算是朋友,还不是特别熟悉,让他收敛着点。

    七宝听我这么说,顿时就兴奋了起来,连说跟我没关系就行,就怕跟我有关系!

    说完,七宝就迫不及待的邀请陈秋雁跟我们一块出去玩,还说要去春熙路那边逛逛。

    陈秋雁倒是没急于答应,先是问我店里的生意怎么办?我们全走了,老爷子也不在家,药铺给谁看着?

    “先关门呗。”我看了看壁钟,说道:“今天有人来拿货,我爷一会就得回来,咱用不着担心,出去之后跟他打个招呼就行。”

    得到答案之后,陈秋雁没再拒绝,点点头就回屋换衣服了。

    我看着陈秋雁的背影,突然想起了老爷子嘱咐过我的话。

    如果要带她出门,那么身上就得多带点钱。

    小姑娘家大多嘴馋,想吃啥想喝啥,必须得伺候好了,免得在陈宗堂那儿落话柄。

    想到这里,我便走到了柜台后面,拉开抽屉,将那个装着现钞的牛皮纸信封拿了出来。

    这里面的钱,就是我们去办五福孽的劳务费,总共是一万元整。

    “多带点钱.......那具体是带多少啊.........”

    我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牛皮信封,犹豫了几秒后,直接把信封揣进了兜里。

    反正就这么一袋子钱,全带上肯定错不了。

    毕竟七宝这牲口宰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再加上有个陈秋雁........有备无患嘛!

    更何况我也想拿点钱出来改善一下生活,别看我家店铺挺大,里面的家电家具大多属于解放初期的水平。

    现在有钱了,我也想让老爷子过滋润点啊!

    “行了,咱出门吧。”

    陈秋雁这时换好衣服走了出来,看得我跟七宝眼睛都直了。

    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呢子外套,下身搭配一条修身长裤,脚下踩着一双小皮鞋。

    说话间,头发随意的披在两边,显得无比自然。

    “怎么了?”陈秋雁走到我们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不认识我啦?”

    “有点。”我笑道,随即,脸色猛地一沉,身子止不住的晃了几下。

    不知道是怎么了,在那时候,我脑袋有点晕乎。

    跟喝醉了似的,又有点像是发烧的那种,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

    陈秋雁似乎是发现我的状态有点不太对,下意识的用手扶住了我,一脸的担忧:“小沈你怎么了?”

    “不知道。”我摇摇头,眉头不住的皱着:“好像有点不太舒服。”

    话音刚落,七宝冷不丁的就喊了起来,虽说话里听着像是在嘲讽,但语气却明摆着是一种担心的意味。

    “沈哥!陈姐再漂亮你也不至于看得流鼻血吧?!”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低头一看,手指上尽是发黑的血迹。

    “没事。”我吃力的笑了笑,示意让陈秋雁撒手,用不着扶我。

    随后,我就一步一晃悠的走到柜台后面,把老爷子事先备好的那袋子药粉拿了出来。

    药粉不多,就头痛粉那样的小袋,干吃下去送水吞服,用不着熬药那么麻烦。

    等我吃完这袋子药粉,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眩晕感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走吧,咱先出门。”我揉了揉鼻子,见七宝他们还有点担心我,便安慰道:“最近有点上火,用不着担心。”

    得到这个答案,七宝点点头,也没再问什么。

    但陈秋雁是压根不信,看我的时候,眼神里有种很明显的担忧。

    带着他们出了门,走到街口那边,我顺道拐进小巷,跟正在搓麻将的老爷子打了个招呼。

    “你流鼻血了啊?”老爷子侧着头,见我用餐巾纸堵着鼻子,便问了句。

    我嗯了一声,说,你放在柜台下面的药我已经吃了,现在感觉好多了。

    “要出去玩,也别玩得太疯。”老爷子嘱咐道:“早点回来休息,要不然你就得被人抬回来了。”

    “知道。”我叹了口气。

    我之所以会头晕,不外乎是因为五福孽的事。

    第一只破棺而出的五福孽,是让我用刀山降做掉的。

    要不是有老爷子施法,帮我拖延降气的反噬,恐怕早在山上我就动弹不得了。

    现在这情况,应该就是老爷子说的反噬,当然也能说是刀山降的后遗症。

    虽说利用落恶子下降,不用遭受天谴折寿之难,但这些降术对于肉身负荷也极其的大,施完降术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都很正常.......

    所以说,老爷子能帮我拖延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

    “对了,我把陈爷爷给你的那信封揣身上了,没........”

    “拿去花吧,花完都没关系。”老爷子一边看着牌,一边跟我说:“钱这玩意儿就是拿来花的,留着干嘛?等生虫子啊?”

    有老爷子这话,我也不再担心,点点头就带着七宝他们撤退了。

    仔细想想,从小到大,老爷子就没亏过我什么,对我绝对算是富养。

    哪怕到我成年了也是这样。想要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在金钱这方面,他从来没对我吝啬过。

    所以到了现在,听老爷子那么一说,我只感觉身揣一万巨款.......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钱嘛,就得花!

    “你脸色不太好看啊。”陈秋雁跟在我身边走着,不时的往我脸上看一眼,语气里满是担忧:“要不咱们先回去吧?改天再逛?”

    “没事。”我笑着揉了揉鼻子。

    “早回家晚回家都得挺尸,那还不如晚点回去,先在外面浪一圈再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