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孩

    当我看见老爷子从那些雾人体内穿过去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但还没等我多想,周志国跟孙小五就紧随其后的进了屋。

    陈秋雁催往我身边挤了挤,显得有些害怕:“那些鬼还站在门边吗?”

    我嗯了一声,说,在。

    “最近的一个,距离你不过二十公分。”我如实说道,跟陈秋雁描述着我所见的情况。

    听见这话,陈秋雁脸色一白,猛地抱住了我的胳膊,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被陈秋雁抱住胳膊,我脑子瞬间就死机了,脸红得不行,只觉得说话都不利索。

    别看我二十出头了,在男女关系这方面,我一直都是个雏儿啊!

    自打高中闷头学习开始,我就没再注意过这方面的事,或是说,没怎么关心过,可是到了这时候........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那阵柔软,我就跟游泳受冻了似的,牙齿上下打着颤:“哎你别.....别怕啊!你看周哥五哥他们不也没事么!”

    陈秋雁没回答我,将头靠在我肩膀上,轻轻的点了点。

    “你们磨蹭什么呢?!赶紧进来啊!”

    忽然间,老爷子的催促声从屋里传了出来,听见这话,陈秋雁犹豫了一下,就拽着我胳膊,迈进了大门里。

    在那时候,我能够很清楚很直观的看见,我们是从那些雾人身子里穿过去的。

    那些雾人也没什么特殊的表现,就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死盯着我们看,倒不像要攻击我们。

    走进屋内大厅,我第一反应就是皱了皱鼻子,感觉屋里的味儿有些发闷。

    “这屋子里的香烛味儿挺重啊。”我嘀咕了一句,低下头看了看,只见地上全是杂乱的冥钞黄纸,墙角那边还放着一排烧完的蜡烛。

    此时,老爷子正蹲在那些香烛边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地板,似乎是在研究什么。

    “小周,在我来之前,你们是不是叫别的先生来处理这事了?”老爷子忽然问了一句。

    听见这话,周志国点点头,坦然道:“他们村子里有个姓刘的老先生,道行不高,但多少也懂点这方面的事,所以......”

    “可以啊!”老爷子一咧嘴,笑了起来:“这老头手艺不错,硬是把这些冤魂都困在屋子里了,没能让它们跑出去!”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地上那几张湿漉漉的黄纸。

    “我估计其他两间屋子里也有这东西。”老爷子笑道:“这倒是让我们省事了,如果让那些冤魂全跑出去,想要再抓回来,那可得费老大的工夫。”

    “沈老爷,现在咱们要做什么?”周志国问道:“要上山去看看那些棺材吗?”

    “不急。”老爷子一摆手:“先把这些冤魂收走再说,留着它们在这儿也是个祸害,要是咱们在山上跟五福孽干起来,这帮冤孽忽然冒出来拉偏手.......”

    “你是怕后院起火?”我问。

    老爷子点点头,左右看了看,说:“你跟小五去外面,拿这根红绳在太阳底下晒五分钟,晒完了再进来。”

    说着,老爷子递给我一根.....不对,应该是一团红绳!

    那团红绳,看着就跟毛线球差不多,粗细也跟毛线相近,只是表面要光滑一些。

    接到手里一看,只觉得这团线压根就没亮点,越看越普通。

    “这是法器?”我好奇的问了句。

    老爷子蹲在地上,头也不回的研究着那些黄纸,摆摆手说:“你管球它是不是法器呢?赶紧的晒太阳去!”

    听见老爷子这么说,我也不免有些无奈,跟孙小五面面相觑的看了看对方,没多说就从屋子里退了出去。

    走出屋子,孙小五要显得轻松了一些,自顾自的点上支烟抽了起来,不停的拍打着衣服,似乎是想扫去点晦气。

    “孙哥,你是不是挺怕这些东西的?”

    我笑呵呵的问他,随手将“毛线球”丢到阳光能晒到的地方,之后就蹲到一边,看着手表耐心的等了起来。

    孙小五倒也不觉得尴尬,笑着耸了耸肩:“怕啊,咋能不怕。”

    “你怕你还进这行?”我忍不住问他。

    “你不也是么?”孙小五反问道,唉声叹气的说:“上头安排的,我有啥办法?”

    孙小五说到这里也无奈了起来,不停的摇着头:“从入行开始到现在,我只出过三次任务,这是第三次。”

    “前两次任务是啥子?”我随嘴问了句。

    “第一次是在齐齐哈尔,就是水猴子那事。”孙小五咧了咧嘴,笑容很不自然,眼中有种后怕的味道:“第二次是在四九城,那边有人上吊,结果在回魂夜那天......”

    孙小五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忽然一皱眉,有些苦恼的说:“哥们,我得去撒个尿,要不你先在这儿等着?”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咳嗽了两下,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那些死盯着我的雾人,感觉尿意更加逼人了。

    孙小五点点头,带着我就走进了一边的树林里,背对着我,自顾自的掏出家伙开始撒水,嘴里还特别悠哉的吹着口哨。

    我正准备解开皮带掏家伙,只听远处的灌木丛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小孩的哭声。

    那阵模糊不清的哭声,把我跟孙小五都给吓住了。

    我还算好,没开始撒,孙小五就尴尬多了,撒到一半,硬生生的又被吓回去一半。

    “你听见了??”孙小五试探着问我。

    “听见了。”我说话的时候,目光不住的往灌木丛那边瞟着,心跳快得不行:“好像是小孩儿在哭。”

    话音刚落,那阵哭声毫无预兆的停下了,四周再度陷入了死寂。

    我跟孙小五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谁也没出声,额头上都是一层冷汗,想起那些被五福孽害死的小孩.......难不成真是它们??

    这荒山野岭的,除了我们那也就剩下鬼了,总不能有小孩跟着家长踏青来山里玩吧?

    “过去看看?”孙小五问我。

    “不去。”我很直接的说道:“去了就是找死,先回去跟我爷爷报告情况再说!”

    说来也巧,在我给出答复的下一秒,那阵哭声又呜呜咽咽的响了起来。

    但这一次它可不是从灌木丛里发出来的,而是在距离我们不过五米远的大树后面。

    那棵参天树足有两个人合抱那么粗,从我们这个位置看过去,压根就看不见树后的情况。

    “跑.....跑吧?”孙小五很不自然的笑着,嘴角抽了两下,问我:“能拽我一把吗?我现在有点使不上劲儿.......”

    听孙小五这么说,我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拽他,但也是在这时我才意外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那种感觉,跟被人点了穴一样,浑身上下都不受控制,只有头部还能活动。

    我当时连想都不敢想,不怕丢人现眼,直接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爷!!有情况!!!你快点过来!!!”

    “呜......”

    忽然,那阵哭声又一次传进了我们耳朵里。

    但这次传来哭声的位置,却不是大树后,而是在我们身边。

    低头一看,三个脸色惨白的小孩,正死死拽着我们的衣角,张大了嘴死盯着我们。

    它们看起来跟正常人差不多,实质感非常的强烈,但是......它们的眼睛压根就不是活人能有的!!

    这些小孩的眼珠子都不见了,眼眶里只有两个大黑窟窿。

    此时,那些窟窿里,还往外冒着黑色粘液。

    一股子犹如尸体腐烂的恶臭,霎时就钻进了我们的鼻腔里........

    , !