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瞳子乌

    乌鸦的眼睛大多都是黑色的,但也有部分乌鸦,眼睛黑白分明,黑瞳之外还有一圈眼白,就如活人那般。

    但此时我们所见的这只乌鸦,眼睛可不光是黑白分明那么简单。

    完全可以说,它的眼睛就像是镶嵌上去的,或是说,是硬生生安上去的,就跟两个球一样,往外凸出的程度很是夸张。

    那对球与活人眼球的大小差不多,特别是眼白那部分,更是充斥着一些显眼的血丝。

    “嘎!!!”

    当那只巨型乌鸦开始嘶鸣,其余的乌鸦也都纷纷开始响应。

    但奇怪的是,它们只是一个劲的扑腾着翅膀,并没有一跃而起的动作,全都死抓着老树的枝杈,无数枯叶都被它们给摇了下来。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孙小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只巨鸦,脸上满是恐惧:“这是活物?!!”

    陈秋雁当时已经害怕得说不出话来了,死拽着我的衣角,躲在我身后露出半个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那些乌鸦。

    “沈老爷,要打下来吗?”周志国问了一句。

    与我们相比,周志国显得倒极为镇定,手里握着的枪已经打开了保险,似乎是做足战斗的准备了。

    “别。”老爷子紧皱着眉头,显得有些苦恼:“那是瞳子乌,你要是开枪打它,咱们非得被这群乌鸦给撕了不可........”

    “童子乌?”周志国一愣,应该是没听说过这名字。

    “是瞳子,瞳孔的瞳。”老爷子叹道:“这玩意儿是死物,你这一开枪,指定是打不死它的,只会给咱们招来麻烦。”

    据老爷子说,这种名叫瞳子乌的巨鸦,应该算是冤孽的一种,是死物不是活物,在古时候还有人叫它瞳鸦。

    这种冤孽不能自然形成,换言之,它是人为炼制出来的邪物。

    “人为炼制出来的?”周志国皱着眉问道,满脸的疑惑:“这荒山野岭的.......还有人炼制邪物?”

    “你以为呢?炼邪物用不着挑地方啊.......”老爷子无奈的说道,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只瞳子乌,跟我们说:“它应该是想拦住我们。”

    “拦住我们干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不想让我们上山呗。”老爷子叹道:“我估计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听见老爷子这么说,周志国就跟被踩到尾巴的疯狗一样,表情顿时就愤怒了起来。

    “捷足先登??”

    周志国瞪着眼问道:“沈老爷,你的意思是有人先去五福孽那儿了?!”

    “估计是。”老爷子点点头:“瞳子乌是邪物,能炼出这种冤孽的先生,只有两种,一是山东鲁班门的人,二就是我这种降师。”

    闻言,周志国沉默了一下,表情越来越难看。

    “鲁班门的人不会来掺和的。”老爷子断言道:“他们那门的子弟本来就少,不可能来掺和这事,瞎找麻烦不是他们的风格!”

    “那您的意思是.........”

    “应该是降师。”老爷子冷笑道:“没想到啊,在这荒山野地里都能遇见同行,拿瞳子乌封山断路,这手段可够霸道的!”

    “爷,那个降师去找五福孽干什么?”我好奇的问道:“会不会是想帮我们除掉那几只冤孽?”

    “狗屁。”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帮我们?老子需要他帮?”

    “这次五福孽的事我们没外传,消息封锁得很紧。”周志国说着,语气很是疑惑:“按理来说,哪怕是你们行里人,也不可能随便听说这事啊........”

    “那就是有心人呗。”老爷子咧了咧嘴,眼里隐约闪过了一丝怒意:“日他个仙人板板,我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让畜生来挡老子的道,这可真够给我面子的!”

    这时候,老爷子蹲下身来,用手在泥地上刨了几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嘴里念念有词的跟我们说:“要么,他是存好心来帮我们,要么,他就是明摆着来坏咱们的事。”

    “咋坏啊?”孙小五问道。

    “谁知道呢。”老爷子叹了口气:“搞不好他是想拿下五福孽。”

    “拿下?”陈秋雁一皱眉:“这种怪物对他有用?”

