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咳嗽

    在那具刻着“长寿”二字的棺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想破开棺盖冲出来,猛地从里往外撞了一下棺盖。

    但还没等棺盖破开,老爷子跟周志国就顶了上去,硬生生的将棺盖给压住了。

    “果然有鬼!!!”

    老爷子死咬着牙,眼里满是怒意,跟周志国顶住棺盖的时候,嘴里还跟我们说着:“你们退出去!!离这些棺材远点!!”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棺材里的“东西”毫无预兆的老实了下来。

    这种突兀而来的变化,让老爷子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正准备撒开手看看情况,只见周志国像是要吐痰似的,“咯”的咳了一声,眼皮子一翻,仰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老爷子已将随身携带的铜钱取了出来,硬掰开周志国的嘴,将铜钱给塞了进去,抵在了他的舌头上。

    “拿刀来!”

    听见老爷子开口了,孙小五也不敢怠慢,火急火燎的抽出匕首递给他,嘴里还问:“周哥没事吧?!!他咋了??”

    老爷子没搭理他,横着一刀,在周志国的太阳穴上划了一下。

    力度不重,刀割得不深,只是破开了一个小口。

    等老爷子在周志国的两侧太阳穴上各划了一刀后,这才让我把朱砂跟雄黄粉找出来给他。

    先是在伤口上盖了一层雄黄粉,之后又拿朱砂在上面点了几下。

    做完这些,老爷子用手托着周志国的后脑勺,将其缓缓扶了起来。

    “幺儿!过来帮他拍背!”

    “好!”

    我走上前去,照着周志国的后背一巴掌就拍了上去。

    这一拍,直接把周志国给拍吐了。

    那是真的吐啊.......

    周志国原本还是晕迷着的,被我猛地一拍,跟喝醉了似的,瞬间就张嘴吐了一地。

    他吐出来的东西不光有未消化的食物,还有老爷子刚塞进他嘴里的那枚铜钱,以及数也数不清的白色小蠕虫。

    这些虫子不过指甲盖长,但却有筷子粗细,被周志国吐出来的时候,这些虫子都还是活着的。

    一个个的都扭动着身躯,向着周志国爬去,似乎是想回到周志国的嘴里。

    “呕.......”

    孙小五跟陈秋雁算是崩溃了,看见这一幕,再闻到那种酸臭无比的气味,当场就吐了出来。

    在那时,我还算是淡定,虽然心里也恶心得不行,但还是忍住了没能吐出来。

    见我咬着牙没吐,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让我先扶着周志国,他还有别的事要干。

    “这降师是摆明了要跟我们对着干啊........”老爷子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从包里拿出来那个造型类似于罗盘的寻孽庚,之后又捡起一只小蠕虫,将其抵在了寻孽庚的指针上。

    老爷子几乎没怎么用力,轻轻一划,锋利的指针就将蠕虫给割开了一条口子。

    “你干啥呢?”我问。

    “找人啊。”老爷子冷笑道:“那个降师就在附近,但具体的位置我确定不了,只能借助这玩意儿帮我找了。”

    一边说着,老爷子一边将蠕虫体内的汁液抹在指针上。

    过了大概四五秒的样子,指针就开始疯狂的转动了,嗡嗡嗡的声音听着很是刺耳。

    “沈老爷......谢谢你救我........”

    周志国这时也清醒了过来,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身子微微摇晃着,似乎是站不稳了那般,看着颇为狼狈。

    “举手之劳。”老爷子回道,目不转睛的盯着寻孽庚,嘴里还吩咐着:“幺儿,你去拿雄黄粉撒在这些虫子身上,千万别用脚踩,免得你也中招。”

    我点点头,随后就照着他的安排,抓了把雄黄粉,缓缓撒在了那些蠕虫的身上。

    雄黄粉似乎是这些蠕虫的天敌,在碰触到虫子的瞬间,那些蠕虫身上就冒出了滚滚白烟,如油炸的滋滋声霎时不绝于耳。

    等到白烟消散后,地上的蠕虫都没了踪影,只留下了一滩淡黄色如油的粘液,臭得人直发晕。

    “刚才我中降了?”周志国问道,脸色很是难看。

    “你中的是虫降,往细了说,应该叫蚀身降,是广西一带特有的降术。”老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指针,跟周志国解释道:“要不是有我在,用不了半小时,你小子五脏六腑就得被那帮虫子给吃光了。”

    “爷,那个降师是铁了心要整死我们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不怕折寿?”

