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生变

    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我不由得皱紧了眉,觉得这事变复杂了。

    王生海?

    前几天老爷子聚集降师来家里开会.......跳得最凶的降师就是他.......我对他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但这也不对啊,王生海那龟儿子明显是怂了,根本不敢跟老爷子正面跳,最多也就敢动动嘴皮子而已。

    “他敢来?”我忍不住问道,满脸的诧异:“他不是都怂了吗?”

    “怂个屁。”老爷子咬紧了牙,但脸上却满是笑容,眼里的杀气都快溢出来了:“王生海不是什么好东西,那龟儿子本来就阴毒,落井下石是他的看家本事,在二十年前我就跟他结过怨,一直到现在都没化开.......”

    这时候,周志国已经背着孙小五过来了,脸色很难看:“沈老爷,接下来的事,恐怕都得交给您了。”

    “你们先撤,去山下的村子里等着。”老爷子嘱咐道:“那个降师已经被我盯住了,要是他敢往山下移动,我绝对能堵住他。”

    “需要我叫支援吗?”周志国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反问道:“你是瞧不起老子?”

    “我是怕小五撑不住。”周志国低声说道,一脸担忧的看了看孙小五,说:“这小子伤得不轻,肋骨断了两根,胳膊也伤得严重,短时间内怕是醒不过来了。”

    听见这话,老爷子也皱紧了眉,走上前去给孙小五检查了一番,表情渐渐轻松了起来。

    “不碍事,死不了。”

    “要不您给他治治?”周志国试探着问了句,很期待的看着老爷子:“我听人说过,您救人的手艺也是一绝.........”

    没等周志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老爷子就摆了摆手,催促道:“赶紧下山吧,救人也不急这一时半会,这小子不会有事的。”

    “行!”

    周志国一点头,背着孙小五就走了,而陈秋雁也没犹豫,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在进入树林之前,她还回过头来看了看我们,满脸的不安。

    “沈老爷!小沈!你们千万要小心啊!”

    老爷子点点头,没吱声。

    我怕她不放心,便开口搭了个腔,让她不用担心。

    等他们走后,老爷子问我:“那丫头长得不错吧?”

    “不错啊!比我原来见过的都........”我楞了一下,脸霎时就红了起来:“爷,你瞎问啥呢?”

    “你瞎想啥呢?”老爷子白了我一眼。

    我刚想辩解两句,远处被锁蟾钉镇住的五福孽,忽然有了动作。

    它似乎变成了一个提线木偶,双手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了起来,每根手指,都在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幅度,往上翻动着。

    伴随着那阵类似于骨头碎裂的声音,五福孽的手指距离手背也越来越近了。

    虽然我是个旁观者,但在那时,我确实是想帮五福孽叫一声疼。

    “它在干嘛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心也不住提了起来:“连手指头都能动了.......是不是锁蟾钉镇不住它了?!”

    “快了。”老爷子叹道。

    说着,老爷子貌似是想起来了什么,眼睛一亮,跟我说:“但这也不是坏事。”

    “啥意思?”我问。

    “现在能出来的只有一个,剩下那四个都窝在棺材里出不来........”老爷子搓了搓手掌,兴致勃勃的说:“我们趁着这机会,先把它给办了,之后再解决那四个就容易多了。”

    “在棺材里好对付还是在外面好对付?”我好奇的问道。

    “外面。”老爷子说:“但要是五个冤孽都跑出来了,想要一口气对付五个,那基本就等于是在找死。”

    “剩下那四个你准备咋对付?”我担心的看着老爷子,心说一个五福孽都这么生猛了,那四个要是全跑出来.......能搞得定吗?

    也许是灵光一闪吧。

    在那瞬间,我忽然想起了埋在肉身里的那些落恶子,便问老爷子:“要不你把那十八个老大哥叫出来?那天晚上我见过它们,就是你找王生海谈判的那天!”

    “叫出来也没用啊。”老爷子咧了咧嘴,笑得很是无奈:“它们只有形却没有神,不像是普通冤孽那样,露了面就能害人,必须得依靠降术的力量,它们的能力才可以发挥出来.......”

    话音一落,老爷子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没人,这才凑到我耳边问我:“你觉得拿王生海来镇这几个五福孽怎么样?”

    “拿王生海来镇五福孽?”我茫然的看着老爷子,挠了挠头:“咋镇啊?”

    “拿他的命来换呗。”老爷子笑了起来,跟我说:“无论是害人的术法,还是驱邪镇鬼的阵局,所借来的力量越大,施法人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多........”

    “这个我知道。”

    听见老爷子说这些话,我顿时就更紧张了,难不成对付这些五福孽.......还得让老爷子去玩命??

    从古到今,越是厉害的方术,其要求的代价就越高。

    轻则伤肉身损人运,重则天谴折寿,这都不是开玩笑的啊!

    “爷,要不然咱们撤了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与其跟这些五福孽玩命,我们还不如回家卖药靠谱呢!”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你觉得老子就这么抬不起来吗?”

    我没说话,脸上依旧写满了担忧这两个字。

    “我原来遇见的五福孽,比这个还狠,我不也照样收拾了吗?”老爷子冷哼道:“这种货色,还不值当让我拿寿数去换!”

    “你说让王生海去镇.......那老头儿能同意?”我疑惑的问道。

    “他同不同意,这个我不在乎。”老爷子笑道:“我同意就行了。”

    “他在哪儿?”我问。

    “林子里。”老爷子说着,把衣袖挽起来,让我看了看他手臂上的伤口:“这个就是他刚才留给我的。”

    低头一看,我顿时就咬紧了牙。

    老爷子的手臂上有一块类似于烧伤的印记,起了几个水泡,边缘还有两排牙印,像是被什么动物给咬过那般,还有些血迹残留在上面。

    “这是咋整的?”我问。

    “王生海这些年也没白混,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偏门畜降,竟然阴了老子一道.......”老爷子笑道:“不过还好,我反应及时,把那个畜生的魂魄给逼出去了,那老东西受到的反噬应该也不小。”

    我没说话,安安静静的听着,只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紧张。

    王生海,五福孽。

    这两个称呼都代表着麻烦,还不是一般的麻烦。

    现在都撞在一块了.......老爷子真能应付吗?

    “降术再厉害,也不能在距离目标五百步之外下降,也就是五百米左右吧........”老爷子跟我解释道:“千里之外能取人性命的降术有,但不是单纯的降术,应该叫做降阵。”

    “周哥前面中的降术就是降阵搞出来的吧?”我问。

    老爷子嗯了一声,继续说:“那也怪我,如果我再小心一点,肯定能早点发现那个降阵,但这也无所谓了,已经过去了。”

    一边说着,老爷子一边往左右两侧看了看,说:“这四周有七个降阵,除开阴了小周的那个,其余六个都让我给破了。”

    “王生海想要杀人灭口,那就必须过来找我。”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很是温暖,如春风那般亲切:“只要让我逮住他,五福孽这事就算办妥了。”

    “杀人灭口?”我一皱眉:“周哥他们是官家的人,这次他坏咱们的事,已经等同于向官家挑战了吧?”

    “是啊。”老爷子看了我一眼,很满意的点点头:“你能想到这一层,说明你不笨!”

    “我不知道王生海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是没退路了。”我继续分析着,感觉越想越是头疼:“想要避免官家带来的麻烦,还得断了你去找他报复的心,他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老爷子笑着问我,哪条路?

    我摇摇头,说。

    “赶尽杀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