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寿衣

    “小沈!你快跑!!那怪物来追你了!!!”

    陈秋雁在远处尖叫了起来,也是因为她的这句话,才让我勉强回过来神。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在距离我几米开外的地方,一个红彤彤的人影,正嘶吼着向我冲过来,隔着几米远我都能闻到它身上的那股子腐烂的味道。

    当时我根本没犹豫,连站起来的动作都不敢有,直接手脚并用,开始往老爷子来的方向爬,狼狈得比丧家犬还不如。

    但不得不说,这种狗跑式的动作,确实是救了我一命。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个红彤彤的玩意儿,肯定是刚从棺材里跑出来的五福孽,要是犹豫一秒两秒,或者是浪费点时间站起来再跑,那么我的命肯定是交代了。

    看见老爷子离我越来越近,我更加卖力的爬了起来。

    毫不夸张的说,虽然我受了伤,从头到脚都疼得要命,但在那时,我确实爬得比狗还快。

    追逐我的那个红色人影,带给我的压迫力绝对是外人没办法想象到的,巨大的恐惧导致我彻底无视了自身伤势,疼痛感似乎也在那时彻底的消失了。

    压力就等于动力。

    我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七八米,硬是没能让那个红色人影追上,但身后的嘶吼声,也没有离我太远,依旧是紧紧的跟在我后面。

    老爷子也慌了神,火急火燎的往我这边跑着,一边跑还一边冲我喊:“幺儿!千万不要站起来!!”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几声枪响,从火光乍现的位置来看,显然是周志国开了枪。

    这时候,老爷子跑到了我身前,一把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满脸担忧的问我:“没事吧??那东西碰到你没??”

    “没事。”我咧了咧嘴,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让棺材盖给砸了,没受硬伤。”

    老爷子点点头,说,那就行,接下来的事交给我。

    也许是因为老爷子带着周志国赶过来了,那只五福孽仿佛嗅到了生人的味儿,停下了脚步,没再对我穷追猛打。

    到这时候,我才看清楚追我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如我想的一般,五福孽确实是从棺材里跑出来了,这具疯狂追逐我的尸孽,就是五只五福孽之中的“长寿孽”。

    从外表上来看,这应该是个老太太,尸体保存的意外完好,并没有腐坏的迹象。

    经过这么长的岁月,它的头发也没有彻底掉光,稀稀拉拉的不难看出花白。

    但老太太的肤色很不正常,就跟被白油漆泼过一样,不仅惨白得吓人,许多地方还有黑色的裂缝,活像是油漆风干之后出现的裂痕。

    更奇怪的是,它的眼睛上,竟然还戴了一个类似于眼镜的东西。

    那应该算是眼罩吧,只是造型有点像是眼镜,中间有个透光的孔洞。

    这玩意儿似乎是拿铜钱穿出来的,一排大铜钱,三个成一叠,都用锁链捆着,在五福孽的脑袋上绕了一圈。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显眼的,最显眼的,还属它身上穿的红寿衣。

    寿衣大多都是黑色的,像是眼前这种大红色的寿衣,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在这件红色寿衣的正中间,还用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倒“福”字。

    从头到脚,这寿衣都透出了一股喜庆的味儿,感觉不到半点秽气。

    但穿着寿衣的“那人”,却怎么看都喜庆不起来,说丧得慌都是轻的。

    “它咋不动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观察咱们呗。”老爷子叹道:“五福孽是成了精的东西,它有脑子,还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所以不会轻举妄.......”

    老爷子的话都没说完,五福孽就跟受到了刺激似的,一边冲我们嘶吼着,一边向着我们冲了过来。

    被五福孽打了一次脸,老爷子貌似也怒了,猛地从腰后抽出来两根铜钉,连先闪避后周旋的意思都没,很干脆的冲五福孽迎了上去。

    五福孽没有避战,像是看见了猎物一般,张牙舞爪的冲着老爷子就扑了上去。

    它的指甲很长,看着也很锋利,每根手指上的指甲都像是动物的利爪,又似是插在指尖的利刃,都略微带着点弯曲的幅度。

    要是被这爪子挠一下........老爷子能受得住吗?

    “给老子站住!!!”

    老爷子暴吼一声,在距离五福孽不过一米的地方,猛地起脚跳了起来。

    左右手各拿着一根铜钉,直接插进了......不,应该说是捅!

    像是刀插豆腐那样,很轻松就捅进了五福孽的两个耳朵眼里。

    那只五福孽被老爷子拿铜钉这么一捅,当场就痛苦的惨嚎了起来,浑身颤抖的立在那里,似乎真的被老爷子给定住身了。

    那两根铜钉在来之前我就见过了,每一根都有小指粗,像是凿石头用的凿子一般,比筷子稍短一些。

    在铜钉的最上面,还有个核桃般大的蛤蟆铜雕。

    那俩蛤蟆,全都齐刷刷的长着大嘴,舌头长长的从嘴里吊了出来。

    一颗人头似的小型铜雕,恰好就卡在蛤蟆的嘴里,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据老爷子说,这种铜钉名叫锁蟾钉,又叫灵关吞鬼蟾含钉,它算是一种特殊的法器,多被风水堪舆一门的先生所用。

    它们能起到的作用不是镇鬼驱邪,而是锁气。

    冤孽如人。

    就拿五福孽举例,它体内也有类似于活人的经络。

    在这些经络中所运行流转的,不是阳气生气,而是尸气阴气。

    老爷子用这两根锁蟾钉插进去,似乎是能阻断它体内“气”的运行,进而达到暂时制住五福孽的目的........

    “这畜生不惧阴阳,锁蟾钉镇不了多久!”老爷子紧咬着牙,看着近在咫尺的五福孽,表情很是难看:“如果不想点办法,它迟早........”

    “爷!那边还有四个呢!”我忙不迭的提醒道:“要是那帮五福孽全跑出来了!咱的麻烦可就大了!”

    “放心吧,它们跑不出来。”老爷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狗日的,要不是这具长寿棺被人动了手脚,这只五福孽打死都跑不出来啊!”

    “动手脚?”我一愣:“谁给棺材动手脚了?”

    当时我还以为老爷子说的动手脚,是指孙小五用刀插棺材的事,但看老爷子那表情,很明显就不是冲着孙小五说的........

    “还能有谁?”老爷子叹道:“你忘了我们去林子里找谁了?”

    “是那个降师。”周志国忽然开了口,面沉如水的说道:“要不是他出手拖着我们,我们早就赶回来了!”

    “还好,咱们回来得还算及时。”老爷子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跟我说:“一会儿你跟着我办事,小周,你带着其他人先撤吧。”

    听见老爷子后面那话,周志国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向着昏迷不醒的孙小五走了过去。

    “你们找到那个降师了?”我好奇的问道。

    “找到了,也能说没找到。”老爷子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那龟儿子跟我交手了,但没露面,还藏在林子里呢!”

    “那.........”

    没等我多问,老爷子忽然接过话茬,狠着脸说:“但我知道那人是谁。”

    “你咋知道的?”我有些诧异。

    “凭感觉啊!”老爷子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那龟儿子使的降术,跟普通降师的不太一样,我原来见过,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谁?”我急忙问。

    老爷子点上支烟抽着,看了看那只被定住身的五福孽,表情越来越难看了。

    “王生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