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绳断

    林中安静的氛围,越发衬托出了咳嗽声的突兀。

    棺材里像是关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时不时的就传出一阵咳嗽声,听那声音,应该是距离我们最近的那副棺材里发出来的。

    那种近乎于活人才能发出来的咳嗽声,竟然从棺材里传出来了......这不科学啊!

    难不成五福孽要诈尸了??

    我看着那副棺材,不由得头疼起来。

    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老爷子前脚刚走没一会,我大气还没喘出来呢,五福孽就作起了妖.......

    当然,这不是最让我绝望的。

    这咳嗽声不知道怎么了,像是有传染性一般,没一会就蔓延到了剩下的几副棺材里。

    这些声音听起来各不相同,有的要嘶哑一些,有的则锐利一些。

    甚至有个棺材里的咳嗽声还颇为稚嫩,听起来像是个小孩。

    见此情景,我和孙小五齐刷刷的变了脸色,陈秋雁害怕的往我们这边靠了靠,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棺材。

    这局面我控制不住,真心的。

    有一个五福孽闹腾就得不了了,现在竟然都开始闹腾了?!这不是想把我们给逼死吗??

    “沈兄弟,现在该怎么办?”

    孙小五像是看救星一样,将目光死死的定在我身上,似乎是期待着我出手降妖伏魔。

    我刚想说不知道,就看见陈秋雁用同样的表情盯着我,那期待的目光让我如鲠在喉,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现在认怂,未免太过丢人,而且是典型的离开爷爷办不了事啊!

    想了想,我只能硬着头皮说:“没多大的事......先看看情况再说.........”

    老天爷打脸从不留情。

    我刚说完这话,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就从周边的林子里冒了出来。

    那五副棺材,开始有了变化。

    像是地震了似的,它们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抖动,幅度也是越抖越大。

    陈秋雁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跟普通女孩不一样,她并没有尖叫,而是强忍着恐惧,哆哆嗦嗦的说:“小沈,这些棺材里的东西好像要出来了......”

    说着,她不由自主的退到我身后,强装镇定的问我:“应该没事吧?”

    “不会有事的,有老爷子布下的捆尸索在,它们出不来!”我咬着牙说道,脑子里飞快的回忆起这两天看过的书,希望能想起点东西补救一下。

    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但现在.......我也只期望祖师爷们能赐给我一点力量了........

    可越是着急,脑子里就越是空白。

    我看了看这五副棺材,心都要碎了。

    刚才还是小幅度颤动的五福棺,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像是磕了药似的,疯狂的摇摆了起来。

    在这之前,我们都以为是棺材里面的东西在动,所以棺材才会出现抖动的现象。

    可眼前的这番景象,直接抽了我们一大耳光。

    这哪是里面的东西要出来?这分明就是整个棺材都要从土里钻出来!

    伴随着这五副棺材的震动,四周的土地也被接二连三的带了起来,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地震了。

    一看这情况,孙小五和陈秋雁的脸色都变了,二话不说,直接缩到了我身后。

    “沈兄弟!你先顶着啊!我们全靠你了!”孙小五颤抖着说道。

    “我顶个屁........”我苦笑道:“这顶不住啊!要不然我还是把老爷子叫回来吧!”

    认怂是一回事,该认怂不认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我一个劲的装高人,给足了孙小五跟陈秋雁信心,到时候装过头了,丢脸是小事,把小命搭进去都有可能!

    说起来也怪我点背。

    这才刚入行不久,还是第一次跟着老爷子接活,结果就遇见了这些要命的祖宗,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

    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爷快回来有情况!”,随后就扫视着周围,生怕再出现什么突发情况。

    然而这一看,却发现了更加要命的事。

    五福棺发出的震动,此时已经波及到了四周。

    那些看起来生机勃勃的老树,就像是被人不停摇晃那般,树冠上翠绿的叶子,全在哗啦啦的往下掉着........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听着就像是什么东西被打断了一般,孙小五眼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情况。

    “捆那副棺材的绳子断了!”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也许是因为棺椁震动幅度太大的缘故,先前被老爷子紧紧绑在棺材上的捆尸索,竟然在中间断了一节!

    好在老爷子用绳子绕了棺材好几圈,捆尸索并没有完全被棺椁挣断,只是断了其中的一小段。

    但就是这么一小段,已经足以把我们几个吓尿了。

    按照这情况来说,肯定要不了一会,捆绑这副五福棺的绳索就会被彻底绷断。

    就算是不断,也得被挣扎到松开........

    “孙哥,敢玩命吗?”我冷不丁的开了口。

    听见我这话,孙小五愣了愣,然后说,不太敢。

    “那就是敢!”我咬了咬牙,心一横,转过身向着那副棺材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跟孙小五说:“你跟我去把绳子捆好!陈姐你先去旁边躲着!要是情况不对你就直接往树林里跑!”

    “你们小心啊!”陈秋雁大喊道,随后跑到了几米开外的树底下,小心翼翼的往我这边看着。

    见我都跑到棺材边了,孙小五也不敢耽误,苦着脸就跟了过来,帮我搭起了手。

    我俩各拿住绳子的两端,拼了命的想要把断开的绳子绑在一起,但无奈的是,这绳子先前让老爷子绑得很紧,压根就没余下的绳子!

    现在断开了再想接上,那就跟登天的难度差不多。

    再加上这棺材拼命的在抖,我和孙小五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沈兄弟!使劲拽!”

    孙小五极其费力的挤出了这句话,额头上的青筋乍现,可见他是使足了吃奶的劲儿,眼睛里都被绷出血丝来了。

    我这时也不敢放松,死咬着牙,拼着命的把绳子向他那边拽去。

    好不容易才将捆尸索的两头碰到一起,我们这下又犯了难。

    绳子太短,想打结系上明显不现实。

    最后还是孙小五聪明,当然,也能说他是破釜沉舟了。

    连犹豫的举动都没,直接从腰间抽出来一把匕首,照着两头绳子交接的位置狠狠一插,非常稳当的就给绳子“打上了结”。

    这捆尸索比起麻绳都要粗得多,孙小五的匕首插上去,就如同钉子一般,恰好能起到一个固定的作用。

    做完这些,孙小五看了我一眼,见我没说什么,便撒开了手:“哥们,用刀插棺材,应该不会出啥问题吧?”

    我想了想,有些心虚的说:“应该没问题啊,你看这棺材不也........”

    “幺儿!小孙!你们快让开!!”

    老爷子的大喊声,毫无预兆从树林里传了出来。

    孙小五还没动作,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旁边闪躲了过去。

    在这过程中,我想拽开孙小五,但无奈的是,有的东西比我的动作更快。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打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狼狈的翻了几个滚,最后我被一棵树给拦了下来。

    趴在那里,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脑袋就像是裂开了似的,疼得我直咬牙。

    “快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