    “对降师来说,五福孽可以拿来炼孽,也能拿来当药引,作用太多了.........”老爷子说着,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猛地一把就向着地面抓了过去。

    等老爷子站起来,我们这才看清他手里抓着的东西。

    活蚯蚓。

    “瞳子乌的攻击性不强,除非是有人靠近它,或是侵入了它的领地。”老爷子笑道:“这种邪物可厉害得紧,普通先生对付不了,哪怕是同行的降师也不一定能办了它。”

    一听老爷子这话,孙小五也好奇了起来,便问这种邪物有什么能耐?总不能是靠着嘴啄人吧?

    “你别以为我跟你开玩笑,瞳子乌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它的嘴!啄你一下,能把你头盖骨都给啄穿,你不信可以去试试。”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一本正经的跟我们说着。

    “虽然瞳子乌是由死物炼成的邪孽,但它的身体状态,却跟活着的时候差不多。”

    “想要对付它,普通的阴阳方术是起不了作用的,而它又跟活人不同,所以大多害人的降术也对它无效。”

    “唯一能办掉它的法子,就是毒。”

    话音一落,老爷子摆了摆手,让周志国他们仨往回走个十米远,似乎是想让他们回避一下。

    “来,幺儿,这个试手的机会我让给你。”

    老爷子用手搭着我肩膀,低声说:“我现在教你怎么下降,你记好了。”

    没等我说话,老爷子就蹲了下去,用枯树枝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并不复杂的符咒,或是说,图腾。

    “你拿黄纸出来,用圆珠笔照着这图案画。”

    “行。”

    我当时也没犹豫,顺着老爷子的安排,拿出黄纸跟圆珠笔来,照着那图案就画了一次。

    不得不说,我还挺有画画的天赋,照葫芦画瓢整出来的图案,看着就跟地上的差不多,连起落笔的细节都照搬上去了。

    “拿打火机把符纸点了,一边点,一边念咒。”老爷子说着,将那只活蚯蚓递给我:“这张符纸烧出来的灰都用手接着,全抹在蚯蚓身上,别浪费了啊。”

    我嗯了一声,问:“念啥咒?”

    “我说,你记。”老爷子笑道,随后就压低了声音,细声跟我念叨了几句。

    确定我记住那一串咒词后,老爷子这才站起来,走到一边看着我。

    我拿出打火机,没做犹豫,便将其打燃凑了上去。

    等我看见符纸开始燃烧的时候,我稍微回忆了一下老爷子教我的咒词,随即就开了口。

    “天惶惶,地惶惶,宝尊通灵窍,洞玄九重光,令起三尸至,顿伏衍四方.......”

    当我开始念叨咒词,被火光吞噬的符纸,似乎也开始加速燃烧了,许多泛黑的灰烬都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掉进了我的手心里。

    虽说有一部分的灰烬我没接住,但大部分的灰烬还是让我聚了起来。

    抓起那只活蚯蚓,我就跟搓泥球似的,悠着力气慢慢搓了几下。

    等它彻底被那些灰烬染黑了,老爷子这才掏出一个小塑料瓶,让我把活蚯蚓拿进去涮两下。

    那瓶子里装的是液体,颜色泛黑,看着有些油。

    “这叫啥降啊?”我随嘴问了句。

    “三尸衍毒降,又叫尸衍降,是我们沈家的散术之一。”老爷子笑着,用手抓紧了那只疯狂扭动的活蚯蚓,冲我眨了眨眼:“想知道这有多厉害吗?”

    我点点头,看着那只蚯蚓,确实是有点好奇。

    就这么一只小虫子.......能有多厉害啊?

    “嘎!嘎!”

    老爷子毫无预兆的开口学了两声鸦叫,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一甩手,就把那只蚯蚓冲着瞳子乌丢了过去。

    或是说,砸了过去。

    那只大乌鸦估计是没什么脑子,看见那只疯狂扭动身躯的蚯蚓,连犹豫的意思都没,一口就衔在嘴里,仰头咽了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