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蛇鳞

    五福孽已除其一,剩下的四只冤孽都还处于“无力期”,短时间内,完全不用担心它们会诈尸出来闹腾。

    现在需要我们担心的问题,只有王生海。

    这人既不下山,也不露面,躲在林子里不知道想干什么,用老爷子的话来说,那就是十足的猥琐。

    像是这样的先生啊.........

    “就得往死里干!”老爷子带我进入树林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个不停:“我早八辈子就想整死他了,要不是情况不允许,这狗日的非得........”

    经过之前的那些折腾,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到了傍晚时分。

    我们所处的这片树林虽说不算茂密,可因为天色渐黑的缘故,能见度极其的低,再加上有树丛荆棘的遮掩,想要借着手电光来找人还是有些费劲的。

    似乎王生海这老东西是铁了心要跟我们打游击,在我们进入树林的瞬间,他就开始不断的移动,不停跟我们绕着圈子。

    唯一还能被我们勉强保持的,就是双方间隔的距离。

    老爷子说过,王生海距我们不过六百米左右,不会远也不会近。

    远了他察觉不到我们的踪迹,近了又会被老爷子整死。

    五百米内就是施降的最佳距离,也是降术所能够发挥作用的距离。

    超过这个范围,祖师爷下凡都不顶用。

    老爷子一边骂骂咧咧的数落着王生海不仗义,要死也不死干脆点,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一边,老爷子又带我在林子里转了几圈,最后还是在一棵老榕树下停了脚,气喘吁吁的休息了起来。

    半天都没找到王生海的踪迹,我实在有些不放心,又问了老爷子一遍:“爷,王生海不会是跑了吧?”

    老爷子慢悠悠的点了一支烟,信心十足的说:“不会,他一直跟着咱们呢,我能感觉的到,那畜生也对我们起杀心了。”

    看着天色越来越黑,我不免着急了起来。

    王生海这人不是什么好货,听老爷子说,他心性阴毒还特别记仇,再加上因五福孽得罪了官家的事........他肯定是铁了心要干死我们啊!

    此时,我们在明,王生海在暗。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天都快黑透了,要是他趁机来搞偷袭咋整?

    “别紧张。”老爷子笑了笑,安慰道:“他肯定跑不了。”

    太阳落山之后,树林里的风就没停下过。

    初春的天气本就谈不上暖和,再加上这一阵阵的夜风,吹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冷得不行。

    老爷子似乎是感觉不到冷,悠哉悠哉的抽完了烟,这才背着手继续往树林里走。

    “爷,王生海就不怕周哥他们撤回去报信?”我有些担心:“如果周哥他们直接回去打小报告,官家调来一大批的人搜山抓他,那还不是........”

    “不会的。”老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姓王的了解我,所以他知道,我肯定会让周志国他们去村子里待命,就算那帮后生想要去叫支援,我也会拦住。”

    得到这个答复,我想了想,问:“因为王生海知道你的脾气,也知道你有多自信,周哥他们叫支援,明摆着就是在打你的脸,所以你肯定会拦下来,王生海是摸准了这点对吧?”

    老爷子笑呵呵的点着头,没跟我多解释,领着我继续在林子里探索着。

    “幺儿,如果我们是在打猎的话,你觉得除了寻找猎物之外,还需要做什么?”

    听见这个冷不丁的问题,我没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当然是放陷阱了。”

    “对喽!”老爷子转过头来,极其赞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边走边说:“咱们现在就跟打猎差不多,一边要追着这个龟儿跑,一边还得给他放上几个陷阱,他不是喜欢在林子里绕着圈跑么,我们就在他必经之路放点小玩意儿,让他刺激刺激。”

    老爷子说着,又指了指周围的树。

    “刚才咱们那几圈可不是白走的,这一路上我布下了七个降阵,能不能弄死他且两说,肯定能给他留下些不太好的回忆,最次也能让他受点伤.......”

    “你啥时候布阵了?”我有些迷茫的看着老爷子:“我咋没看见呢?”

    “看那儿。”

    顺着老爷子所指,我往后方的那棵老树根部看了一眼,树干上有一道很细的白线,像是用白墨画出来的,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见。

    “你连门都没入,以后你要学的东西可多了去了,慢慢来吧。”老爷子笑道。

    话音一落,老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停下脚嘱咐我:“我能想到给他弄陷阱,他自然也能想到这点,现在天黑路暗,你小子可要注意自己身边和脚下,就像前面这......”

    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我只感觉脚下一软,就跟踩到了强力胶似的,死活挪不动步子,脚腕以下都莫名其妙的僵硬了起来。

    “你看看你看看!幺儿不是我说你!你急着赶去投胎啊?!多走这两步干什么?!”老爷子站在我身后,恨铁不成钢的骂着:“别的本事没有,踩人陷阱的功夫倒是挺深啊!”

    我一听这话,委屈得差点没哭出来,心说你这老头儿有点不讲理啊,前面有陷阱你直说不行吗?好歹你拽我一把啊!

    “爷!你能不能别损我了?!赶紧救我啊!!”

    说话间,一种无力感开始往小腿上蔓延,我咬着牙使了几下劲,依旧是动弹不得。

    那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小腿以下瘫痪了似的。

    我在这边使劲,老爷子在那边抽烟。

    他压根就不搭理我,连救我的动作都没,跟看热闹差不多,站在一边抽着烟解闷。

    “都啥时候了你还看热闹?!”我欲哭无泪的问道,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裤腿给挽了起来,想看看自己的脚腕到底怎么了。

    这一看,直看得我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自小腿以下,皮肤表面都变得像是蛇皮一样,分裂成了许多干燥的“小块”。

    这些类似于蛇鳞的花纹,密密麻麻的遍布在腿上,还有许多白色皮屑附着在表层,看得我密集恐惧症都犯了。

    “爷!我是不是中降了?!这情况咋跟蛇皮病一样啊?!”

    相比起我来,老爷子则显得淡定了许多,他长长的吐了口烟,说:“可不是么,你中的就是蛇皮降,等这些蛇鳞蔓延到你脖子上,你就肯定没救了。”

    这种降术的名字,起得可真够直接的,果然叫什么像什么.......

    这些覆盖在我小腿上的蛇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其缓慢的往上蔓延了起来。

    它所蔓延到的地方,都开始变得没了知觉,似是都被冻僵了一般,

    就这速度,要不了一会,这些蛇皮就得长到我的屁股上!

    “狗日的真恶心!”

    老爷子啧了啧嘴,忽略了我求助的目光,兴致勃勃的跟我讲了起来。

    “我记得之前就跟你说过,降术想要让人中招,那就得满足几个条件,除开利用冤孽畜生的魂魄冲入人身之外,其余的降术,都得靠降气入体才能达到目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有这么回事。

    “降气入体,一般都是从脚开始的,需要经过人身的十二降穴........”老爷子说着,指了指我的脚。

    “你看,你中的这个蛇皮降就是这样,阵中降气,先是从你脚下的厌孽穴进去,然后经过你的驮命穴、忍乾穴、土尸穴、贯阳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