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顿二章 顿尸降

    “你他妈的疯了?!!”

    七宝的反应最快,没等胖叔他们喊出声来,七宝就蹦到了我身边,一把捏住我拿着刀的手,红着眼睛问我:“你玩命啊??”

    “狗屁玩命。”我苦笑道:“这他妈是在普度众生!”

    说实话,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感已经让我无法忍受了,撕裂般的剧痛过去后,便是火辣辣的疼。

    血根本就止不住,顺着手臂两边就往下流,也许是因为我体内有肉身蛊的存在,这时候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都带着草药味,比以往的味道都要浓厚,估计是因为伤的太深了。

    “你他妈为了这些尸首玩命??你没脑子啊??”七宝气得直跺脚:“真想学佛祖割肉喂鹰啊??还是你想当关二哥??你他妈”

    我咬着牙催了一句:“能不能拿个碗来?!”

    胖叔的动作最快,两步窜到我身边,双手捧着碗,颤颤巍巍的递过来。

    “接着。”我咬牙切齿道,又一次将匕首顶了上去,直接在骨头上刮了一下。

    骨头碎渣混合着血液,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组织,就那么黏黏糊糊的粘在了匕首上。

    我没敢犹豫,把匕首往碗里一扔,几乎是闭着眼,用手指捏住那块被割开掀起的皮肉,照着原位盖了回去。

    说实话,在血肉归位之前,我确实疼得不行,但在这块皮肉归位之后,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也似乎变轻了许多。

    “速度快点,尽可能的捣成粉末,有点渣滓也无所谓,照样能用。”

    “好好!!”胖叔忙不迭的点头,端着碗就过去了。

    在那时,他看我的眼神很明显有些惧怕,估计他是没见过能对自己这么狠的。

    我没等七宝反应过来,一伸手就夺过了他嘴里的烟,叼着猛吸了两口,稍微好受了一点。

    “疼不?”七宝满脸心疼的问我。

    “废话,你学关二爷刮个骨试试!”我没好气的骂道。

    “人刮骨疗伤还看春秋呢,要不我给你找本带色的书看看?”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看你”我咬着牙,硬生生把后面的脏话咽了回去。

    七宝见我没什么大碍,整个人也活泼了起来,不像是刚才那么着急了。

    发现我的皮肤开始渐渐愈合,七宝还蹲了下来,很认真的观察了半分钟,等它愈合得差不多了,还用手戳了戳:“咦!牛批诶!这么快就能长好了?!”

    “咦?我咦你哥的肚脐眼”我脸色发白道:“你他妈能不能别用手戳??不知道疼是吗??皮肤长好了骨头没长好啊!!”

    “你看看你!什么素质!怎么张口就骂人呢!”七宝委屈道:“原来还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会骂脏话,现在看着你比我溜啊!”

    这时,胖叔端着碗又回来了,碗里那些骨头渣子跟血都混成了一团,看着不像是骨灰,反而像是一块被戳烂的烂肉。

    “你的血是带阳气的,骨头应该也带,能用不?”胖叔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点点头,说不碍事,只要是人骨就行。

    “说真的,小沈,我这辈子没见过你这么玩命的”胖叔嘀咕道:“为了一点骨头就把自己给割了,这也太拼了吧?”

    “如果我没有肉身蛊,你觉得我会割?”我苦笑道:“这不是想着我能自愈么,那些尸首又自愈不了,咱们不经人同意都剁人脚趾头,这确实过分了点。”

    易林没说话,小步小步的走到我身边,轻轻拽了拽我袖子。

    “大哥哥对不起,我如果知道你会这么做,那还不如”

    “别道歉,你是对的。”我接过碗,很认真的拍了拍他肩膀,眼里有种说不出的欣慰:“如果我爷爷在这儿,他一样会让我自己割的。”

    易林红着眼睛,没再说话。

    “能为冤孽着想的人,自然会更为活人着想,以后你肯定是个称职的好先生。”我笑道:“说真的小易,有时候我觉悟没你高,你不提这茬,我都得让七宝下手了”

    说着,我又让七宝把尸油拿过来,在碗底倒了一层,之后又借着匕首搅拌了几下。

    “把贡香烧出来的灰给我,全倒进来。”

    “好!”

