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起山起河

    被血液泼洒的地面,像是着火了那般,不光是冒出了白烟,还起了一阵肉眼可见的热浪。

    我们看胖叔就如同隔着火堆在看他似的,升腾的热浪把胖叔都给弄变形了。

    虽然与热浪隔着有二十来米远的距离,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种让人浑身燥热的不适感。

    但话又说回来,那阵热浪的温度不算高,可就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燥热

    “小易,把重孽拖过去。”

    “明白!”

    伴随着喜神锣响,那几具古尸的攻势更加凌厉。

    虽然它们不像是活人那么灵活,但防御力跟攻击力,绝对不是活人能比的。

    在易林的操控下,那些古尸的动作越发灵活,行进也不再需要蹦了,跟普通人差不多,基本上都是跑着走的。

    最让我惊讶的还是这些古尸的力气。

    毫不夸张的说,让常龙象那个怪物来跟这些古尸比力气,恐怕还真比不过。

    这些古尸的力气有多大?

    一脚踩下去,能在石地上踩出近四十公分的深坑,我看它把腿往外拔都费劲!

    不知道是易林故意操控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些尸首在攻击重孽的时候,基本都是依靠拳头去砸,没有撕咬的动作,看起来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人。

    估计重孽也没遇见过这么难缠的对手,虽然它自身的恢复力极强,但它的攻击力却是有限的,起码它那点害人的手段,在这些古尸身上起不了作用。

    这些古尸的拳头堪比铁锤,每一拳砸在重孽的身上,都能砸出来一个砂锅大的凹坑。

    可惜这也只是看着吓人,并不能对重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那些坑刚凹下去还没两秒,就跟吹气球似的,慢慢又鼓了起来。

    至于另外一只重孽,它的遭遇要凄惨了许多。

    那四具古尸压根不给它还手的机会,一脚接着一脚的往它身上踢,有一个古尸还绕到背后,死死勒住它的胸腹部,开始往远处拖拽。

    胖叔与它的距离也就不过七八米远,如果没有这些古尸拖延,恐怕这冤孽早就得手了。

    “锵!!锵!!锵!!!”

    一看那些古尸这么生猛,易林敲起喜神锣来也带劲多了,唱出那些咒词的时候,声音也不再颤抖,反而有了种说不出的稳重感。

    “魄离身消肉亦烂,埋入黄土虫噬骨,不敬神明喜神怒,落入地府当受苦!!”

    “锵!!锵!!锵!!!”

    喜神锣响,古尸随动。

    伴随着铜锣声,我们这边渐渐占了上风,而那两只重孽的动作,也是被限制得越来越严重了,似乎都有了种抱头挨揍的感觉。

    但这也仅仅是个开始。

    或许是我们逼得太急,把那两只重孽给逼急眼了,只听哇的两声,那俩重孽都张大了嘴,把一堆混杂“蠕虫”的粘液吐了出去,直接喷吐在面前的古尸身上。

    被它们吐出来的那些蠕虫,似乎还是活着的,碰触到古尸的时候,还不断扭动着身躯。

    这些虫子最粗的不过食指粗细,最细的也只有筷子那么粗。

    在阳光下,这些蠕虫的身体表面还有些反光,仔细一看,它们身上似乎还披着鳞甲

    “蛇??”七宝瞪大了眼睛,满头冷汗的看着那些东西,说话都在打颤:“这全是蛇啊?!!怎么还是活的?!!”

    看七宝这反应,我顿时就明白,他的恐蛇症貌似又让重孽给逼得复发了。

    自打他原来看过那部人蛇之战起,蛇类动物简直就成了他头一号天敌。

    第一次跟重孽见面的时候,七宝就有点受不住了,但好在心理素质过硬,慢慢也就缓过来了。

    但是现在估计还得缓一会

    “你别怂啊,那些东西又碰不到你,没必要害怕”我一边安慰着七宝,一边注意着身后这只重孽的动向。

    说实话,易林这孩子的大局感不错,无论是背后这只重孽,还是胖叔旁边的那一只,它们跟我们活人的距离,都被易林控制得恰到好处。

    不远不近,远不至于丧失我们这些目标,近也不至于会威胁到我们。

    要知道,我们才是最重要的诱饵。

    重孽第一个想干死的就是我们,如果让那些古尸把它拖得太远,出了岔子我们也来不及反应

    “好了!!把重孽带过来!!”

    听见胖叔这话,不等易林有动作,我就先一步抱起他,直奔右侧的空地跑了过去,七宝也随之跟上。

    等我确定下来,所有人都跟两只重孽不在一条路线上,这才让易林开始敲锣招呼它们。

    原本我想的是古尸一边跟重孽肉搏,一边不动声色的把战斗圈拉过去,毕竟重孽都是成了精的东西,它们要是细心一点,必然会发现

    我操??

    “你够直接的啊。”我苦笑着,看了易林一眼。

    那些古尸在易林的操控下,并没有如我所想的那样拉战斗圈,而是干脆无比的把重孽抬了起来,两个抬手臂,两个抬大腿,撒丫子就往胖叔起阵的地方跑。

    俩重孽的遭遇都一样,全是被硬生生抬起走的。

    “不行了。”易林低声跟我说道,拿着小木槌的手有些哆嗦,也是这时候我才发现,他额头上的冷汗出奇的多。

    “咋了??”七宝急忙问:“啥子不行了??”

    “古尸太多一心二用都不够啊”易林咬着牙说道:“再这么下去我就控不住了必须得歇一会”

    易林说这话时,眼睛里已经冒出了很明显的血丝,像是疲倦过度好几天没休息那样,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了精气神。

    “别勉强自己,还有我们呢。”我叹道:“把重孽丢进去之后,你立马就把古尸撤出来,别死撑着了。”

    “我知道。”易林不再敲打喜神锣,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差不多到极限了。”

    忽然,胖叔大吼了一声。

    “给老子过来!!!”

    听见这声音,我下意识的一抬头看去,那两只重孽都站在阵局的圈里,只可惜有一只是站在边缘上,一只脚在外面一只脚在里面。

    而搬它进去的古尸,则有两个让它拽住了胳膊,这重孽似乎是想找人陪葬

    胖叔这一声吼,基本上没什么用。

    重孽还是照样往里拖古尸,只有站在最里面的那重孽没有动作,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弹。

    “锵!!锵!!锵!!!”

    连着三声锣响,被重孽拽住胳膊的那俩古尸,齐刷刷转过身,一人一拳砸在了重孽的脸上。

    还不等重孽反应过来,那两具古尸猛地一窜,直接从原地蹦起了一米多高,两脚并用的在重孽胸前蹬了一下。

    这一记飞踹,对重孽造成的伤害几乎为零。

    但这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两具古尸借住这股力道,硬是把自己从重孽手中拔了出去。

    看见这幕,胖叔没再犹豫,盘坐在地上,猛地将手中蚨匕举起。

    “天地无极!山河有方!”

    “刀插地脉!冤孽莫猖!”

    “冲局者死!破局者亡!”

    “诛灭妖邪!还我青苍!”

    当胖叔念到这里的时候,他右手紧握着的蚨匕,已经重重的落了下来,毫无阻碍的插进地里。

    刀身直没入大半,只留下刀柄在外面。

    在那瞬间,我很清楚的感觉到地面颤了一下,连同我们脚下的地面,也跟着摇了起来。

    没等我搞清楚状况,胖叔右手一搭,直接用两只手握住了蚨匕的刀柄,大吼道。

    “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