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棺材

    刚吃下这只蚯蚓的时候,瞳子乌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是冲着我们叫着,不停的扇打着翅膀。

    过了大概十来秒的样子,瞳子乌不叫了,翅膀还是在扑腾着,但怎么看怎么有种抽搐的感觉。

    此时,那只巨鸦的腹部缓缓鼓胀了起来,嘴里也往外流出了不少绿色的粘液,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种刺鼻的恶臭。

    腹部鼓胀得越大,瞳子乌似乎就越难受,到了最后,它连站都站不稳,松开爪子就从树枝上摔落了下来,直接砸进了枯萎的灌木丛里。

    伴随着瞳子乌摔落下地,四面八方停落在树杈上的乌鸦们,也都纷纷嘶鸣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反而扇打着翅膀,一个接着一个的飞走了,连头也不带回的。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就有个活生生的例子。

    “沈老爷,您搞定了?”周志国忽然凑了过来,问这话的时候,眼里也不由有些兴奋。

    “不是我搞定的,是我孙子搞定的。”老爷子嘿嘿笑道,拍了拍我肩膀:“你这次干得不错啊!”

    听见这话,我只能讪讪一笑,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

    说白了我就是个菜鸟,要不是有老爷子提点我几句,我八辈子也搞不定这只破乌鸦。

    这时候,老爷子已经带着我们走了过去,围到瞳子乌落地的位置看了看,每个人的表情都如出一辙。

    恶心。

    那只瞳子乌只剩下皮囊了,身子里的骨头都像是融化了那般,黑乎乎的摊在绿色的粘液里。

    我至今都忘不了那种臭味,跟肉类腐烂的气味很像,但又不尽相同,还有点像是烧塑料的味道。

    “嘎!!!”

    就在我们准备转身往山上赶的时候,只听一声鸦叫,刚才还瘫软在粘液里的鸦尸,忽然就跟窜窍诈尸了似的,毫无预兆的从地上扑了起来。

    由于它身子里已经没了骨头,这一扑,看着就像是一张厚布片飘在空中。

    可就算如此,这只鸦尸的战斗力也依旧没有消失,它漆黑发亮的鸦喙还在!

    距离它最近的人就是老爷子。

    瞳子乌直冲着老爷子扑了过去,看它鸦喙对准的位置,应该就是他的心口。

    如果这一下被啄准了,老爷子必死无疑。

    瞳子乌连活人的头盖骨都能啄穿,更何况是个老年人的心口?

    我没有半点犹豫,跳起来一脚就向着瞳子乌踹了过去,但无奈的是,瞳子乌的速度比我快一些,我这一脚很直接的踹空了。

    就在那瞬间,老爷子猛地一抽手,只听锵的一声,伴随着那声犹如金铁交击的脆响,瞳子乌随之就软瘫瘫的落在了地上,再无半点声息。

    “狗日的畜生!死了还想拉我当垫背的?!”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压根就没有被吓住的迹象,更别说后怕了,看着那是极其的愤怒。

    “爷你没事吧?!!”

    “没事。”老爷子摇了摇头,把手里的匕首丢在了地上。

    那把军用匕首是周志国之前拿给老爷子的,看造型跟质地,应该不是街边货,但现在是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被瞳子乌啄中后,匕首的刀身上就凹下去了一个窟窿,中间似乎还透着亮.......

    “你这匕首质量不错啊。”老爷子感叹道:“挨了瞳子乌的啄都没断,这质量要得!”

    听见这话,周志国也只是一脸的苦笑,看着匕首上的那个大窟窿,眼中满是后怕。

    “以后遇事先别掏枪,特别是干你们这行的。”老爷子拍了拍他肩膀,似是叮嘱的说:“就像这次,如果你先搂了火,那咱们谁也别想落个好!”

    周志国嗯了一声,不像是敷衍,点点头说记住了。

    没了瞳子乌的阻拦,我们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许多,并没有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周志国就带我们走到了一个山沟的入口处,低声跟老爷子说,地方到了,您注意点,往前直走就是。

    闻言,老爷子没说话,自顾自的领起了队伍,带着我们往山沟里走。

    当我们赶到那些棺材出现的地方时,四周的树林已经变得越来越茂密了,头顶上都被遮了个严实,只能稀稀落落的看见几缕阳光透下来。

    “这就是装着五福孽的棺材?”

    我看着面前这五具竖着的棺材,只感觉心里有些发毛,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笼罩了我。

    那些棺材都是常见的木棺,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看起来毫不起眼。

    棺身表面都有些腐朽的迹象了,但却没有破开,边角像是被火烧过,有许多烟熏火燎的痕迹,整体保存得还算完好。

    在木棺的表面,有许多凹刻出来的图案,看着像是符咒,但仔细一看,却觉得像是兽形的图腾。

    这些图腾刻画的不是瑞兽,而是一些我从未见过的异兽,或是说凶兽。

    每个异兽的表情都是种说不出的狰狞,要么是生气那般的横眉竖目,要么就是如欲吃人般张大了嘴。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棺盖上刻着的那些字。

    这种字体我曾经在装着落恶子的金棺上见过,似乎是用来跟鬼神交流的.......泐睢文?

    “这些是水书?”陈秋雁忽然开了口,双眼放光的打量着棺盖,问老爷子:“在你们这行,这种文字应该是通用的吧?”

    老爷子没回答她,面沉如水的看着这几具棺材,默不作声的抽着烟。

    “爷,这些泐睢文是啥意思啊?”我问道。

    “五福呗。”老爷子叹了口气,一边指着棺盖,一边跟我解释:“这个写的是长寿,这个是富贵,另外三个,分别是康宁、好德、善终。”

    话音一落,老爷子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

    “这些棺材一开始就露出来这么多?”老爷子问周志国。

    周志国没立即回答,而是很认真的看了看这几具棺材,然后摇了摇头:“没,我上次来的时候,这些棺材只露出一截,比这个要少一半........”

    “差不多了。”老爷子点头:“最多明天,这些棺材里的东西就得出来了。”

    周志国皱了皱眉,问:“压不住了?”

    “压不住。”老爷子似是松了口气,说:“我们来得还算及时,趁着这些玩意儿没出来,我们赶紧.........”

    忽然,老爷子止住了话茬,脸色很明显的变了一下。

    “咋了?”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瞳子乌。”老爷子低声跟我说。

    我听见这三个字,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那个降师在这儿?”

    “在。”老爷子说着,鼻子似是动了两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疑惑了起来:“好像距离我们不远。”

    “这是要埋伏我们啊?沈老爷,您觉得那人是敌是友?”孙小五问道,不停的左右扫视着,似乎是想找出那个降师的位置。

    “不好说。”

    老爷子叼着烟,眼睛微微眯着,表情复杂的往树林里扫了一眼。

    “那人身上的畜生味儿挺重,闻着熟悉,好像原来在哪儿闻到过......”

    “哎!沈老爷!您快过来看!!”

    “咋了?”老爷子听见陈秋雁喊他,便回过头看了看。

    只见陈秋雁正蹲在棺材边上,满脸惊慌的跟老爷子说:“刚才我好像看见这棺盖动了一下!”

    “你会不会是看错了?”孙小五侧过头,问她:“棺材盖动了应该有声音啊,我们咋没听见?”

    老爷子没敢怠慢,似乎是相信了陈秋雁的话,一本正经的凑到棺材边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棺盖。

    看了一会,棺盖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根本就没动静。

    这时候老爷子也算是安了心,抖了抖烟灰,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小陈,会不会是你看错.........”

    “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