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意外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冤孽,比起上次“偶遇”的麻老三而言,它们给我的实质感要更强。

    与那些被困在屋子里的雾人不同,这些小孩的五官样貌很是清晰,身上的细节也都跟活人无二,要不是有那两个黑窟窿眼睛,恐怕我都分辨不出它们的真实身份。

    “我......我操......”孙小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这句话,额头上已经见汗了,身子不停的哆嗦着,但就是没能拔腿开溜。

    他的状态,应该跟我的状态差不多,哪怕被吓得都快尿出来了,也还是动弹不了。

    那三个小孩死盯着我们,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在不停的张大嘴.......

    “爷!!”我扯着嗓子继续大喊着:“快点来啊!!!这边有鬼!!!”

    不知道是我求救的举动激怒它们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站在最边上的那个小孩,毫无预兆的一口咬在了孙小五的手臂上。

    在那瞬间,孙小五没有掩饰,疼得直接惨嚎了起来,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着,身子都疼得哆嗦了。

    “狗日的!!老子喊你们不要乱跑!!”

    老爷子的怒吼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随即而来的,便是一连串的脚步声,似乎周志国他们也跟着来了。

    人未至,绳先到。

    只听嗖的一声尖鸣,没等我们看清,那小孩的脖子便套上了两圈红绳。

    红绳头拴着三枚铜钱,老爷子把红绳甩过来的时候,颇有种西部牛仔甩绳套马的意思,丢得可不是一般的准!

    见红绳拴住小孩的脖子了,老爷子也没再往我们这边跑,凝神屏气的扎了个马步,猛地一拽手中的绳头,直接将那个童鬼拽倒了下去。

    奇怪的是,那小孩倒地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碰触到地面的瞬间,它的身子就迅速变透明了起来。

    看着有种雾蒙蒙的感觉,与那些屋子里的雾人很相似。

    只不过它并没有一直保持这种状态,而是无休止的“变淡”,不过两三秒的样子,就从我们视线中彻底消失了。

    此时,老爷子已经跑到了我们身边,左手拽着红绳,往另外一个小孩的脖子上套去,右手也是如此,拽住红绳另外一头就套了上去。

    当他再一次拽动红绳的时候,那两只小鬼也倒了下去,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倒地之后,它们的身体也如先前的那个童鬼一样,不停的变淡,直至消失。

    等到最后一个童鬼彻底消失了,我跟孙小五这才缓过劲来,对于身体的掌控力,也再度恢复了正常。

    “妈妈的.......”孙小五没掩饰自己的狼狈,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到了极点:“混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被鬼咬.......”

    在这时候,周志国他们也赶了过来,一脸担忧的围在我们身边。

    “你没事吧??”周志国皱着眉问道,看着孙小五手臂上的伤口,表情越来越难看了:“怎么还流血了......鬼咬人应该是假象啊.......”

    听见这话我才反应过来,孙小五手臂上确实有两排牙印,从伤口里冒出来的血还有点泛黑,看着跟中毒了似的。

    老爷子当时的表情也不好看,从包里拿出来一袋小米,没等我们多问,抓出一把就盖在了孙小五的伤口上。

    伴随着一阵滋滋的声响,孙小五手臂上也冒出了阵阵白烟,像是皮肉被烤焦了那般,闻着还有股难以描述的恶臭。

    原本孙小五就够疼了,到这时候,被小米一激,那种疼痛感似乎也变得更剧烈了。

    要不是有周志国跟我帮忙按着他,估计孙小五疼的都能跳起来。

    “沈老爷你轻点啊!!!”孙小五嘶声惨嚎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怎么比开刀割肉还疼呢?!!”

    “开刀?”老爷子冷笑着,把手松开,将那片被小米盖住的皮肉露了出来。

    在这时候,众人都能很清楚的看见,那些覆盖在伤口上的小米,已经尽数变作了漆黑色,看着就跟被油漆泡过的一样有些反光。

    “沈老爷,您这是在帮他拔阴毒吧?”陈秋雁忽然问道。

    “你还知道拔阴毒?”老爷子一愣,显得有些意外:“看样子你这丫头懂的不少啊!”

    话音一落,老爷子嘿嘿笑了起来:“但我可不是给他拔阴毒,这些也不是小米.....”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又拿出来一些没用过的“小米”,两指夹着一掐,很轻松的就把那玩意儿掐扁了。

    看见那些“小米”里流出来的黄色汁液,陈秋雁一脸惊讶的问:“这是什么?”

    “虫卵。”老爷子说道:“小米加茶叶能拔阴毒,但拔不出其他的东西,我拿土蛾子卵炼出来的这些壳(qiao)丸,连尸毒都能抽出来,有它们在,又何必用小米呢?”

    “壳丸?”陈秋雁有些好奇的说:“这听着有点像是药丸的名字啊.....”

    老爷子笑了笑没说话,随地捡起一根枯树枝,在孙小五的伤口上刮了两下,将那些“小米”都尽数刮落了下来。

    也在这时,孙小五的伤口才暴露出来。

    被童鬼咬住的那一块肉,已经起了一片水泡,密密麻麻的连在了一起,就跟被烫伤了一样。

    看见这一幕,别说是我们,连孙小五都被恶心得不行。

    “童子成鬼本来就厉害,更何况还是被五福孽害死的.....”老爷子叹了口气:“五福孽没破棺,但尸煞已经散出来了,三魂游离在外,七魄不归棺中,那些大人还好,死了也就死了,只是比普通的阴魂厉害几分,但是这些小孩......”

    说到这里,老爷子没再继续往下说,从包里拿出一叠裁剪成人形的黄纸丢在地上,念念有词的絮叨了起来:“留着你们也是祸害,先带你们脱离苦地,之后自然能让你们超生。”

    老爷子神神道道的嘀咕着,点上一炷贡香插在地上,双手合十的拜了拜。

    “让你们去晒绳子,没想到你们都能晒成这样。”老爷子从兜里掏出来了那团看着很是眼熟的红绳,瞥了孙小五一眼,很无奈的摇摇头:“真是要吃个亏你们才能长记性!”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绳子,围绕着那柱贡香,一圈圈的就盘在了地上。

    等他将那团红绳都盘完了,这才操着一口纯正的四川口音,开始念咒。

    “祖师发慧光,重重步金刚,灵幡挥三请,游魂归四方,鬼门开一时,人道闭三刻,弟子诚招引,三尸........”

    老爷子念咒的速度很快,哪怕是我这种地道的四川人,都没能听清他后面念的是什么。

    周志国他们就跟听天书似的听着,显得还有些好奇,孙小五也像是不疼了一般,兴致勃勃的盯着老爷子。

    “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来!!”

    随着老爷子一声大喝,正在燃烧的那柱贡香,也猛然亮起了刺眼的火光。

    就像是有人在香尖燃烧的地方放了火药一样,呲呲的响了几声,贡香就迅速燃烧了起来,不过眨个眼的工夫就烧去了一半。

    当这柱香烧到尾的时候,树林之中,毫无预兆的传来了一声炸响。

    那声炸响,如闷雷,也如火炮。

    “这是书里说的靐(bing)鸣?”我满脸惊讶的看着老爷子,问道:“这是不是代表你施的法术成功了?”

    在《方生志》一书中,就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记载。

    “道者施法,以降邪孽,靐鸣轰轰,宛若雷霆。”

    当时我看见这段话的时候,也不禁有些迷茫,直到我去问老爷子,这才明白话中的意思。

    甭管是道士还是术士,只要施法或是起阵,那大多都会引来异象。

    最常见的异象,便是这种犹如雷鸣炸响的靐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