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山河脉术

    听见易林这声嘶力竭的呼喊,胖叔的表情从尴尬彻底转变成了绝望。

    没错,他是在为自己这张嘴绝望。

    跟他们打交道以来,我就感觉胖叔的嘴是被霉神开过光的。

    估计他也有点这样的感觉,但为了男人的尊严,他是打死都不会认的。

    不过现在不认不行啊!

    “这两只重孽,应该就是咱们在山上遇见的那两只吧?”我不动声色的将易林挡在身后,低声问了一句。

    胖叔仔细看了看,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看着像,但我不敢肯定,因为这些冤孽都长一个样。”

    “您不是能查出冤孽的踪迹吗?”我试探着问:“看看罗盘呗?指针指着的是不是这俩冤孽?”

    “哎对!咱们可以通过这个来确定”

    胖叔嘀嘀咕咕的说着,低头往天池里看了一眼,霎时就变了一副表情。

    “这他娘的这山上不止有两个重孽啊”胖叔咬牙切齿的说着,抬头看了看那俩重孽,用凝重这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眼神了:“山里还有!!”

    我没吱声,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看了看,只见天池中的指针左右摇晃着,猛地一看,看不出什么来,但仔细研究了一会我发现指针有三个目标点。

    西北,西北往上一点,正北。

    这三个方向,前两个就是那俩重孽所处的位置,指针在划过去的时候,虽说没有彻底停下摇晃的动作,但还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并不明显,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

    正北方,也就是我们的正前方,指针在划过这一片的时候,停顿的动作就非常明显了,几乎是停了两三秒才开始动。

    “胖叔,我多嘴问一句啊,这个指针停顿是代表什么?”我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种不祥的预感,我感觉这事得出岔子。

    “代表有重孽啊。”胖叔苦笑道。

    “那也就是说,一只重孽的气,只能够让指针稍微停顿一下,正北方的重孽能让它停顿这么久,要么就是它的能耐比这些重孽厉害,要么就是不止一只??”

    听见我的话,胖叔点点头,说,就是这样。

    “那我大概明白了。”我叹了口气:“情况变了,咱们的计划也得跟着变,不变就得栽了。”

    在我跟胖叔商量的这个过程中,那两只重孽也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反而像是在观望。

    我估计吧,这两只重孽就是我们之前遇见的那两只,它们是让上一只重孽的死给吓着了,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

    “计划肯定得变,这里距离洞窟还有一段路呢,而且那边还不知道有多少重孽”胖叔苦笑不止:“现在能解决几个,就先解决几个,拖不得。”

    “我一天只能下一次降,用普通的降术,恐怕搞不定它们。”我叹了口气:“要不然咱们试试,先弄掉这两个得了。”

    胖叔没吱声,犹豫不决的看了看那俩重孽,似乎是在考虑什么,表情有些矛盾。

    “老沈,那俩怪物就是咱们的目标吧?”七宝挽着袖子,大步走到我身边,问我:“你要起降阵不?”

    “试试吧。”我叹道:“实在不行,今天就解决它们俩,剩下的以后再说。”

    “其实我有个法子可以试试。”胖叔忽然说道。

    一听这话,七宝的表情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但还没等他发问,我先拽了他一把,接过话茬问胖叔:“对咱们的负荷大吗?”

    “战斗力损失一半吧。”胖叔笑道:“本来这法子我是想留到玩命的时候再用,起码也得在洞窟那边用,但是现在”

    胖叔摇摇头,点上烟抽了两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俩重孽。

    “你知道山河脉术吗?”

    听见胖叔的问题,我没犹豫,点点头说知道。

    “山河脉术又称为山河术,是山河先生的拿手绝活,我不是山河门的子弟,但我也会那么两招”胖叔笑了笑:“其中有一招叫做山河镇孽,拿来对付这俩重孽,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山河术有这么厉害吗?”我一愣。

    “有厉害的,也有不厉害的,就跟你说的炙峰降一样,稍微改动一些,也是可以增加一些威力嘛。”胖叔嘿嘿笑道:“这法子是我原来就想到的,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实施,而且还需要一些特殊的媒介”

    “媒介?”我好奇的问:“啥媒介啊?”

    胖叔看了我一眼,说,你的血。

    没等我追问,胖叔就念念有词的跟我们说:“山河生灵,其藏于脉,脉可呈龙凤,亦可消于斯,术者以阵用之,冲之冤孽,无不散也”

    “啥意思?”七宝一愣一愣的问:“这跟老沈的血有啥关系吗?”

    胖叔所说的这一番话,其实我在书里也见过,就是那本山河先生写的方生志。

    这些话的意思很简单,山河可以孕育出“灵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地气。

    这些气藏匿于山川河岳的地脉之中,脉象各不相同,有龙脉也有凤脉,也可以消失于无形,让外人找不到地脉所在。

    修道的先生可以利用阵局引出地气用之,利用这些地气来冲击冤孽的魂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绝对不会有打不散的情况。

    当然,书上就是这么一说,咱们也就是这么一听。

    不会有打不散的情况?这话连三清祖师爷都不敢说死吧?

    “叔,你是想拿我的血引出更多的地气?”我问了句,听见胖叔要用到我的血,我倒是不觉得紧张,反而觉得好奇。

    阳气跟地气是两个概念,想要利用阳气来勾出地气这有点不现实吧?

    “阵局之间的搭配,是咱们这些先生的制胜法宝。”胖叔笑道:“先拿你的血做引子,靠着另外一个阵局的力量,用阳气冲击地脉,尽可能的在地脉上破出一个口子来。”

    “山河脉术是借气,如果是按照我这么做,那就会变成抽气了,山河大阵能弄来的地气,绝对是以往的五倍以上,用来对付这俩重孽肯定绰绰有余。”

    “既然这么厉害,要不我先来?你把这一招留到最后再用吧?”我试探着问。

    “别别别!让我先来!”胖叔忙不迭的说道,表情有些尴尬:“这种组合型的阵局,我也只是有个概念,还没有真的试验过,所以成功率有多少我也不敢保证。”

    “我那个也是啊,都没试过。”我苦笑着挠了挠头:“成功率有几成都不好说呢。”

    “如果这个阵局能成,我用完了还能保存一定的战斗力,起码不会拖你们后腿,要是你的阵局成了呢?哪怕不成你也受不住啊!”胖叔叹了口气:“降气的反噬我知道有多狠,你就算受得住,也肯定跑不动了。”

    “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笑道,把腰间别着的匕首拔出来,直接问胖叔:“要多少血?你报个数,我尽量给你弄出来。”

    “老沈,你杀猪呢?”七宝看见我的动作这么豪放,也忍不住损了我一句:“杀猪放血也没你这么干脆啊!把自己当医院的血包使了?”

    这时候,站在灌木丛里的那俩重孽,似乎是看出来我们对它们威胁不大了。

    这俩冤孽互相看了看对方,像是在交流,过了一会,便齐步走了出来。

    见此情景,胖叔没敢再犹豫,动作飞快的从包里拿出来一个铜碗,递到了我手里。

    “先给我来一碗!不够再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