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乌鸦嘴

    看见那些黑雾,我只觉得诡异,真的,我就没见过这么奇怪的雾气。

    与胖叔他们相比,我的这点反应似乎都不足一提。

    “尸尸气?!!”胖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不对,应该是连他的身子都在发抖:“这些尸气聚集成云了?!那里到底是出啥事了?!我前不久才去过啊!!当时根本就没有这么夸张啊!!”

    “这些尸气应该不是重孽散出来的我听你们说过重孽这里面没蛊气只有纯粹的尸气绝对不是它们”小易林颤抖着说道,似乎是忍不住害怕了,不再敲锣,反倒是握住了我的手掌。

    “别怕,天塌下来,咱们这一帮人都能搞得定!”我安慰道。

    “谁搞得定谁啊天塌下来还不得压死我们你想得太美了”

    听见这话,我不禁感觉有点无奈,七宝这狗日的也不知道教点好的,这孩子才跟他接触多久?你看看!这说话都快变成一个味儿了!

    “小沈,咱们可能得绕着路走了。”胖叔几步跑了过来,一脸凝重的跟我说:“刚才我看了,地风不定,山气散乱,咱们这一路直直的走上去,基本上就是在找死。”

    “您的意思是怕冲着煞?”我试探着问。

    “对,冲着煞是主要是寓意不吉。”胖叔叹了口气:“咱们这次出来干的就是玩命的活儿,能给自己积点运气,那就不能随便败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我从善如流的点点头,说,您看着办,我怎么着都行。

    “细伢子,你让尸首顶上去开路,山里已经开始走尸煞了,你让它们上去顶着,多少能分走一批煞气,免得让咱们冲着。”

    “知道了叔!”

    说实话,胖叔跟易林的反应,远比我想象的要大,也可能是我不了解尸气的缘故,虽然天上都开始飘黑云了,但也只是看着诡异,我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危险。

    跟在那群尸首背后走着,胖叔不动声色的靠了过来,低声跟我说:“小沈,有件事我得跟你商量一下。”

    “您说。”我点头。

    “这次咱们过来干活儿,一是为了降妖伏魔,免得它们跑出去害人,这二呢”胖叔苦笑道:“就是为了救你。”

    “我知道,想要救我,那就得从源头去找尸气。”我笑了笑:“这个源头,就在那个窟窿里,对吧?”

    “这次我们不敢玩命,只能咬着牙博一次,如果战况不容乐观,我建议咱们先撤,回去再准备准备,实在不行我就出县城搬救兵”胖叔很无奈的说道:“咱们玩命倒是可以,问题是细伢子太让他跟着玩有点说不过去。”

    “叔,您别多想,这种事不用跟我商量,因为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我递了支烟给他,笑道:“只要还有条命在,什么事都有可能。”

    “他娘的,说起来你这体质也是奇了怪了”胖叔不解道:“我在行里见过奇奇怪怪的东西太多,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

    “我有这么厉害吗?”我用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

    “有。”胖叔点点头,说起这话来,表情都认真了许多:“我跟老爷子私底下聊过,他跟我的想法一样,都感觉你修的这门肉身蛊是奇术,也是绝术,它之所以会让你体内产生尸气,可能不是因为你底子弱,完全就是有这么一个过程。”

    “过程?”我皱了皱眉。

    “你说过,你现在的境界还很低,以后的进步空间还很大。”胖叔低声道:“我个人感觉,你体内的肉身蛊,是想把你置之于死地而后生,先死后生,向死而生,只要你能熬过这一关,之后的一切都好说了。”

    “那也得熬得过去再说啊。”我苦笑道:“熬不过去,什么都没了。”

    “所以说嘛,我觉得你这是绝门绝户的绝术,一个不小心就得断自家香火。”胖叔拍了拍我肩膀,很同情的看着我:“风险有点大啊。”

    跟在尸首队伍后面,我们沿着山道,走了约莫三十多分钟,这才绕过一圈,走到了胖叔所说的理想路线上。

    这地方距离那片起黑云的地方不远,但就感觉来说,走在这里的压迫力没有那么大,可能是心理作用。

    走在最初的那条山道上,总感觉有种乌云盖顶,大厦将倾的危机感。

    但是现在,我就觉得没什么危机感了,整个人不知道轻松了多少。

    “对了叔,山里的重孽一共有几只?你确定过没?”我问了句。

    “我也不清楚。”胖叔摇摇头:“但我感觉应该不少,咱们之前遇见的那三只,恐怕不是全部的”

    说到这里,胖叔猛抽了两口烟,抬头往那片黑云的方向看了一眼,表情越来越难看。

    “重孽不是大问题,我担心的是那片黑云。”

    “那又不是冤孽,有啥子好担心的?”七宝笑道。

    “能散出这么多尸气的,不管是邪物阵局还是冤孽恶鬼,都不是咱们能随便对付的。”胖叔深深的叹了口气:“别怪我乌鸦嘴,我感觉今天的事要出岔子。”

    “那倒不会,我感觉就是你想多了,怎么可能”

    七宝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彻底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发出这阵响动的,是我们左前方的灌木丛。

    这阵声音传出来的时候,灌木丛在一个劲的颤抖,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乱动那样,颤抖的幅度很是明显。

    当灌木丛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时,七宝跟胖叔都齐刷刷的退了回来,跟我们肩并肩的站着。

    “不会吧”胖叔脸色煞白,喃喃道:“我的嘴没这么霉啊”

    胖叔话音一落,灌木丛边上,顿时就冒出来了一个长满了红色触须的脑袋。

    它跟胖叔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眼神都很微妙,特别是胖叔,简直是快要怀疑人生了。

    “金口玉言啊?”七宝一愣一愣的看着重孽,又一愣一愣的看着胖叔:“还是言出法随?你这嘴是开过光的吧?”

    听见七宝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反驳,包括胖叔自己。

    胖叔似乎还觉得七宝说的有道理,点点头,但又碍于自我尊严,只能又摇摇头,表示这一切都是巧合,不可能是他的嘴造成的。

    胖叔深吸了一口气,竭尽全力挤出一丝笑容,跟我们指点江山:“一只还好,咱们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如果再多一只,那咱们才是”

    第二个长满了红色触须的脑袋,挨着第一只重孽,就那么从灌木丛里冒了出来。

    看见它的瞬间,胖叔不说话了。

    可能胖叔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秒打脸不说,这还从另外一个角度,用科学手段给我们诠释了一回什么叫做倒霉,什么叫做乌鸦嘴。

    没错,这不是玄学,是科学。

    “我操。”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完全不是生气,是惊讶!

    我这辈子见过倒霉的人不少,但还着没遇见过嘴这么臭的,这也太他娘的倒霉了吧?!

    “我”胖叔很尴尬的张了张嘴,似乎是还想解释。

    但这一次不用我跟七宝开口拦他,小易林就先一步喊了起来,貌似是让胖叔的嘴吓着了,小脸煞白,眼眶都是红的。

    “快别说话了叔!你再说一句!人全家老小十八口都得找咱们玩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