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陈宗堂

    陈秋雁带着陈大头上门,这其中的道道,不用想都能猜出来。

    绝对是陈秋雁没死心,所以才让他爷爷来当个说客,为的就是劝服老爷子,让他带陈秋雁一段时间。

    “你们是来找我爷爷的?”我问道。

    “是啊!”陈秋雁兴奋的点点头:“你爷爷呢?”

    “他出去打麻将了,你们先坐着歇会,我去叫他回来。”

    我说着,便将陈秋雁和陈宗堂引进大厅,让他们坐在太师椅上歇会。

    转身又给他们倒了两杯茶,之后才出门去找老爷子。

    没想到啊,陈秋雁这大姐还真够执着的,压根就不死心,还真带着她爷爷找上门来了!

    陈宗堂跟老爷子应该算是旧识,关系有多好我说不准,应该不差........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一定能劝住我爷爷啊!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拐了个弯,在老街坊开的“金五馆”里找到了老爷子。

    此时,他正以一种极其猥琐的表情,不停的拍着桌子狂笑。

    不用猜都知道,这老头儿肯定是赢钱了,那高兴得就跟过年似的!

    看见他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只感觉有些诧异。

    在山上的老爷子......跟现在的老爷子........真的是一个人吗?

    “幺儿,你来干啥子?”

    老爷子也注意到我,便问我一句,继续洗着麻将。

    我没多解释,快步走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陈秋雁带着陈宗堂来了。

    老爷子不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缘由。

    “日他个仙人板板!老子手气正好呢!这胎神咋来了?!”

    老爷子一边跟我往回走,一边骂个不停。

    “要说陈秋雁这丫头也是不死心啊,都说了不会带她还这么执着........”老爷子唉声叹气的说道:“这留过洋的人就是不一样,都他娘的死心眼!”

    到药铺门口,老爷子先是咳了一声,随后才缓步走进去。

    陈宗堂见他进来了,便将茶杯放在八仙桌上,朗声笑着:“老沈,好久不见啊!”

    老爷子没好气的嗯了一声,自顾自的走到柜台后面,拿起搪瓷杯喝了口茶,问他。

    “大头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这时候,陈秋雁坐在一边,目光有些躲闪,似乎是不敢跟老爷子对视。

    一看我跟着老爷子进来了,忙不迭的冲我招了招手。

    “听说你们把那什么五福孽给办了,果然是宝刀未老啊!”陈宗堂咂了咂嘴:“老沈,你狗日的真让我刮目相看!”

    “姓陈的,你有话就直说,没事的话就滚。”老爷子似乎不想跟他啰嗦,坐在柜台后面,翘着二郎腿,点上了一支烟:“我还急着去打麻将呢,你别给我说些有的没的。”

    陈宗堂被堵了两句,脸色霎时就变难看了起来,嘴角的肌肉不停抽搐着,明显就是在强压自己的脾气。

    深呼吸了几下,陈宗堂扭过头,看了一眼陈秋雁,跟老爷子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孙女想跟着你们玩一段时间,我这个当爷爷的就带她来了。”

    “玩?”老爷子一脸鄙夷的看着陈大头,似乎是觉得他说这话有点太不要脸了,很不乐意的问他:“你觉得我这药铺有啥好玩的?”

    “就是随便玩玩,老沈,你也清楚,我只有这一个宝贝孙女.......”陈宗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苦口婆心的说:“我本来也是不同意的,可耐不住她总跟我提啊,孩子嘛,你也懂,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陈宗堂嘿嘿笑着,搓了搓手掌,问老爷子。

    “所以啊,我就只能赔着这张老脸来问问你,你看行不行?”

    “不行。”老爷子很干脆的说道:“我连徒弟都不收,更何况是带个行外人玩。”

    “你个老东西!!好声好气跟你说你不听!!我他娘的非得........”陈宗堂一拍桌子,作势要爆发,但最后还是让陈秋雁拽住了。

    咬牙切齿的看了看老爷子,陈宗堂也只觉得无奈,想了想,又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厚厚的信封。

    “年轻人嘛,玩心大,你就当帮我带几天孩子了,这是住宿费!”

