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客上门

    孙小五是什么时候醒的,这点我还真说不准。

    至于他有没有偷听我跟老爷子说的话,那就更不好说了。

    趁着收拾行李的空档,我走到边上,悄悄问老爷子,王生海的尸体去哪了?

    陈秋雁他们回来后,压根就没提王生海的事,似乎是没发现他的尸体。

    难不成老爷子是藏好尸才回来的?

    果不其然,老爷子听见我问他的时候,直接点点头说:“虽然他算是我们的仇人,但死者为大,让他曝尸荒野说不过去,我就找了个地方把他埋了。”

    “那就行。”我松了口气:“埋了总比让人发现强。”

    “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吗?”老爷子笑呵呵的问我。

    我皱了皱眉,没说话。

    此时,孙小五跟周志国他们正在旁边收拾东西,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老爷子。

    之前我们聊天的时候,孙小五是不是都偷听到了?

    老爷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还让我不要担心。

    “就算当着陈老头的面,我也敢再说一遍那些话,让那后生听了又咋的?”

    听老爷子这话,仔细一想,也确实是这样。

    放下心了,我也没再多问什么,跟着他收拾完行李,直接打道回府。

    五福孽的活儿终于办妥了,虽说在这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外,但结果总归是好的。

    学到点东西不说,还让我长了不少见识。

    特别是亲手处理了一只五福孽后,我这半路出家的降师,也算是入门了。

    ....................

    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老爷子去澡堂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用老爷子的话说,这叫去秽气。

    跟死人打交道的次数越多,先生沾染秽气的几率就越大,虽然这些秽气对人的威胁性不算太大,但多少都会影响到先生的气运。

    洗个澡又能解乏又能去秽,就因为这点,大多数的先生都爱泡澡。

    这绝对算是先生们的特点之一。

    泡完澡之后,我们自然还要解决人生中的头等大事。

    一个字,吃!

    去收拾五福孽的这几天,我们在山里的饮食环境,基本就等同于受难。

    且不说吃的东西有多素,就是连着几顿都吃压缩饼干,这也受不了啊!

    要说周志国他们的脑子也是够死的,连压缩饼干都带了,竟然没带几个军用罐头,这简直就是一大败笔。

    到了晚上,老爷子带着我去街口的一家老店里吃火锅。

    刚进门,老板就极其热情的迎了上来招呼我们。

    说这段时间都没看见我们,是不是去外地旅游了?

    老爷子跟他寒暄了两句,面不改色的撒着谎,借着他说的旅游搪塞了过去。

    说起这家火锅店,那就不得不多说两句。

    这家店算是标准的老店了,生意用火爆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打我记事开始,这家店就开在街口,不光是味道好,价格还特实惠,附近的街坊邻居都很喜欢来这里吃,我跟老爷子也是这里的常客。

    他家店里的牛油火锅,可以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了,汤底醇厚且够味儿,麻的过瘾也辣的够劲,尤其是老板特制的油碟,吃完简直回味无穷!

    等菜陆续上齐了,我跟老爷子谁也没客气,闷头就开吃。

    说来也巧,就在我们大快朵颐的时候,七宝忽然冒了出来。

    “沈老爷!沈哥!吃着呢?”

    这牲口一点都不客气,刚打完招呼,就坐我身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鸭血,扔到了嘴里。

    “烫死你!”

    我没好气的骂道,随手把自己的汽水递给了他。

    七宝接过汽水,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毫不见外的跟我们吃了起来。

    “沈哥,昨天我去找你,发现药铺门是关着的,你们都出去了啊?”

    听见这话,我跟老爷子对视了一眼。

    我学着老爷子编瞎话,含含糊糊的回道:“出去玩了几天。”

    七宝听完也没追问,埋头吃了几口牛肚,转而说:“沈哥,过两天我们出去玩嘛,去逛春熙路。”

    我抬头看了看老爷子,见他点点头,便应道:“行啊,就当去散散心了。”

    七宝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嘴巴甜,还特别擅长拍马屁,几句话就哄得老爷子找不着北了。

    开心之余,一向抠门的老爷子,还招呼老板上了几个菜,让七宝别客气,往死了吃。

    ........................

    俗话说得好。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吃完火锅,回家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得那叫一个舒坦。

    比起在荒郊野外露营,我觉得还是自家床上舒服.

    估计老爷子也是这么想的,没一会,我就听见了他震天响的呼噜声。

    也许是老爷子打的呼噜有点催眠效果,躺床上还没两分钟,我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

    按照常理来说,累了这么几天,想自然醒得那么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但无奈的是,老爷子的一脚飞踹,显然比瞌睡虫更具有杀伤力。

    “狗日的还睡!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后,特别迷茫的看着他,问,咱家还用做生意吗?

    老爷子先是瞪了我一眼,随后就恨铁不成钢的催促着我:“钱能生儿子是吧?你不吃饭了啊?赶紧给我起来开店!”

    说完,老爷子转身就走了,独留下陷入迷茫的我。

    等我下了楼一看,老爷子把早餐都做好了,正翻着报纸等我吃饭呢。

    “爷,咱家都成万元户了,就不能给自己放几天假吗?”我走过去坐下,问道。

    老爷子放下报纸,跟我说话的时候,表情极其的严肃。

    “人都是有惰性的,懒一天可能就会懒一辈子,特别是咱们行里人,要是真的懒起来,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闻言,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听您安排,你说啥是啥。

    老爷子一脸的孺子可教也,嘱咐我几句,让我好好看店.

    随后就工作不忘娱乐,悠哉悠哉的打麻将去了。

    我默不作声的看着他背影,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许多事。

    娘的。

    你直说这教条是针对我的不就完了么,还惰性?

    惰个屁性!

    ...................

    日上三竿。

    店里来了两个客人。

    最先进门的是一个老头,头发花白,年纪应该是在七十左右。

    看见他的瞬间,我就想起了周志国那个曾经当过兵的人。

    浓眉虎目,不怒自威。

    其眼神若鹰,尽显锐利之色。

    比起他的长相,最让人瞩目的,还是他的脑袋。

    这老头儿不知道是有多聪明,他那脑袋比普通人要大个一两圈,怎么看怎么喜感!

    在他身后,紧跟着一个年轻女人。

    当时我只觉得那女人有点眼熟,等我看清楚她的样貌,不由得一惊。

    陈秋雁?!

    “嘿嘿,我们又见面啦!”

    似乎是发现老爷子不在店里,陈秋雁一步就从那老头身后跳了出来,嘻嘻哈哈的跟我打了个招呼。

    “陈姐,你咋来了?”我好奇的问道。

    “有事呗。”陈秋雁笑了笑,随后给我介绍那老人:“这是我爷爷陈宗堂,他跟你爷爷可是老相识了。”

    “老相识个屁!”那老人没好气的说道。

    “陈爷爷好!”

    跟他打招呼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打量他,原来这就是老爷子口中的陈大头啊.......哎别说这脑袋是挺大的!

    陈宗堂看了我两眼,点点头,似乎对我的态度挺满意的。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没想到啊,这十几年一过,我都不敢认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