    “谁知道呢。”老爷子叹道:“可能他想达到的目的,比他的寿数更重要。”

    “他娘的!无冤无仇就下死手?!”周志国瞪大了眼睛:“他到底想干什么?!”

    “一会就知道了。”老爷子冷笑着,眼里的神色看着很是危险,就像是处于暴怒中的野兽那样,恨不得择人而噬:“小周,你跟我去找他,其余人在这儿等着。”

    “就咱们俩?”周志国倒是没冲动,皱了皱眉,显得有些担心:“要不让小孙也跟着?”

    “不用。”老爷子说:“人多了会坏事,就咱们俩足够了,这五具棺材我会想办法先镇住,比起树林里,这儿对他们来说反而更安全。”

    “沈老爷,这棺材咋不动了?”孙小五问道,小心翼翼的指了指那具棺材,估计是先前五福孽撞棺盖的举动吓着他了,满脸都是后怕。

    “放心,棺材动不了了。”老爷子说:“现在还不到它们破棺的时候,那个降师想要引尸出来,还没那么容易!”

    老爷子的性格本来就属于雷厉风行的那种,打定了主意后,压根就不等我们多问,从包里掏出来五捆麻绳就忙活上了。

    这些穿插着铜钱的麻绳,应该叫做捆尸索。

    但老爷子说过,在这种情况下,捆尸索的效力没那么大,因为它们压根就接触不到尸首本体。

    隔着一层木板捆在棺材上,效力自然会大打折扣。

    等他将五副棺材都给捆了个严实,这才拿出桃木钉来,围绕着这些棺材,在地上满满当当的插了一圈。

    “棺材应该是破不开了,要是里面的东西不老实,出现了变故,你们就喊救命。”老爷子拍了拍手,很淡定的跟我们说:“我耳朵好,肯定能听见。”

    “行。”我点头:“爷,你们自己注意安全,需要我们的话就.......”

    “放心吧,不需要。”老爷子很不客气的说:“如果那人连我都给办了,你们来了也是送货上门,还不如跑路呢。”

    说着,老爷子看了周志国一眼,提醒道:“见面就开枪,千万别犹豫,要是你给了那人机会,恐怕就不是吐虫子这么简单了。”

    周志国嗯了一声,说,明白,我知道轻重,绝对见面就搂火,枪枪都往那人的脑袋上打。

    得到这个答复,老爷子才松了口气,没再多说,带着周志国就走了。

    “沈兄弟,我有件事想问你........”

    孙小五忽然凑到了我身边,压低了嗓子,小心翼翼的问我:“你确定你爷爷不耳背吗?咱们叫救命他真能听见?”

    “应该能。”我回答道,语气有些发虚,只感觉自己心里也没底。

    看着那五具被捆尸索绑死的棺材,我的心也放不下去了,几乎每秒都提着,生怕出现变故。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树林那边还是没动静,棺材里也没动静,我这才敢松口气。

    “不知道我爷爷那边怎么样了........”

    “咳.......咳.......”

    听见这阵突兀而来的咳嗽声,我稍微愣了一下,回头看着孙小五:“你感冒了?”

    “没啊。”孙小五叼着烟,显得也有些纳闷:“我还以为是你咳的呢。”

    那阵咳嗽声很明显是男人发出来的。

    不是我也不是孙小五,那就更不可能是陈秋雁了,难不成是........

    很快,我跟孙小五的脸色都白了下去。

    “是棺材里的东西在咳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