    等我把这碗药引子加工好,这才让易林散去古尸的气。

    有尸气护着,古尸刀枪不入,拿法器捅它都不一定好使,但要是短时间内散去尸气,那它们的肉身强度就跟普通人差不多了,用匕首轻轻一划拉,都能给它们开条口子。

    在易林的帮助下,我让这八大金刚站成了一排,齐刷刷的都抬起了两只手,任由我在它们脉门上动刀子

    左手脉门,右手脉门,各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之后又用毛笔蘸了蘸“药引子”,很均匀的在它们伤口里都涂抹了一层。

    说来也巧,八具尸首,刚好把这碗里的药引子用完,不多不少没有一点浪费,也省的我心疼了。

    做完这最基础的准备,我又让胖叔支援了十六个铜钱,中间的孔洞用红线穿着,依次放在了这八具尸首的手背上

    “小沈,你这是什么降术?”胖叔问我,满脸的好奇。

    “顿尸降。”我答道:“这算是一种害人的降术,能让活人体内生出尸气来,之后还能封住活人的三魂七魄,让他慢慢感受从人变成尸首,之后再一步步腐烂的感觉”

    “你们降门的术法都这么狠吗?”胖叔龇牙咧嘴的问道,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停用手挠着:“这种降术用在死人身上有啥用?”

    “没试过,书里也没说过,但我觉得可以试试。”我笑道:“增加尸气的手段有很多,但想要见效快还要效力足,也就只有这种了。”

    “失败了怎么办?”七宝试探着问我:“你不是白刮骨了?”

    “所以我不让你剁那些古尸的脚趾头啊,起码我还能长回来,它们可不行啊,失败了它们得吃大亏!”我无奈道。

    话音一落,我强忍着恶心,拿随身带着的雄黄酒倒进了碗里,稍微涮了涮,往嘴里含了一口。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别说是易林了,连胖叔跟七宝都捂住了嘴,看那表情,似乎是要吐。

    “你们别吐啊,要是吐了,那就别怪我往你们身上喷了,我他娘的才想吐呢”

    我含着“酒”,口齿不清的说道,又往后退了两步,运足了气,呸的一声把嘴里的酒水全喷了出去,一点不落的都喷在了古尸身上。

    一口酒能喷两具古尸,从头到尾,我一共含了四口酒。

    事后七宝也问过我,问我尸油是什么味儿?

    说实话,真没味。

    雄黄酒的味道太重,一口下去,别的什么味儿都没了。

    当然,想起来确实是怪恶心的,就算没味道也恶心,他娘的

    “天惶惶,地惶惶,先生拜进祖师堂,天尊点七窍,化来顿四方,法至三尸定,散魂胎中光,符生玄妙起”

    我一边念叨着咒词,一边观察着这些古尸的变化。

    自打咒词里的第一个字从我嘴里蹦出来,这些古尸的脸上都同一时间,冒出来了缕缕发黑的经络,看着跟中毒差不多。

    直到我把咒词念完,那些古尸的脸都彻底变了样,像是被黑色蜘蛛盖住了似的,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经络。

    “小易,你过来验验货,看看咋样。”

    “明白!”

    易林提着喜神锣,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重重的敲了一下。

    在那瞬间,所有古尸都睁大了眼睛,毫无预兆的张开嘴吐出了滚滚黑雾,要不是胖叔拽我们及时,可能这些黑雾有八成都得粘在我们身上。

    “这这尸气至少纯了两倍啊!!”易林兴奋道。

    “能搞定重孽不?”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说不准,但拖住它们六个,应该没啥问题!”易林大笑道。

    我点点头,说那就行,咱们现在

    “嘭嘭嘭”

    又是一阵皮鼓声,那六个刚走上山不久的重孽,再一次敲着鼓走了下来。

    看见这情况,胖叔跟我对视了一眼,都点点头。

    “小易。”

    “在!”

    我咧开嘴笑了笑,把棺材钉从腰间抽出,紧握在手心里,权当是防身武器。

    “让古尸上去干死它们!千万别客气!”

    “明白!”

    易林答应了一声,扬起手,连着敲了三下喜神锣。

    “锵!!锵!!锵!!!”

    “都给我上!!干死那六个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