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降穴

    人身有十二降穴,这是降气必经的十二穴位,也能说是人体内的十二个关卡。

    从头到脚的数,分别是:

    头部左右,风曲穴,衍阴穴。

    颈部左右,海俞穴,九门穴。

    胸腔左右,气闾穴,玄井穴。

    腰部左右,洞渊穴,贯阳穴。

    左右膝盖下方,土尸穴,忍乾穴。

    左脚底驮命穴,右脚底厌孽穴。

    老爷子一边跟我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我的侧腰说:“降气已经蔓延到你的洞渊穴了,等你你身上的十二降穴都被降气攻破,那你就会变成一个完整的蛇宝宝。”

    蛇宝宝??你咋不说我会变成蛇皮怪呢?!

    此时,对自己腰部以下的部分,我已经失去了操控力,哪怕抬一抬腿都不可能,跟瘫痪的情况差不多。

    “那咋办啊!”我开始有些着急了,忙问道。

    虽然老爷子显得挺淡定,明摆着这事还在他掌握之中,但那种从我身体上传来的变化,却在一点点摧毁我的信心......

    说真的,我确实是怂了。

    “该怎么解降,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是猪啊?!”老爷子见我催促他,也显得有些不耐烦,满脸的孺子不可教也:“动动脑子!”

    说完,他猛地掏出两根银针,直接捅进了我腰的两边,也就是他所说的洞渊穴跟贯阳穴里。

    银针刚一捅进去,那种诡异的僵硬感便像是被银针阻断了似的,死死的停在了腰部。

    而那些蛇鳞也停住了蔓延的趋势,不再往腰部以上的位置扩散。

    老爷子就像是变宝贝一样,又拿出一个玻璃瓶和一包粉末,之后还拿了一个类似于缝衣服用的“顶针”。

    那玩意儿看着跟顶针差不多,但还是有区别的,上面有一根尖尖的刺,边上还刻有许多花纹。

    他先是用这枚“顶针”上的刺,蘸了一下玻璃瓶里的液体,随后就着这些液体,拿顶针在那包粉末里滚了两圈。

    那瓶子里的液体很是粘稠,似乎还是透明的。

    “啥东西啊?”我好奇的问了句。

    “这就是我说的,胡子鱼身上的粘液。”老爷子回答道。

    话音一落,老爷子把加工好的顶针放我手上,说:“手还能动吧?自己拿着,照着身上的十二降穴捅几下,捅完了就完事了。”

    “一个捅一下啊?”我皱着眉,有些担心的问:“这不会感染吧?那些粉末是啥?”

    “雄黄粉。”老爷子说:“想要解掉蛇皮降,用铁门钉蘸胡子鱼的粘液,再裹一层雄黄粉,这样解降是最快的,而且还不疼。”

    “十二个穴位全捅?”我有些不太放心。

    “不不不,只捅六个!”老爷子猛地一拍脑门,忙不迭的说:“你看我这记性,你扎六下就足够了,我已经把那些降气阻隔在你半身,所以你从上到下,只要扎六针,把降气从脚底的两个穴位放出去就成了。”

    听老爷子这么说,我也稍微放了点心,可一看手中的顶针,还是不免有些郁闷。

    这才入行几天啊?

    又是开刀动手术,又是拿针扎自己十二穴位,按照这势头发展下去,我的人生简直就是一片黑暗啊........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身上的蛇鳞,咬了咬牙,感觉不能再拖了。

    王生海这畜生就在附近猫着呢,现在可不能耽误时间,早点解决早点完事啊。

    我一咬牙,壮着胆,拿着顶针就照着穴位扎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中降的缘故,用顶针上的尖刺往肉里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疼,只是我心里多少还有些抗拒,是看着肉疼罢了。

    每往降穴里扎一下,这降穴四周的皮肉就会松软一些,也能说是僵硬感减轻了许多,还有种泡在温水里的感觉,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随着僵硬感减轻,皮肤表层的蛇鳞皮屑,也有了渐渐消失的迹象。

    “要说这蛇皮降啊,那还真不是一般的东西,特别是王生海下的这种........”老爷子念念有词的说道:“先拿畜生的魂魄纳阴,之后又取其三魂入秽,七魄化煞,用普通的手段是解不了这种降的。”

    “那你咋会解呢?”我忍不住问了句。

    “试验出来的。”老爷子冷笑道:“王生海最擅长的降术属阴鬼之流,我最擅长解的降术,恰好就是阴鬼邪孽这类的.......这不,前几年听说他修了些畜降的本事,跟人斗法的时候还把人弄死了,所以我就深入了解了一下情况。”

    “了解到啥?”我问。

    “他跟人斗法所用的降术,就是你中的这个蛇皮降。”老爷子说道:“与原先我所知的蛇皮降不同,用常规的手段,根本没办法破解这种怪降,无论是借助阴阳二气,又或是借助地气生气,都没办法抽出蛇皮降灌入人体的那些东西。”

    “只能用这钉子?”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错,别看这种解降的法子简单,但有时候就是这样,越简单越实用,化繁为简嘛。”老爷子解释道:“铁不透阴阳,拿铁钉沾上鲶鱼液,就是为了裹阴,之后再拿雄黄粉开刃,这一钉子下去,能把你体内的那条蛇给钉个半死。”

    说着,老爷子叹了口气:“王生海也是够有心的了,专挑我不好解的降术来布阵,这不是明摆着早有准备么.......”

    “你不也是这样?”我好笑的问他:“如果你对他没防备,早几年前,你会去研究他给人下的蛇皮降?”

    老爷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笑着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两句话一直是江湖至理,你最好记在脑子里别忘了。”

    “爷,要是几年前你没研究过这种畜降,我是不是就危险了?”我试探着问了句。

    “差不多吧。”老爷子一皱眉,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许多:“我能勉强保住你的命,但你会不会变瘫痪,这个就说不准了。”

    听见他这么说,我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心里满是后怕。

    “等一下!”老爷子眼睛一亮,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叫住我:“先别扎!”

    在他叫住我的时候,我正拿着那枚顶针作势往最后一个穴位扎,也就是脚底的驮命穴。

    扎完这个穴位,我身上的蛇皮降也就全解了,但老爷子突然叫住我......这情况我确实没想到啊!

    “咋了?”

    老爷子见我发问,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火急火燎拿出一张画着符咒的黄纸小人,之后又点上了一支贡香,将燃烧的香头对着小人额头的位置,缓缓穿了进去。

    做完这些,老爷子才把香倒着,连着纸人一块插进了地里。

    不知那个黄纸人经历了什么变化,从脚底往上,像是染了墨一样,迅速变黑了起来。

    看见这一幕,我脑子猛地一闪,想起了老爷子先前才跟我说的........

    “降气入体,一般都是从脚开始的,需要经过人身的十二降穴........”

    这纸人从脚往上泛黑的变化,不就跟活人中降之后,降气侵入人体的路线相同吗??

    “爷,你在干啥呢?”我小心翼翼的问他。

    “这是沈家的活身降,相当于降师身外化身的傀儡,与活人相同,它是会被降气侵蚀的,甚至还会被恶鬼冲身.......”老爷子冷笑着说:“蛇皮降的阵局跟王生海肯定有联系,你中降的情况他应该知道了,这就是机会啊!”

    “机会?”我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兴奋的问:“你是想打一个反手战?”

    “四个字。”

    老爷子点点头,又拿出一个纸人来,重复着先前的动作,语气里满是自信。

    “偷梁换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