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一分钟

    我直接让胖叔给逗笑了,你当这是添饭呢?

    “叔,既然是要阳气做引子,那你为啥不早点准备呢?”我叹了口气:“虽然我的血阳气很重,但比这个阳气更重的又不是没有。”

    “不一样。”胖叔解释道,一脸的认真,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比你血液阳气重的东西肯定有,但那些阳气里包含的生气就没你这个多了,更何况大部分阳气都是纯粹的,不会夹杂生气。”

    这时候,向我们走过来的那两只重孽,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停下脚,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看着。

    见此情景,我没敢犹豫,抓住这时间让七宝帮我端着碗,随后就拿起匕首,一刀割在了自己右手脉门上。

    由于我有肉身蛊护体,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对于疼痛的反应都没那么大,可以说是有些麻木了,不像是普通人那样磕着碰着就会叫疼。

    但这一刀割得太深,似乎都把肌腱给割开了,手掌完全控制不了,疼的我都直咬牙。

    “你需要的是生气?”我一边往碗里“倒”着血,一边问胖叔:“是不是没带生气的阳气就行不通?”

    “对。”胖叔点点头:“地气,阳气,其实都是单独的个体,不会有接纳对方的情况出现,量小了倒是没事,如果两边的量都很大,那么一碰上去就得炸。”

    在胖叔的解释中,我大概明白了这一套地气阳气的理论。

    想要利用山河地气,那就必须破开地脉,但这也是有一定限制的,如果施法起阵的先生手生没控制住,把地脉的缺口弄大了点

    毫不夸张的说,没等阵局起来,先生就会第一个被地气窜身弄死,之后地气失去目标,就会在缺口附近徘徊,缺口越大,危险的范围就越大。

    “拇指头这么大的缺口,能把方圆千米内的活物都给弄死,你说可不可怕?”胖叔跟我们说到这里的时候,还催了我一声:“用手挤挤,再不挤血就止住了。”

    听见这话,我忙不迭的把手腕抬起来,照着还没愈合的伤口,一刀又划了上去。

    一看我下手这么干脆,别说是胖叔跟易林了,就是七宝这种见识过我肉身自愈的人,也不禁吓出了满头的冷汗。

    “你这愈合速度也太诡异了”胖叔嘀咕道:“简直堪比妖孽啊”

    “是啊”易林点点头,估计是看见血眼晕,让我脉门上的伤口吓着了,一个劲的转移着目光,不敢继续往伤口上看:“大哥哥,你这还不是最高境界吧?就这么低的境界,还能愈合得这么快,我都想学了”

    “那是你不知道我学这个的苦。”我叹了口气,见接血的铜碗在不停左右晃着,我也有些无奈了:“宝哥,你能不哆嗦吗?”

    “我都看见你骨头了!我能不哆嗦么!”七宝颤颤巍巍的说道。

    “没出息,又不是割你,受伤的是我啊”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这时,胖叔点点头,说够了,差不多就行了。

    “胖叔,你刚才说的那些还没说完呢,为啥普通的阳气不能用,沈哥的血就能用呢?因为它那里面的生气特殊么?”易林好奇的问道。

    “倒不是生气特殊,是结构特殊,在阳气重到这地步的情况下,生气还能有这么多,的确是很罕见了。”胖叔笑道:“生气源自于地下,土壤里的生气有多重,这是普通先生想都想不到的,所以地脉能够容纳这点阳气进去,哪怕它把地脉给破了个口,也一样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应。”

    说着,胖叔轻轻摇晃了两下铜碗,凑上去用鼻子闻了闻,跟品酒一样,满脸的享受。

    “你不会是僵尸吧?”七宝试探着问了句,小心翼翼的盯着胖叔,看似有点警惕。

    胖叔白了七宝一眼:“僵尸能有我这么俊俏?”

    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堵过来,倒是把七宝给弄没词了。

    “以这里为中心,方圆二十米都是我的阵局范围,细伢子,你让古尸打头阵,把那俩畜生引进来。”胖叔跺了跺脚,开始给我们安排战术:“小沈跟七宝,你们俩负责保护细伢子,我这里用不着担心,保准没事。”

    “行,那你小心点。”我说着,轻轻拍了拍易林的肩膀:“一会打得差不多了,你就让古尸撤出来,免得它们被胖叔一块收拾。”

    易林嗯了一声,说明白,绝对在最后时刻把八大金刚抽回来。

    “我们还得靠它们办大事呢,可不能栽在自己人手上。”易林嘿嘿笑道。

    不得不说,胖叔确实是个熟练工。

    无论是寻找冤孽还是起阵除邪,他的动作都不是一般麻利。

    别看他身宽体胖,拿蚨匕在地上刻符的速度贼快,嗖嗖的刻着,似乎都带出残影来了。

    对于所谓的山河术,说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

    老爷子曾经跟我说过,国内的法派成千上万,能让他服气的除了道家跟佛家,那就只剩下西南方家的山河术了。

    虽然胖叔用的山河术不是方家的,但能够开开眼也是好的嘛!

    “这符还挺杂啊”我聚精会神的看着那边,越看越觉得有意思:“总体好像跟道家的差不多,就是符胆要复杂一些”

    就在这时,七宝猛地拽了我一把,略显惊慌的问我:“老沈!!重孽怎么少了一个?!”

    “哪儿少了?不是两个吗?”我说着,转过头往那边看了一眼。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站在那里的两个重孽,就只剩下一个了。

    我头皮一下子就麻了起来,真的,这点没夸张。

    发现局势莫名其妙的超出了自己掌控,除了害怕之外,那就只有惊慌失措了。

    “后面!!!”

    胖叔这冷不丁的一嗓子,直接把我们这辈子最快的反应速度调动了起来。

    七宝背着行李包,几步窜出去少说五米,我也没敢多想,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易林抱在怀里,连滚带爬的跟上了七宝。

    “嘭!!”

    听见这声闷响,我回头看了看,只见那个消失的重孽就跟在我们后面,但好在有古尸站在四周充当人墙,这牲口第一波攻击算是落空了。

    重孽连着撞倒了两具古尸,这才开始冲我们发动第二波攻击

    “锵!!锵!!锵!!!”

    还没等我们提醒,易林就极有眼力敲起了喜神锣,差不多是在瞬间控住尸首,嘴里也开始大声唱起了咒词。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

    “锵!!锵!!锵!!!”

    “一声铜锣响叮当,喜神怒目镇四方,弟子自有神明护,邪灵煞鬼莫要猖!”

    “锵!!锵!!锵!!!”

    “尸者必听喜神命,若不听命自当亡,顺者喜神自来渡,逆者违者魄必伤”

    伴随着易林的唱咒声,那八具尸首,纷纷有了攻击重孽的动作。

    在这过程中,我也回头看了一眼,另外一只重孽没有跟过来,而是直奔着胖叔跑过去了。

    “让古尸过来顶住!!快!!!”

    胖叔在喊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发着颤的,看样子是真慌了。

    易林也不敢多想,猛地一敲喜神锣,抬起手用小木槌指着胖叔。

    “去!!”

    在操控尸首这一方面,小易林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他刚喊出来这个“去”字,围绕着重孽展开攻势的八具古尸,齐刷刷的就分出来四具,掉头就跑去支援胖叔了。

    “撑住一分钟!!我这里马上搞定!!”

    胖叔大喊道,端起那个装满血的铜碗,横着一泼,直接将碗中的鲜血撒在了刚刻好的符咒上。

    在那瞬间,地面上就冒起了阵阵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