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法宝

    活人中降,王生海能感知到。

    假人中降,王生海也一样能感知到。

    但他能够分清楚真假吗?

    这一点,老爷子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绝对不可能分辨出来。

    王生海是人不是神,连老爷子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他能做到个屁!

    “我叫你把铁门钉按进去,你就按进去,千万别犹豫,也别提前........”

    老爷子说着,半弯着腰,作势要把第二个纸人插在地上。

    在黄纸人碰触到地面的前一秒,老爷子断喝了一声:“按!”

    我顺着他的命令按下顶针,将最后一个降穴破开,同时,他手中的纸人也刚好插在了地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老爷子一手提着包,一手拽着我,直接窜到了旁边的小树林里,脸上的表情就跟做贼差不多。

    蹲在荆棘丛里,他这才开口向我解释。

    “王生海用脚都想不到我用替身着了他的降,现在那龟儿肯定偷着乐呢,绝对认为咱俩都被他阴了。”老爷子压低了嗓音,说:“蛇皮降最大的作用不是杀人,是制人,这种降极其难解,而且能够短时间内让人丧失战斗力,普通降师来解这个降,肯定会遵循常规的手段,包括几年前的我也不例外.......”

    话音一落,老爷子把手里的烟头掐灭,继续跟我说。

    “用常规的手段,多少都会借来点阴阳二气,蛇皮降只要碰到这些东西,瞬间就会被刺激到,然后飞快的增生.......”老爷子咧了咧嘴,笑得很是复杂:“我估计这一招蛇皮降,就是王生海留给我的杀招。”

    “他应该会信咱们中招了吧?”我问,表情有些担忧:“那老东西这么精,要是他再多想几步,觉得这是你布下的套,那可就........”

    “试试呗。”老爷子耸了耸肩,很淡定的说道:“试试又不花钱,拼一次运气,看看那龟儿子会不会上钩。”

    我点点头,没再多问。

    “他来跟我硬干,本来就是在玩命,再加上我已经发现他了,这龟儿肯定更慌了........”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捡了根枯树枝,轻飘飘的在地上画个圈,把我们两人都罩在了里面。

    我看老爷子的这番举动,颇有种孙悟空画圈保唐僧的感觉,忍不住打趣道:“爷,是不是站在这个圈圈里,那些妖怪就发现不了我们了?”

    “你个娃儿批话咋这么多?”老爷子白了我一眼,从包里又拿出了那袋雄黄粉,然后加入了生石灰跟一些黑色粉末,搅拌好了递给我:“去把这些粉末撒了,就撒在我划出来的这圈凹槽里。”

    得到命令,我不敢怠慢,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撒着,生怕撒得不够均匀,时不时还得勾下身子比对一番。

    等我做完这一切,老爷子才开口解释:“这个圈是盖气用的,咱们在这儿,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动静,王生海肯定发现不了咱们。”

    “我觉得这样成功率不算最高。”我低声说:“要不然咱们俩出去,倒在地上假装中降,之后再........”

    “这个假装不了。”老爷子摊了摊手:“要不然你去试试?”

    我没搭腔,假装没听见他的话,兴致勃勃的往黄纸人那边望着。

    现在的情况就跟钓鱼差不多,既期待又忐忑,生怕鱼儿不上钩。

    等了半天,我们也没看见王生海冒头,不光我着急了,连老爷子都有些耐不住性子,一个劲的拿着寻孽庚看。

    庚盘上的指针依旧没动,死死的指着我们正后方,就这情况来说,王生海应该没有移动,一直都待在那里。

    “狗日的......这杂皮不会是.......哎动了动了!”

    听见老爷子兴奋的声音,我也不免激动了起来,低头往庚盘上一看,天池中的指针正在不停的左右颤抖着。

    “啥情况?”我好奇的问:“他在哪儿呢?”

    “正对着我们过来了。”老爷子兴奋的说道。

    我嗯了一声,也有些按不住的激动了,便问了一句:“爷,你们等会是不是要斗法啊?”

    “斗法?”老爷子摇头:“应该没有,那个不是决胜因素。”

    “这还不是决胜因素?”我一脸纳闷的看着老爷子:“决胜因素是啥?”

    “法宝。”老爷子神秘一笑。

    “哎对了,爷,我忽然想起来件事........”我低声问道:“既然五百米内都是施降的范围,那么王生海也应该会对你下降啊,他可不笨,搞不好就会先下手给你落个降,试探你几下,确定没问题才敢往这边靠近,如果他.........”

    没等我把话说完,只听嗖的一声,放在阵中右侧的那个小黄纸人,腿部忽然像是被染色了那般,变得青紫一片。

    “放心。”老爷子笑道:“有替身呢,怕个屁。”

    这时,寻孽庚的指针颤抖得越发厉害了,而老爷子的表情,也渐渐变认真了起来。

    “你不给他下个降?”我有些着急的问:“那老东西可赶过来了!趁着这机会阴他呗!”

    “不急。”老爷子笑道,特别淡定的说:“咱们越是想阴他,那龟儿就越有可能逃跑,我们要让他感觉没危险,让他觉得,我们已经中蛇皮降快死了,明白吗?”

    我点点头,说明白,你看着来吧。

    “真不知道你有啥子担心的,老子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有法宝!”老爷子咂了咂嘴,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我一眼:“你瞅瞅你那怂样!丢人!”

    “啥子法宝?”我随嘴问了句。

    老爷子又一次露出了那种极其神秘的笑容,不动声色的把手放在后腰,细细摸索了起来。

    很快,他就把那件所谓的“法宝”取了下来,在我眼前晃了晃。

    “这就是法宝?”我试探着问老爷子。

    “可不么!”老爷子一点头,显得还挺骄傲。

    “这跟降术有关系吗?”我白了他一眼。

    “你懂个卵?”老爷子跟看傻逼一样看着我,很不耐烦的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你没听过啊?”

    我听过,但我确实没从“神棍”的嘴里听过。

    看着老爷子手里紧握的那把手枪,我有些迷茫了,真的,恍如身在梦中。

    现代武器跟阴阳方术,这两个玩意儿搭边吗?

    此时老爷子掏枪大呼法宝,他给我的感觉,就跟战场上的军人手握神幡大喊“祖师爷大显威灵”是一样的。

    “别以为我跟你开玩笑。”老爷子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跟我说的话,似是提醒,似是警告:“先生毕竟是先生,再怎么厉害,也脱离不了**凡胎的界限,别说是王生海,就是我这样的先生,你拿枪崩我,我也得死。”

    “明白。”我点头。

    “以后遇见解决不了的麻烦,记得换个角度去解决,就比如有人跟你斗法,你觉得麻烦,那你大可以找人打他黑枪,一枪打死岂不快哉?”

    老爷子循循善诱的给我传输着人生经验,满脸的孺子可教也。

    “但是吧,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能不动枪就别动枪,毕竟这说出去不好听。”

    “不过这也得分情况,要是对方太猥琐,你大可以不管这条。”

    忽然,我们身后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林中穿梭一样。

    “来了!”老爷子眼睛一亮,握紧了那把似是周志国给他的手枪,兴致勃勃的跟我说:“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法宝!”

    “真要开枪啊?”我有些担心的问道:“这算是杀人不?”

    “自我防卫你懂个屁?”

    老爷子说着,抬起手枪,照着身后的小树林比划了起来,似是在瞄准。

    “等他露头,老子就一枪打死这个狗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