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呼十吸

    重孽是由人身炼化而来的,所以说它们的四肢以及躯干,都跟活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但不管是谁来看,对重孽的第一感觉都是怪物,根本不可能与“人”这个字产生联系。

    且不说它们身上那些恶心的触须了,就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都彻底与人性这两个字脱离了干系。

    此时此刻,映入我们眼帘的六只重孽,与前三只重孽不同。

    每只重孽身上都披着一身麻袍,头上更是戴着一个类似于铁盒子的东西。

    暴露在空气中的,能被我们直接看见的,只有重孽的两只手臂以及膝盖以下的部分。

    这些重孽排着队走成一列,每一只重孽的手中,都提着一面足有脸盆大小的皮鼓。

    鼓面五彩斑斓,两头各垂着一缕穿插玉器的流苏。

    一手提鼓,一手握槌。

    它们就这么一边走着,一边用极慢的节奏,整齐万分的敲打着皮鼓。

    鼓声不大,略显沉闷。

    在深山老林之中,这整齐划一的鼓声,每响起一声,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

    原先我们还以为这些重孽是奔我们而来,但观察了一会,我却觉得这些重孽根本不拿我们当回事。

    它们敲打皮鼓往山下走的时候,身子一摇一晃,不时还有原地转圈,甚至是手舞足蹈的动作

    走到距离我们五十六米远的位置,站在第一位的重孽,猛转过了身,以相同的动作跟节奏,直往山上走去。

    “这是啥情况?”七宝一愣一愣的看着那些重孽,满头雾水的问胖叔:“这是在跳舞吧?它们难不成是在庆祝?”

    “庆祝啥?”胖叔笑道:“庆祝咱们把它们兄弟给杀了?”

    “冤孽之间可不讲感情,都是没什么智力的东西,哪儿来的兄弟之说?”我叹了口气:“它们不攻击咱们,这就是好事。”

    话音一落,我皱了皱眉头,感觉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但我宁愿它们攻击咱们,说实话,我感觉不太对,有点想撤了”

    “我也想。”胖叔叹了口气,表情很是无奈:“这帮冤孽压根不拿咱们当回事,这说明它们有更重要的事去做,要是放着不管,如果出意外了谁也担不起啊。”

    胖叔说着,回过头往山下看了看,苦笑道:“这附近住的人不多,但也有几千口,别说是六个重孽,只要有一个下去,除开咱们这些先生,谁也挡不住啊。”

    “要不咱们先撤了?”七宝试探着问道:“我们在山下留守,老沈,你回去找支援。”

    “我爷爷在病床上躺着呢,我还能找谁去?”我无奈道。

    “国家啊!”七宝忙不迭的说:“陈姐不是在北京吗?咱打个电话给她不就”

    “我没她电话。”我叹道:“咱们先上去看看,实在不行就跑,六个重孽咱们斗不过,但不可能跑不过。”

    听见我这么说,七宝嗯了一声,点点头:“那倒也是。”

    在这过程中,易林一直都没有说话,目不转睛的看着山上那些逐渐远去的背影,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咋了细伢子?”胖叔蹲下去,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吓傻了?”

    “我感觉那些重孽的动作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易林嘀咕道。

    一听这话,我们顿时面面相觑了起来,见过跟重孽类似的动作?

    “小家伙,你是不是看过东北的二人转啊?”七宝笑嘻嘻的问他:“我记得跳大神就是这造型,拿着鼓就蹦跶,看着特热闹!”

    “对!跳大神!”

    对于七宝的玩笑话,易林似乎是放在心上了,猛地一拍手掌,兴奋道:“去年我们这儿来了一个东北的先生,好像是萨满一支的,我看他跳大神就是这动作!”

    “东北先生?”我愣了一下,看了看胖叔。

    胖叔咳嗽了两声,没有正面回答,低声提了句:“董家的。”

    “那我明白了。”我点点头:“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萨满教的萨满舞,但我爷爷也跟我说过不少,这么说这些重孽还真的不一般”

    “别听他瞎说。”胖叔笑道:“甭管是萨满教的子弟,还是出马的先生,他们请仙都得跳舞加敲鼓,但他们敲的鼓跟这个不一样,跳舞的动作也不一样。”

    “对!”易林一皱眉:“好像是有点不一样!”

    听见易林这么说,七宝跟胖叔倒是不以为然,反倒是我,真的,我觉得易林算是提到点子上了。

    这些重孽的动作以及举动,都跟常规冤孽相差太多,哪怕它们不是在跳萨满舞,不是在请动物仙儿,那也足以说明

    “叔,你觉得它们会不会在进行某种仪式啊?”我试探着问了一句,表情有些难看:“萨满舞,出马仙,他们敲鼓唱词狂舞走山,全都是仪式的一部分,要么是为了请仙,要么是为了与冤孽沟通”

    在我问出这话的时候,胖叔很明显的打了个冷颤,忙不迭的摇头:“怎么可能呢?!冤孽怎么会进行宗教仪式??你以为它们会给自己祈福啊??”

    我没说话,默不作声的看着胖叔,表情很认真,压根就不是在跟他说笑。

    胖叔干笑了几声,慢慢把笑容收了起来,一脸难色的说:“先去看看情况吧,如果这事超出我们的预料了,那咱们也别勉强。”

    “嗯,老规矩,让古尸打头阵!”

    在出发前,易林特意去检查了一遍,确定这些古尸都没有受到损害,这才明显的松了口气。

    也许是因为他的职业特殊,所以在对待尸首的时候,易林并不像是普通人那样,把尸首当成异类或是不祥之物。

    在易林看来,这些尸首应该算是我们的战友,或是说,换命的伙伴。

    那场面就跟阅兵似的,易林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跟老首长差不多,检阅着这些古尸。

    “你们加油干,别偷懒别乱来,回去之后,我就多给你们烧点纸钱!”

    说着,易林一脸肃容的冲它们挥了挥手,像是在给它们打气。

    也就在这时。

    山上忽然传来了一声水声,那冷不丁的水声,音量很大。

    说出来可能都没人相信,这声音大得连地面都跟着颤了一下!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泡澡水里放了个屁,咕嘟一声,再放大个千万倍,差不多就是这种调调了。

    “咋了?!老天爷放屁拉稀了?!”七宝万分警惕的掏出枪来,左右瞄着,脸色煞白:“我咋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呢”

    “重孽的声音。”我苦笑道:“这么大的怪声,也不知道是多大的重孽才能发出来,他娘的这不是吓唬我们么。”

    “怕个屁,大不了跟它拼了!”七宝给自己打着气,话是这么说,但他该哆嗦还是一样的哆嗦。

    这时候易林那边也准备好了,轻轻一敲喜神锣,他手下的八大金刚又一次开起了路。

    比起最初上山,我们此时的心情更显沉重,或是说,已经不对这一行抱任何希望了,纯粹就是去看看而已。

    不说别的,就单说那六只重孽,这就不是我能随便解决的麻烦。

    别人不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清楚自己的底子有多重吗?

    “别丧着个脸,咱们还不一定输呢。”胖叔不动声色的拍了拍我肩膀,递了支烟给我,笑着说:“比这危险的情况我都遇见过,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

    “希望是我想多了。”我笑道:“但愿一切都顺利吧。”

    可能我的嘴是让胖叔给传染了,在我说完这话的瞬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腥风。

    山顶上很突兀的传来了一声犹如闷雷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