    “你当老子缺钱啊?”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信封,语气不耐烦的问:“还是你觉得我这儿是托儿所?”

    “就玩几天而已!你看你这小气劲!”陈宗堂不屑的看着老爷子,拍了拍信封,又转过头冲陈秋雁说:“小雁,你跟你沈爷爷保证,这几天都得乖乖的,不许捣乱!”

    闻言,陈秋雁没敢犹豫,可怜兮兮的望着老爷子:“沈爷爷,我不会捣乱的,肯定会乖乖的,求求你了......”

    老爷子皱着眉,看了看陈秋雁,又看了看陈大头,最后把眼神飘到了我这里......

    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让我打了个哆嗦,我更是不敢多想,赶忙用眼神回他。

    “你可别看我,我啥想法都没!”

    这时候,陈宗堂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转过头,笑呵呵跟老爷子说。

    “老沈,你孙子的年纪也就比秋雁小几岁,他们之间可没代沟啊,就当是给你孙子找个伴儿呗。”

    “啥伴儿?”老爷子一愣。

    “就是普通朋友嘛。”陈宗堂眼睛一转,冲老爷子挑了挑眉:“你说呢?”

    老爷子没立即回答他,默不作声的抽了几口烟,又看了看陈秋雁。

    见她还在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老爷子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松了口。

    “我可先说好,出了任何事,我概不负责,有事你们得自己担着。”

    得到这个答复,陈宗堂倒显得挺淡定,只有陈秋雁,高兴得差点没蹦起来。

    “谢谢沈爷爷!我就知道沈爷爷最好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摇摇头:“我这里又小又破,可没你那洋房住着舒服,要是你宝贝孙女住不惯,到时候可别怪我。”

    “没事的沈老爷!我不怕吃苦!”陈秋雁忙不迭的说道。

    陈宗堂悠哉悠哉的点上支烟,笑眯眯的说:“你沈爷爷是逗你玩呢,他是刀子嘴豆腐心,怎么会让你吃苦呢?”

    说完,陈宗堂就摆摆手,让陈秋雁去车里把行李搬下来,今天就算是正式入住了。

    “谁是刀子嘴豆腐心?”老爷子冷哼道:“陈大头,你可别拍老子的马屁,既然来我家里住着,那就得帮我做点家务啥的,扫扫地洗洗衣服这些........”

    没等老爷子把话说完,陈宗堂就咳嗽了两下,似乎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走过去拉着老爷子就唠起了家常。

    “小沈,能帮我搬一下行李吗?”

    我听她这么说,忙点头,表示没问题。

    陈秋雁这次可是有备而来,不光是背了个双肩包,还拖来三个硕大的皮箱,天知道里面都装了什么东西。

    看着这几个箱子,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她:“陈姐,你这是要搬家吗?”

    “没啊。”陈秋雁笑着,很吃力的将其中一个皮箱竖了起来,示意让我搬这个,说:“有些实验器材得拿过来,还有一些样本采集工具.......”

    “你打算住多久啊?”我试探着问道,心中有种莫名的期待。

    “不知道。”陈秋雁耸了耸肩,随后冲我眨了眨眼睛,问我:“你想让我住多久?”

    “只要你不介意,住多久都行。”我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陈秋雁嘿嘿一笑,跟拍小孩子脑袋一样,轻轻拍了拍我的头:“小沈同志,姐姐在这儿住的时间可不短,你可得多照顾照顾我。”

    我老脸一红,没说什么,闷头就帮她搬着行李。

    说实话,在我以往的印象中,像是陈秋雁这种搞科研的人,身上应该都是一股消毒水的味儿。

    但是现在,我却在陈秋雁身上闻到了另外一种味道。

    很清新,很纯粹。

    像是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