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十一章 人骨

    在那一阵呼吸声响起的时候,易林双腿一软,很干脆的瘫坐在了地上。

    我跟七宝的反应也好不了多少,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就蹲了下去,两条腿压根就使不上劲。

    胖叔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脸色煞白,如同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哆哆嗦嗦的不敢说话。

    真的。

    那种感觉不是恐惧,是由骨子里散出来的畏惧。

    别说是继续往山上走了,就是想站直身子,那也是缓了半天才能做到的事。

    “回去吧。”七宝直截了当的说道,表情很是难看,以往那种嬉皮笑脸的态势已经不复存在了:“咱们斗不过的。”

    “同意。”我点点头,跟七宝一样,非常干脆的认了怂:“靠着呼吸声都能把咱们吓成这样,要是打起来,咱们绑在一起都不是它的个儿!”

    易林也被吓得不轻,让胖叔扶起来之后,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它的呼吸声怎么可能这么大”

    “你们先回去,我上去看看。”

    胖叔说着,把易林的手递给我,示意让我牵着他下山。

    “你上头了?”我牵着易林,满头雾水的看着胖叔:“你还非得上去?这不是找死吗?”

    “我感觉有东西要出来了,不去做点准备,可能咱们都得死。”胖叔很坦然的笑着,脸上的恐惧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坚定:“从这里下山,到我们居住的地方,花费的时间不短,但要是让冤孽来看,这就是分分钟的事”

    听见他这一番话,我没有吱声,牵着易林的手,微微有些发颤。

    说实话,不光是胖叔有所感觉,连我在内,都能感觉到那种说不出的危险感。

    就像是老爷子说的,人终究是动物,只不过是高档一点的动物罢了。

    虽然动物的本性已经去除了大半,但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那种潜藏在我们灵魂深处,又或是血脉深处的东西,就会再一次钻出来。

    那是第六感。

    在地震来临之前,或者是天灾即将到来的前一刻,动物都会有所预感,从而玩命的逃窜,只求博出那一线生机。

    可能是我体内有肉身蛊的缘故,在这时候,我的预感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甚至于比胖叔这个老江湖都要感应得真切。

    直觉告诉我,山上有我们根本抵抗不了的东西,或是说,未知的力量

    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很有可能会

    “七宝,你带小易下山,我跟胖叔去看看。”我低声道,把易林的小手递给七宝:“我们不会玩命的,只是去看看情况,你别担心。”

    “逗我呢?”七宝反问道,气得都笑了起来:“当我是小孩啊?”

    “一起走吧。”易林反过来握着我的手,很认真的看着我:“人多力量大,打不过咱们还能跑,有这些古尸帮忙,你们也能轻松点。”

    没等我说话,胖叔就轻轻拍了我一把,点点头。

    其实不用他提醒我也明白,七宝跟易林不是傻子,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下山,那么肯定谁也不会答应

    有古尸帮忙自然是好,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些古尸能不能帮上忙还是一回事。

    虽然它们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可是那些重孽也不是吃素的,六个打它们八个,不敢说能秒杀,至少能拖住它们。

    “哎对了!!”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来,急忙问胖叔:“你们这里有骨灰吗??”

    “骨灰?”胖叔愣了愣,有些没明白我的意思,满头雾水的看着我:“你拿那个干什么?”

    “只要你们有,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给这些古尸提一次气。”我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我修的是降术一门,但有些法术,不光能用在活人身上!”

    “哪儿来的骨灰啊就算有也不可能随身带着吧?”胖叔苦笑道:“那种东西又不是什么吉祥物,带身上多丧得慌?”

    这还算是丧得慌?

    如果你个胖子知道我包里装着半瓶尸油,你还不得一脚把我踹出五米远?

    都是行里人你跟我搞什么迷信啊

    “我知道哪儿有!”易林冷不丁的说道。

    听见这话,我也没有怀疑,直接问他在哪儿?

    “前面有几座孤坟,应该是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可能还要早一点,我见过”易林低声道:“那时候的人都是土葬,跟我们山里人一样,没火化就埋进去了,只要你不介意,自己拿骨头来磨粉也行。”

    一听他这么说,我下意识就想回一句我他娘的当然介意了!

    刨坟掘墓可是损阴德的事,就算是为了救人救己,那也不可能随便把人挫骨扬灰吧?

    “要多少?”七宝问我。

    “咋?你还真准备去刨坟?”我一愣,急忙劝他:“有些事可不能干,刨坟掘墓的事要是做了,且不说咱们会不会遭报应,老爷子那一关也过不去啊!”

    “你傻啊?”七宝白了我一眼,指了指那八具古尸:“这不就是现成的尸首吗?你让小易先散走它们体内的尸气,老子挨个剁了它们的脚趾头,反正又看不出来,只要你觉得够用就行,实在不够,那就手指头来凑!”

    “骨灰只要一点,这是做引子用的,挖耳勺那么多就够。”

    “那简单啊,咱们”

    “真要这么做吗?”易林忍不住问我们,红着眼睛:“这些尸首也没得罪咱们,体内还有生前的魄呢,咱们就这么把人脚趾头剁了,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这不是过不过分的问题,咱们权当应急呗!”七宝无奈道:“回去了我给它们买两卡车的纸钱,行不行?”

    这时,我不动声色的拽了七宝一把,示意他别说了。

    跟活人谈钱都不好办,更何况是跟死人谈钱?

    退一万步说,拿钱买人脚趾头,这事要是传出去了,那就指不定别人会怎么骂我们了。

    “不弄它们就得去刨坟,你自己想吧。”七宝无奈道,点上烟抽了两口,声音略显沙哑:“我也不想这么做啊,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有办法。”

    我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又用手捏了捏。

    跟七宝这种正常身材的人比起来,我算是比较瘦的那种,手臂上没多少肉,用手一摸,感觉就是皮包着骨头。

    “天无绝人之路。”我笑道。

    “你有啥办法?”七宝问,指了指天上:“天上能掉馅饼就不错了,但怎么也不可能掉骨灰啊,你还能有路走?”

    “有。”我低声道:“你把那半瓶尸油拿出来,顺便再帮我点一炷香。”

    “拿尸油替代骨灰?”七宝一愣,见我不搭腔,顿时就笑了起来,推了我一把:“狗日的不早说!你早说咱就不用头疼了!尸油能替代的话啥也不是问题,这玩意儿咱们管够啊!”

    说着,七宝蹲了下去,开始在行李包里翻找了起来。

    也在那瞬间,我把腰间别着的匕首抽了出来,像削苹果皮一样,斜着将刀刃抵在了左手臂上。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一咬牙,横着一刀划了出去,直接在手臂上割出了一个半掌宽的凹形伤口。

    这一刀划下去可不光割去了皮肤,还有肉,一眼看去,深可见骨。

    “拿个小碗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