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开枪

    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距离我们十来米的那个灌木丛,忽然摇晃了起来,很明显就是有东西在里面钻动。

    过了两三秒,王生海在那个灌木丛外露出了头。

    当时我都没能认出他来,这老东西不知道是打鸡血了还是嗑药了,整个人看着都不对劲,佝着身子,四肢着地,往前跑动的时候还是跳着的。

    毫不夸张的说,他跑起来,很像是动物。

    我本以为老爷子会直接开枪搂火,但现实却不是这样。

    在看见王生海的瞬间,老爷子猛地一弯腰,直奔着他就冲了过去。

    这时,老爷子左手像是攥着一根黑乎乎的棍子,或是说钉子,不过巴掌长短........

    见老爷子直冲自己过来了,王生海嘶嚎了一声,四肢着地的就往回跑,眨个眼的功夫便钻进了灌木丛中。

    那一套动作,简直不是人类能够做出来的,比狗都还敏捷!

    但他没想到的是,老爷子现在也有些“不正常”了,没有以往那种慢悠悠的样子,三步一跨就跟了上去。

    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他能跑这么快!

    当我反应过来准备跟上去的时候,灌木丛后面就传来了扑通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砸落在了地上。

    “过来帮忙!”

    “来了!”

    得到老爷子的命令,我没敢耽误,直接跑了过去。

    穿过灌木丛,我便看见了王生海跟老爷子。

    此时,他们俩的姿势非常不雅,就跟流氓打架似的,在地上互相纠缠着,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老爷子脸上有几道抓痕,其中最深的那一道已经见血了,衣服裤子上还全是泥迹,看起来极其的狼狈。

    而王生海则是.......

    “他咋了?”我看了看王生海,心里有点发毛。

    我前不久才见过王生海,可现在又见他,竟然有点认不出来了。

    在我记忆中,他应该算是个正常人,起码长相跟普通老头差不多,可是现在他却没了人样。

    脸上的皮肉都收缩到了极致,眼角极其诡异的往上吊着,尖嘴猴腮似妖不似人,嘴里还往外呕着深绿色的液体。

    “他是用降术借畜生魂魄冲身了!”老爷子低吼道:“给我按住他!!”

    我没来得及犹豫,老爷子就站了起来,又拿出一枚先前我见过的那种铁钉,直接捅进了王生海的右手腕里。

    到这时候我才发现,王生海的另外一只手上,也钉着一枚相同的铁钉。

    “老东西有一套啊.......”老爷子叹了口气,表情也轻松了一些,如释重负的说:“这龟儿子有脑筋,晓得自己的弱点是啥子,所以就借畜生魂魄冲身,防的就是咱们打黑枪!”

    “是啊。”我点点头:“他跑得挺快,想拿枪打中他确实有点困难。”

    “不是打不打得中。”老爷子说着,看了看正处于昏迷的王生海:“子弹根本就打不进去,你说拿枪有啥子用?”

    听见这话,我倒不觉得他在吹牛,只是稍感诧异罢了。

    被冤孽恶鬼冲身的活人,其肉身多少都会产生变化,甚至能达到书中记载的那种地步。

    任凭刀砍斧劈,不能伤其分毫。

    这点我曾经觉得很不可信,但事实就是这样,被冤孽冲身后的活人,算是半个冤孽。

    想要破开这种“半孽”的肉身,普通火器跟利器,那都是起不了作用的,唯有行内的法器或是加工过的东西才能伤其本身。

    “他没死吧?”我问老爷子。

    “没,只是晕过去了。”老爷子叹道。

    “现在咋整?”我压低了嗓子:“那边还有四个五福孽没搞定呢!”

    “慢慢来。”

    老爷子说着,漫不经心的把手抬起来,将枪口对准了王生海的右腿。

    “砰!”

    随着一声枪响,老爷子看着王生海腿上的伤口,满意的点点头,又将枪口移到了王生海的左腿上。

    “砰!!”

