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黑云

    由于出发地跟目的地都在山里,所以我们这一路走过去,可以说是畅快淋漓,根本就不用担心会遇见行人。

    胖叔在前面领着路,后面一排跟着的全是尸首,我跟七宝殿后,易林则悠哉悠哉的走在我们前面,时不时的敲打两下铜锣。

    说实话,我挺眼馋湘西五门这种赶尸术的,简直是好用又方便啊!

    除开起尸引尸的时候要唱唱咒词,其余的时候只需要敲打喜神锣,喊几个单字就行。

    起,走,上,下,这是最常用的,东南西北则是转弯的时候才用。

    “小易,我听沈老爷说,湘西这边的赶尸术都挺复杂,没你这么简单。”七宝兴致勃勃的闻道:“上山有登高咒,过河有踏水咒,反正杂七杂八的咒词挺多,根本就不像你这样喊单字啊。”

    “湘西的赶尸术种类很多,派系不一样,法术内容自然也不一样。”易林嘴里叼着七宝给的棒棒糖,笑容里全是自豪的意味:“我们老易家的五门术法,那可不是普通赶尸术能比的!”

    “瞧你能的!”七宝笑道:“一会打起来你可别哭鼻子,跟冤孽玩命那可是”

    “放心吧宝哥,我见过的冤孽比你见过的多多了。”易林嘿嘿笑道:“你都不怕被吓着,还怕我哭鼻子?”

    被易林这么一呛,七宝也没了声音,估计这牲口也觉得挺尴尬的,就算自己再想反驳,也没有反驳的道理。

    因为这熊孩子没说错,也没有夸大其词。

    他见过的冤孽邪煞,的的确确要比七宝多太多了,甚至于连我都比不上他。

    “老沈,你说这孩子放在行里,大概是第几等的先生?”七宝跟我闲聊着,估计是闲的蛋疼开始八卦了。

    我听见他的问题也没吱声,因为这问题确实不好回答。

    倒不是怕别的什么,主要我也分不清他算是第几等的

    如果光从赶尸这个角度来说,他绝对算是入了门还有一定底子的先生,跟我差不多是站在一条平行线上的,只不过我有肉身蛊作为底牌,他确实是差我一筹,这点我也不谦虚。

    但要是不论术法,单说经验跟见识,恐怕这熊孩子比我都要强。

    见我沉默着,半天不说话,七宝轻轻拍了我一下:“你想啥呢?”

    “没想啥,我就是有点感慨。”我叹了口气:“从小入行就是好啊,如果我也是三四岁入了行,一路学着降术修着道过来,我肯定比现在强很多。”

    “嗨,这得跟沈老爷说去。”七宝嘿嘿笑道:“他不想让你那么早入行,你有啥子办法?”

    走在前面的易林似乎是听见这话了,回过头来看了看我们。

    “晚点入行不好吗?”易林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从小就开始吃苦,又不能到处去玩,长大就没得玩了,你还不开心吗?”

    说着,易林皱了皱眉头,很肯定的说,你小时候绝对比我过得开心。

    “还行吧。”我笑道。

    “大哥哥,你爸妈肯定经常带你出去玩吧?”易林好奇的问了句。

    我愣了愣,没说话。

    “他爸妈走得早,还玩个啥啊。”七宝叹道。

    听见这个答复,易林稍微楞了一下,很快就给我道了个歉,一脸的内疚。

    “对不起啊大哥哥,我不知道是这样”

    “没事没事,我都这岁数了,也不在乎这个了。”我笑道。

    易林很内疚的看着我,想了想,说,其实你过得比我好。

    “这还算好?”

    “你有爸妈,我没爸妈。”

    易林说着,转过头去,很平静的说。

    “你爸妈肯定拿你当儿子看,我可没有这种待遇啊,我爸妈大冬天的就把我扔了,要不是我爷爷凑巧碰见我”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语气从头到尾都很平静。

    但我能感觉出来,他的情绪有些不自然。

    七宝跟我面面相觑了一阵,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还是七宝干脆,走上去用手搭着他的肩,哥俩好似的,一走一晃悠。

    “小易啊,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来四川玩,哥哥们带你吃好的玩好的!”

    “好呀!”易林笑道:“有机会一定去!”

    “不过话说回来,小易,你爷爷有没有跟你聊过外面的事?”我试探着问道,虽然我清楚有些话是不方便跟孩子说的,但看他那一脸懂事的样儿,我确实是有些心疼。

    “啥事啊?”易林回头来看着我,一脸的茫然。

    “城里的事呗。”我低声道:“你爷爷年纪大了,你也需要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想问问,你们”

    “我不想去城里。”易林挠了挠头:“住一段时间,玩一段时间,这样可以,但我不能常住啊,因为我爷爷不习惯城里的氛围,他跟胖叔说过,我听见过,他不喜欢所以我也不想”

    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轻轻揉了揉易林的头发,只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了。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虽然城里什么都方便,但是易大喜神选择遁世,那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理由,还轮不到我这个后生来质疑。

    “以后我会让爷爷带我去四川玩的!”易林仰着头,嬉皮笑脸的看着我:“到时候你们可得带我去吃好吃的!”

    “那肯定啊,当哥哥的必然得”

    还没等七宝把话说完,走在最前面的胖叔忽然停了下来。

    “到了!”

    听见胖叔的话,我们没敢墨迹,按照最开始的安排,七宝上去跟胖叔走一起。

    我则是留下跟易林在一块,俩俩一组,可以互相照应。

    “那个洞窟就在这上面!”胖叔冲我们喊了一声,抬起手指了指右侧的山坡。

    “大概有多远?!”我问。

    “走上去,十五分钟左右。”胖叔说着,又低头看了看罗盘,很肯定的说:“重孽都在上面!还没分散呢!”

    我没再说话,转过头,很认真的观察了一阵。

    这个山坡没有太多荆棘丛,坡度也可以接受,要打要跑都很方便。

    “往上走个十分钟的路,中途注意点就行,要是没问题的话,咱们就继续往前推,尽可能的把它们当成饺子包了。”

    “没问题,就照着你说的办!”胖叔点点头,领着七宝这个二号开路先锋,小心翼翼的右转进了山道。

    在这种情况下,易林也不敢大意,两口嚼碎棒棒糖,猛地敲了几下喜神锣。

    “东!走!”

    被易林这么一招呼,那些尸首也纷纷转身,跟上胖叔的步伐就继续往里蹦了。

    不得不说,易林挑选尸首还是有一套的,被他挑出来的这八具古尸,绝对是尸窟里骨架最大的一批“高端货”。

    整整齐齐的八具尸首,一走一蹦跶,那种由跳跃引来堪比地震的摇晃感,简直是让人终身难忘。

    “大哥哥,一会我跟你站一块,要是那八具尸首都挡不住,咱们俩就想开点,一起去见祖师爷吧”易林坏笑道。

    “别咒自己啊,咱们又不是一定输,真是”

    说着说着,我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几百米开外的地方,半空中,全是黑油油的烟雾。

    这些黑雾不上升不下降,也没有半点消散的意思,哪怕山风吹得再大,它们也像是云朵那般死死定着停留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