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骨灰

    那天晚上,除了我之外,其余人似乎都睡得很踏实。

    特别是老爷子,呼噜声就没停下过。

    见他睡得这么熟,我确实有点诧异,难道他就没点心理负担吗?

    虽然王生海跟我们的矛盾不小,也的确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但杀人终归还是杀人啊。

    老爷子表现得这么淡定,简直就跟........在我记忆里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难不成这才是老爷子的真面目?

    想到这里,我倒是没觉得害怕,只感觉老爷子隐藏得太深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以为他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儿,用人畜无害的来形容也毫不过分,但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

    行里人叫他活阎王,真的没叫错。

    ......................

    第二天一早,老爷子醒过来就开始催促我们下山。

    说是在山里太难受,跟他妈受难似的,吃不好也睡不好,再这么折腾几天........

    “我得折多少寿数啊。”

    老爷子叼着一根烟,不停的捶打着后腰:“你们这帮后生倒是年轻不怕累,可我不行啊,再怎么说我也是.........”

    没等老爷子说完,周志国就问他:“山上全处理好了?”

    “要不你去看看?”

    “沈老爷!五福孽的尸首还在吗?!”陈秋雁瞪大了眼睛,充满期待的问道。

    听见这话,我猛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最先破棺而出的那只五福孽,是被我用刀山降做掉的,它的肉身虽说有些破损,但还不至于到灰飞烟灭的地步.......

    老爷子最初可是说过的,想要除掉五福孽,就必须先打散冤孽的魂魄,除掉它之后,肉身自然会消亡,直到变成一地的小灰灰。

    但我记得五福孽被我做掉之后,只是单纯的倒了下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啊。

    难不成老爷子是骗我的??

    “在啊。”

    老爷子叼着烟,瞥了陈秋雁一眼,给出了答复:“只不过变成了一地的灰,你要是觉得有用,你就拿点回去做研究吧。”

    听见这话,陈秋雁似乎也不甘心,问了老爷子几次,确定山上没危险,这才让周志国带路重返事发地。

    由于孙小五还没醒过来,所以这一次,只有周志国跟陈秋雁上去。

    我跟老爷子则是坐镇后方照顾伤员,顺带着还能吃顿早饭。

    “爷,那些五福孽的尸首真没保存下来?”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没有。”老爷子点点头,反问我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

    我侧过脸看了看,确定孙小五没醒过来,这才问:“那只五福孽是被我用刀山降做掉的,魂飞魄散之后肉身尚存,根本就没变成灰啊,这是咋回事?”

    “肉身的消亡腐坏,这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老爷子很坦然的说道,没有隐瞒我的意思:“五福孽魂飞魄散后,在两到三个小时内,肉身不会损毁,超过这个时间,肉身才会渐渐的消亡.......”

    话音一落,老爷子把烟头掐灭,笑呵呵的说:“他们这个时间段上山,要是能找到五福孽的尸首那才有鬼了!”

    “昨天你咋不说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故意不想让他们找到五福孽的尸首?”

    闻言,老爷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为啥?”我问。

    “五福孽是受苦人变成的受难鬼。”老爷子叹道:“生前不得荣华,死时不得善终,肉身被人炼成阵眼也就不说了,连魂魄都投不了胎.......”

    “投胎........”我一愣:“爷.......是不是咱害了它们啊?”

    “不是。”老爷子无奈道:“五福孽的魂魄本就不全,哪怕没人打散它们的魂魄,这些冤魂也投不了胎。”

    我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听着。

    “如果是普通的冤孽恶鬼,那我倒是不愿意多管,但这五福孽比较特殊啊。”老爷子苦笑道:“生前不得善终,死了还得让人拿去研究,你觉得这合适吗?”

    “死了都死了,肉身只是一具臭皮囊,何必........”

    “在你看来,这无所谓。”老爷子瞥了我一眼,说:“但在我看来,有些事做了心里膈应,那还不如不做。”

    “看样子新一代的青霉素又没戏了。”我耸了耸肩,很无所谓的说道。

    “青霉素?”老爷子冷笑道:“拿死人身上的东西,来改善活人的**凡胎,这种事本来就不科学。”

    我点点头,没说话。

    “更何况中国人本来就好(hao第四声)补,如果死人真这么有用,行里的先生早他娘白日成仙了。”老爷子很不屑的说道。

    就在老爷子跟我聊到这里的时候,周志国跟陈秋雁回来了,两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失望两个字。

    “信了?”老爷子问道。

    周志国叹了口气,点点头说信了。

    “这次白来了........”陈秋雁苦着脸,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塑料瓶,里面装满了黑色的粉末,哭丧着脸说:“霉菌没找到,只能拿这些骨灰走,任务肯定是完成不了了........”

    “那些不是骨灰。”老爷子提醒了一句:“那是秽气化进骨肉里带出来的东西,你们最好别用手直接碰,容易出事。”

    “放心吧沈老爷,取这些样本的时候,我们都戴着手套呢。”周志国说。

    忽然,陈秋雁抬脚走到了老爷子身边,很认真的看着他。

    “沈老爷,像是这样的冤孽,其他地方应该还有很多吧?”

    “不多。”老爷子如实说道。

    “就算没这么厉害也行啊........”陈秋雁低声说道:“只要是实心的冤孽,都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老爷子悠哉悠哉的点了支烟,看着陈秋雁问:“你想说啥?”

    “以后你们出去接活儿,能事先通知......不!能带着我去吗?”陈秋雁满脸期待的问道。

    她那种发自内心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找老爷子要零花钱的场景,简直如出一辙。

    “不可能。”老爷子断然拒绝道:“你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一个官家的子弟,老跟着我们干活儿,这说出去不好听。”

    “沈爷爷!算我求你了!”陈秋雁哀求道:“我入行这么久了,一次大事都没办成过,也没找到过什么像样的东西,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

    “我让你跟着,你爷爷非得杀了我不可。”老爷子咧了咧嘴:“小秋雁啊,我劝你还是安分点比较好,有些事不是你们官家人能够碰的,不信的话,你回去问你爷爷。”

    话音一落,老爷子就拍了拍手,转开了话题。

    “大家收拾东西吧,该回家了。”

    说着,老爷子就自顾自的走到边上,开始整理他带来的那些行李。

    我正准备去帮忙,陈秋雁却一把拽住了我。

    “小沈弟弟,你能帮我吧?”陈秋雁死死的抱着我胳膊,清澈的眼睛,就那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姐姐可就指望你了!”

    “我??这不行啊........”我红着脸说道:“我爷爷的脾气死倔死倔的,别说是我了,谁来劝他都不好使啊!”

    “要是我爷爷来呢?”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我。

    “不知道。”我摇摇头:“反正就我感觉,现在是说啥都不好使了,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哎哎......小沈........你怎么能这么直接的拒绝美女呢?”

    孙小五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转头一看,他就像个死人一样躺在边上,有气无力的劝着我:“要不你去劝劝你爷爷?试试又不花钱啊!”

    “你啥时候醒的?”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没等他回答,老爷子忽然转过头,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其意思不言而喻。

    “刚醒........”

    孙小五讪笑着,生怕我们不信,又重复了一遍。

    “真的刚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