    ....................................

    从老爷子打了第一枪开始,直到王生海被我背着,回到五福尸棺所在的地方。

    在这过程中,他都没有醒过来。

    要不是我能略微感觉到他的呼吸,我都得以为他挂了。

    想起刚才老爷子开枪的场面,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些害怕........那就是老爷子真实的样子吗?

    “行了,放那儿吧。”老爷子停下脚,冲我使了个眼神。

    我点点头,在他的指示下,把王生海放在了五福尸棺的正前方,距离最近的棺材,不过一米远。

    等他兴致勃勃的给王生海搜了身,确定他对我们没威胁后,这才伸出手去,把钉在王生海手腕上的铁钉拔出来。

    也许王生海之所以会昏迷这么久,就是因为有铁钉的存在。

    铁钉脱离肉身的那一瞬间,王生海就睁大了眼睛,仿佛是憋了很久的气那样,张大了嘴不停咳嗽了起来。

    “姓王的,咱们又见面了。”

    老爷子蹲下身去,笑眯眯的看着王生海。

    “你.......你敢阴我?!”

    王生海如欲吃人的瞪着老爷子,虽说眼神里有些许的恐惧,但愤怒却占据了更多的分量。

    “不不不,是我差点被你阴了。”老爷子发自内心的感叹道:“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开枪崩你的,没想到啊,你竟然请畜生上身了,我也只能拼一把,先钉死那个畜生再说.......”

    “我以为你追不上我。”王生海一咬牙。

    “晚两秒就追不上了,得亏我反应快啊。”老爷子嘿嘿笑道:“没想到吧?”

    王生海没说话,恶狠狠的瞪着他,那眼神就跟要吃了他似的。

    “我其实有点纳闷啊,老王,你恨我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但却一直没对我下手........”老爷子摇了摇头:“现在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来找我麻烦?”

    “你怕了?”王生海反问道。

    老爷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说:“你爱咋想咋想,我就是问问。”

    “你跟我的恩怨不少吧?”王生海看了老爷子一眼。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挺多的。

    “你当众打我脸的事也不少吧?”王生海又问。

    老爷子又嗯了一声,说,挺多的。

    “那你还用得着纳闷?”王生海冷笑道:“忍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等到这机会,我肯定要跟你拼一把啊!”

    “为了面子?”老爷子皱了皱眉。

    “对,你别觉得这个理由可笑,姓沈的,你应该清楚啊........”王生海满是自嘲的笑着:“咱们这一行就是个小江湖,你底下损我,我能忍,但你三番五次的当众打我脸........”

    “那是你自找的。”老爷子叹道:“如果你不想踩着我成名,我又何必去整你呢?更何况你本来就不是个守规矩的人,我针对你也无可厚非啊!”

    王生海没吱声。

    “你这辈子干了多少没屁.眼的事,你心里也清楚。”老爷子摇了摇头:“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比你强,因为我守规矩,降门的弟子,十个有七个走了歪路,就像是你,我要是不管一下,迟早国家要整我们。”

    “你怕了?”王生海问。

    老爷子没犹豫,很认真的看着王生海:“不是怕,是规矩,打我爷爷那一辈开始,他就把持着降门的规矩,到我这一辈,自然也不能给他丢人。”

    “多管闲事是家传啊?”王生海冷笑道。

    “可不么。”老爷子也笑了起来。

    “看样子.......我今天是走不了了.......”王生海说着,侧过脸看了看我,叹道:“我本以为沈家会断在你这一辈,没想到还是传下来了,这他妈的........”

    “沈家的香火断不了。”老爷子笑呵呵的拍了拍他肩膀,如旧识老友那般,亲切得不行:“你也走不了。”

    王生海沉默了下去,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怕麻烦。”

    老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拿出烟来点上,递给王生海。

    “有些事还是得做绝了才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